*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2 VOL: 114
2012-01-31 11:00:00

被遺忘的烏托邦
六十年代末,社會主義燒得正盛,英國的年輕建築師亦懷著共產理想,設計出一座座東歐式公共房屋,意圖打造自給自足的樂土。當年的烏托邦,今日可好?去年留學英國的樊樂怡,走進倫敦公屋,以影像為昔日價值找答案。 
 
今天的倫敦公屋十室九空,入住者多是印度或孟加拉移民,走進去,不會覺得貧困多好。去年一部英國紀錄片《Utopia London》訪問當年的建築師,諷刺的是,他們都說"We were trying to build heavens on earth"。念藝術碩士的樊樂怡在想,那些一度代表理想的破舊公屋,還剩下甚麼價值?而擁有全球最高密度閉路電視的倫敦,何以瀰漫著不安?帶著一個個疑問,她走進堀頭路、公屋和中產街區,拍下短片,清拆中的Heygate Estate、著名建築師Peter and Alison Smithson設計的Robin Hood Gardens和《Clockwork Orange》取景地Thamesmead都被攝入鏡內。這些石屎建築屬五、六十年代流行的Brutalism(粗曠主義),當年以不修邊幅聞名,經時日洗禮,難免藏污納垢,被認定為罪惡溫藏,當地人都抗拒靠近。樊樂怡疑惑:「如果這些公屋不曾存在,倫敦會變成何種模樣?放諸香港的舊建築,是否亦然?」影像裡看到過去式的天堂,詩意、不俗套。或已開到荼蘼,但烏托邦曾存在,理想就不曾幻滅。

more works at http://lokbi.com/

text  |  Wing
issue FEB 2012 VOL: 114
2012-01-31 11:00:00
被遺忘的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