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4 VOL: 141
2014-05-01 10:00:00

動物超寫真 Alex Heung
Alex(香建峰)一開始不是畫畫的。那年中學畢業,這位上課以畫畫打發時間的小男生,以為藝術是一門會餓死的專業,於是頭也不回跑到設計系報名。此後十年一直在設計公司工作,為知名酒店翻新,也拿過比賽獎項。然後某天,他渴求創作上的新衝擊,於是跑去唸十年前不敢唸的純藝術,執起畫筆由零開始。於是今天香港地,除了一位出色的平面設計師,我們還多了一位厲害的畫家。

大部分人說起Alex的畫都會聯想起「動物權益」四字。筆下明明都是野生動物,卻總是暗藏一絲人類的暴力痕跡:頂著一頂派對帽卻沒有了角的犀牛、架上墨鏡的小白兔、斑紋如像淚痕的鹿子……甜美中帶一絲詭異,愈看愈叫人發毛。驚心動魄的是,遠在天邊的動物被迫害,而兇手正是你我。

Alex不是死硬派動物愛護者,他對動物的愛和關懷源於數年前的學畫過程。當年複製羊多莉剛誕生,哄動全球,自自然然成為他的功課題材。後來每見到多莉的新聞就不期然剪存,又會翻閱相關書籍;每隔一般時間,就會畫一幅多莉的畫。適逢他領養了一隻小貓,就更培養出對動物的感情,筆下愈來愈多動物的身影。

文明社會不文明

創作,總會做資料搜集的工夫。看得態愈多,就愈令Alex發現文明社會對非我物種的不文明行為,「例如廠商為了研發不澀眼配方,往往會找兔子做實驗,過程很陰功、很不道德……究竟動物實驗是否必須?迫不得已的話,又有沒有較為人道的處理方法?人到底擁有甚麼主宰生命的權力?假若某天,地球出現一種更有智慧、更有力量的生物,牠們用人類去做相同的實驗,這又可接受嗎?」

由〈鹿野苑〉、〈Evolution〉、〈Co-existence〉以至新作〈愛.流離〉系列,也從不同角度去關懷動物。當中以〈愛.流離〉的風格最獨特,拋開以往以美來包裝醜的衝突手法,轉為用上暗黑調子,「這個系列展覽日期,正好是情人節前後,所以我就想用感情關係出發。」難怪作品都給取上一系列言情小說式的名字,如〈我不介意你忘了我〉、〈你是我最重要的人〉等,徹頭徹尾的悲痛沉鬱,正好反映人類對動物的負心行徑。

流動畫廊

大家看到Alex的畫,可有一種似曾相識之感?只因他的作品,早前被電車公司和poad選中,在電車站的廣告板上展出。一隻一隻的鹿穿梭在鬧市之中,也為這個金錢掛帥的社會添一分藝術氣色。

問起這位創作人的最新動向,慶幸得知他的畫作將會繼電車站之後,再次衝出畫廊,走進人群!原來明年開幕的沙中線何文田站,港鐵就邀請了Alex主理。「起初港鐵提出的一種傳統畫廊式的展示空間,但我希望自己的創作能更融入港鐵的環境。畫作既是藝術品,又可連接其地理,更能提供實際用途。」港鐵接受其嶄新的意念,本來是單色的地鐵站,現計劃用上了Alex畫作上的元素作為該站的花紋圖案。屆時Alex的野生動物園也會穿梭在港鐵站中,令人十分期待。■

text | 陳嘉露
special thanks | POAD, Hong Kong Arts Centre
issue FEB 2014 VOL: 138
2014-01-29 10:00:00
以傳統對抗傳統
中國傳統肖像畫深受儒家思想影響,講求「成教化,助人倫」,強調藝術有道德教育的作用。但工筆畫畫家黃向藝卻鍾情以男同性戀為題材,唯美的畫面處處流露出頹靡叛逆的思想。
 
筆下都是美少男之戀,但黃向藝說,她畫的不是同性戀,而是「BL(Boys Love)」。這個源於日本的字,是指以男男戀為題材的流行漫畫,主角們往往是一群陰柔男生,當中不乏大膽的性暗示場面。有趣的是,畫BL很多都是女性畫家,而看BL的主要亦是女性讀者。
 
中學時因為看日漫而接觸同人誌,「不小心」迷上BL,黃向藝認為女性之所以會迷上沒有女性出現的愛情漫畫,背後直指社會性別歧視現象,「女性在現實生活中承受太多性別不平衡的壓力,身邊總有親戚朋友『關心』身材胖瘦、化不化妝、有沒有男朋友、結婚生子等問題,連街邊海報也只會刊登白瘦美的figure,這種洗腦式的影像實在太恐怖!BL能夠避開女體的介入。再說,平時的男女漫畫或是A片中的女生都像被侵入,好可憐!而BL漫畫卻是由兩個被削弱陽性特徵的美男子,主演跟少女漫畫情節相同的愛情故事。女性讀者一方面可滿足幻想,另一方面能享受在兩個載體之間游走,既可攻、又可守,有種顛覆式報復的快感。」
 
黃向藝從前看BL時沒有思考太多文化含義,那時她總愛畫約定俗成的美女——飄逸的長髮、纖瘦的胴體、豐滿的乳房。直至在中文大學藝術系讀書時,讀到Linda Nochlin撰寫的《女性,藝術與權力》一書,才驚覺父權體制對女性的宰制,「女性一直都在別人的監視下生活,而這個『別人』是包含兩性的。譬如,穿了比較顯現胸部的衣服,男生就會多看一兩眼,其他女生亦可能會嘀咕說,『想勾引誰啊?!』女體不只是一個figure,也是文化符號的象徵——異性戀霸權下,女體應被觀看的那種感覺。」自此她筆下不再出現女體,而是一頭栽進BL世界,藉此探討兩性問題。
 
BL向來以日本流行漫畫的方式出現,來到黃向藝手上卻換上傳統工筆畫。黃向藝卻說,流行漫畫和工筆畫其實有異曲同功之妙:兩者同樣是先勾線後賦色;但因為作畫工具和出版方式的不同,令工筆畫更細膩和更能彰顯個性。「其實中國畫並沒有甚麼拒絕的題材,可能更加樂意接受當代的。」唯美嫺熟的畫風與惹人遐想的主題產生強烈衝突,乍看和諧內藏暗湧。起一場美麗而暴力的革命,或許就是這位畫家的使命。

text | 陳嘉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