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4 VOL: 137
2013-12-31 10:00:00

劇場新貴 King-Yeung Wu
五奪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獎」的潘惠森讀過年輕劇作家胡境陽的第二個長編劇本後的評語:「我終於搵到喇!」翌年將之搬上舞台,成為新域劇團作品!胡境陽,會不會就是本地荒誕派劇場的接班人?
 
能將潘惠森迷倒的是《白色極樂商場漫遊》,故事講述巨型商場變成一個不斷增生的迷宮,超越時空來到的Sherlock Holmes、商場服務員和顧客們被困在其中。荒誕的情節,精闢的對白,嬉笑怒罵道出現今香港商場化、消費主義橫行的社會現象。這套作品後來被潘Sir挑選,由新域劇團製作上演,更獲得第四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劇本提名。而它,只是胡境陽第二個撰寫的長編舞台劇劇本!

胡境陽笑言讀書時不諳運動,搞gag講故事是另一種在友儕間生存的方式。「中學時上作文堂,我為自己定下目標:無論寫哪種文體,我都要安插某位同學死去的橋段。哈,那大概激起我的創作和寫作慾望吧。」
 
入讀浸會大學電影電視學院,期間加入話劇社接觸舞台製作。至今他繼續游走在兩種不同的藝術世界之間。問他喜歡電影還是舞台,他沉思半刻說:「在電影世界,觀眾會因為畫面表達不到,而拒絕入信。但在劇場世界,編劇寫得出、演員認真地做,觀眾就會believe,我很喜歡這個自由度。」
 
他的筆下世界永遠天馬行空,如《白色極樂商場漫遊》,小鳥不止講人話,還高歌盧冠廷的<天鳥>、《金蟬脫殼》中,瘋狂編劇化為一個繭、《馬桶》的主角被馬桶的強大吸力吸住,被迫住在廁所一個月!除了自由奔放的情節和人物,文字語言亦是他的看家本領,如Sherlock Holmes尋找華生﹙Watson﹚,結果到了屈臣氏﹙Watsons﹚、找到前顧客服務員「袁露」,就能找「原路」等。語言刁鑽,往往語帶相關,營造出一種獨特風格,被潘Sir形容為「爵士樂般的幽默」。
 
他的筆下,總有幾位被理想和現實拉扯衝擊的人物—就如他本人。畢業後,胡境陽曾當過撰稿員、剪接、場務,創作機會欠奉,過了好一段行屍走肉的日子。「我由人看到社會的變化。香港的發展愈來愈單一,年輕人的出路也很單一。我想探索生活方式的可能性。」社會議題如舊區重建、地產霸權、公共空間問題,穿插故事中。「命題其實都好主流(笑)。」
 
他去年成立的「胡境陽房」劇團(又食字!)將會在春天上演《香港官立青春紀念學校》,又是個探討人的成長路向的故事,有興趣的可留意。

text | 陳嘉露 
issue MAY 2012 VOL: 117
2012-04-29 17:00:00
習慣
Ling第一次寫小說,有一天,突然在地鐵聽到2個港女的對話,得到靈感寫小說。希望多描繪城市故事,引起共鳴。
 
習慣
Kate從來沒有一個人看戲的習慣,因為每一次她都有男朋友陪她去看。戀愛初期,Kate與男朋友到戲院看電影。這天她突然好想一個人去看戲,正值《love in the buff)上映,於是她去了Elements,平常他們最常去的戲院看戲,進埸前她一如既往買了一個大爆谷。
 
在戲院,笑聲不斷響起,彼此起落,好像環回立體聲。這時Kate卻流起淚來,不是因為她笑到流淚,而是因為她感到很寂寞,從來沒有一個人看戲的她很不適應。看著戲院裡手挽手的情侶,無名的寂寞感湧上心頭。看著電影的春嬌與志明過去的戀愛回憶,離離合合的曖昧關係,回憶不斷在她的腦海中翻騰。電影散場,觀眾陸續散去。以往Kate一定催促著男朋友趕快離場,去逛街或吃飯。這天她自己一個人,又不趕時候,於是坐至最後,豈料竟有一個張志明扮王馨平《別問我是誰》的MV,這時Kate一邊笑,眼淚一邊流。當所有人散去後,她才緩緩起來,但她發覺手上的爆谷竟然還剩下三份二,「一定是因為今天的爆谷太甜吧!」Kate自言自語道。不喜歡浪費的她,望了望放在出口的垃圾筒,并沒有把剩下的三份二拋進去。
 
走進地鐵站,Kate被奪目的廣告牌吸引著。
 
春天分手 秋天會習慣
苦沖開了便淡
 
黃色背景,使藍色的字,深深的刻進Kate的腦中。她不禁苦笑道:「要習慣有多難?」當若有所思的Kate準備走進車廂時,「小姐入閘後是不准飲食的,麻煩你收埋佢先!」Kate當頭捧喝,思緒被拉回,連忙尷尬的尋找垃圾桶。
 
星期天的地鐵,比平常還要多人。如果到旺角地鐵站不是打扮異奇立異或新潮的年輕人(其實他們的共通點就是沒有個性),就是帶著一袋袋貨品或衣服的自由行。Kate最討厭在這天到旺角,無論是在地鐵站內,還是到西洋菜行出口,甚至走到街上都會被人潮簇擁,使她往往喘不過氣來。如果到銅鑼灣至金鐘就有身穿光鮮,渾身名牌中,夾著偷得一天閒的菲律賓或印傭。Kate以往最喜歡拖著男朋友到中上環或灣仔,拍拍照,走進大街小巷,四處尋寶或坐著叮叮漫無目的地在城市遊走。在沒有喧鬧,沒有人潮,Kate才能暫時拋開煩惱,好好享受一天的休閒。
 
在九龍的西鐵站內Kate還能找到一個位置站。兩個女人在車門關上之際才施施然走進車廂,她們就站在Kate旁邊,三個人握著同一條柱。A和B的衣著十分惹人注目,當她們就進來已首先吸引Kate的注意。A不到夏天,穿著奪目的湖水藍色貼身絲綢的背心,心口配襯著銀色頸飾,古銅的膚色畫著深長的眼線加上紅唇烈艷,顯得她十分艷麗。本身高眺高纖瘦的身材,腳踏前跟高的高跟鞋,更鶴立雞群。二人的打扮可以看到兩個不同的季節和埸合。女人B身穿霉舊式米黃的纖維大衣,蒼白皮膚上蓋著一層不均勻的粉底,試圖遮蓋瞼上凹凸不平的暗瘡疤,中等身材的她穿著平底鞋更被身旁的女伴比下去。
 
車門徐徐地關上後,B微微抬頭對A說:「佢尋日落機都無打俾我,呢幾日淨係顧住做野都無搵我,呢一排仲對我好冷淡囉,我仲等唔等佢好呀?」A:「我唔係你,我點知呀。不過感情係要堆砌嫁,唔係一朝一夕架嘛,係咪?你都唔俾時間佢。」
 
B遲疑了一會兒:「我覺得我同他之間淡左,分唔分手好?我覺得佢仲hesitate緊,so as me。我好唔好搵住第二個拍住先?青春好寶貴架嘛,過左就無架啦,我唔想waste my time啊。」A:「Jenny我覺得你好唔mature囉。你拍左咁多次拖應該好有經驗架,點解你仲咁唔mature?感情又好似card數咁,你不斷碌card唔理佢,咁咪好快爆quota囉,到時你只會住成身債。」從她們身上更看到兩個角色扮演,一個人充當愛情專家,另一個是不拆不扣的病人。

此時,為了不讓她們覺得自己在專心聽她們的對話,Kate從手袋里拿出快要沒有電的IPhone,手指胡亂地在熒幕上游走,頭垂下來,看著B的銀色平底鞋,心想:「她這個樣子也有這麼多戀愛經驗,想必不是十分飢渴,就是十分隨便。另一個裝愛情專家也裝得十分專業。這次還是頭一回遇得現今的港女,真是聞名不如見面。」Kate心想。

B繼續對A說:「我應該點做呀?你教下我啦。」A:「我覺得你需要一個educate到你既男人多d。好啦,我唔想再講呢個話題,我哋好似係青衣落車。一、二…...仲有兩個站。」當車門又再關上後,Kate竟然看到他。當Kate想轉身避免與他面向面時,她發覺她連轉身的空間也沒有,她只好垂下頭來。當列車駛至青衣時車門由另一邊打開,Kate暗暗鬆一口氣。她馬上跟隨那兩個女人下車,雖然這不是她的目的地。

Kate失神地跌坐在銀色的椅子上。「為什麼要避他,我不是與他沒有任何關係嗎?更何況他抱著新女朋友,也不會看見我的存在。」「這不是我與他第一次接吻的地方嗎?」可是一閃即過甜蜜的回憶,很快被他背叛她的片段換上。

她毫無預兆地被他背叛。有一次在地鐵站內,Kate看到他與一個樣子平庸的女人親密地在一起,她先是不相信,但眼見為實,她最討厭自欺欺人,後來她十分憤怒直到她發現自己才是第三者,她已心淡了。有一天晚上,Kate 打電給他 。他:「你終於肯打比我喇!Kate我打左好多次電話俾你,whatsapp左好多次比你,你都唔回我,好擔心你呀。你係咪嬲我呀,話我聽我做錯D咩,等我錫返你。」Kate:「係我錯姐,做左人哋第三者」他:「我同佢講左分手啦,我好耐之前已經想講架喇。」Kate:「唔關我事,不如我哋算啦,再見應該唔係朋友。」他沒有對這事作半句掩飾,她亦不打算告訴他那天,她在地鐵遇見他們。他沈默了一會兒,平靜地道:「點解你話分就分,唔通你唔珍惜呢段感情?真係咁捨得? 」Kate:「我最憎人呃我,我講過俾你聽個後果。我依家唔係意氣用事,我哋算啦。好啦,我訓覺喇,88。」 

自此,Kate可以一個人看電影,除了《love in the buff》是到戲院外,其他電影都在家看,不是下載電影,就是租碟。分手以後,她還不習慣一個人去唱k,她喜歡上youtube聽<別問我是誰>,唱著心淡。

「一世流流長,總會遇上幾個人渣。」「戀愛如股票一樣最重要是懂得止蝕離場,我沒有多少年青春可以浪費了!我總會習慣的。」 

由2010年《love in the puff》 至《love in the buff》,Kate與他拍了拖2年,春天分手,秋天就能夠習慣嗎?

Ling's website: http://lmadaydreamer.blogspot.com/

Creative Platform創作募集中!!
只要行動,就有機會在《JET》網站刊登作品、發放異彩。請即把插畫、設計、攝影、電影、音樂、文字、裝置及任何其他原創作品,連同個人資料,電郵至jet@singtaonewscorp.com。引發創意交流、碰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