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4 VOL: 144
2014-07-31 10:00:00

另類保育衞士
說起保育,除了生態環境,還有舊社區的情懷,所以悍衞戰線應從東北,延伸至正悄悄被整容的舊區。一個重建的美名,賠錢的賠錢,清拆的清拆,社區被系統化地改組,導致原本的社區關係和情懷一下子蕩然無存。如果你有印象看過以維他奶、威化餅等香港地道飲品和食品融入香港各區特色建築的插畫,又或偶然間聽過《大坑無大坑》的名字,我想你可能早已認識這位年輕的保育衞士Angryangry。

簡單介紹,Andy,筆名Angryangry,純種本土八十後,觀塘裕民坊長大,故此對舊區的人事物素有情意結。後來讀廣告,畢業後做過4A廣告公司,後毅然告退,專心個人創作。在繪畫過觀塘和大坑之後,這次應香港萬麗酒店「全球探索日」的邀請,為深水埗和交通工具作畫,「深水埗是香港最有特色的舊區之一,這次我亦貫徹一向的跳脫概念,把深水埗畫成一個小朋友的遊樂場,加入過山車軌道,又把那區的特色招牌,畫成像填字遊戲一樣的字粒。我也利用了反倒的方法,將某些建築物和人物倒轉畫在最底,像深水埗大南街一座葉問曾在那裡授課的唐樓,我把它上下調轉畫出來。」

的確,Andy的插畫帶天馬行空的味道,密集而富地圖感,仔細看細節的話,一些熟悉的人事地物,便會透過他誇張而細膩的筆觸浮現出來,美荷樓、大南街、南昌押等標誌性的建築物逐一呈現於眼前,「我是廣告出身,表達方式著重短時間能給予受眾shocking power,一眼就知道我的作品要講甚麼。」

若說到shocking power,Andy畫的四幅交通工具插畫,非常精簡獨到,「香港的舊情懷,不能不提交通工具,這次我繪畫了大嶼山藍色的士、熱狗巴、電車還有渡海小輪。以dialogue的方式,中英對照寫出我對交通工具的感覺,電車和渡海小輪的慢,有它的浪漫。」不說不知道,原來倖存的藍的全港只剩五十輛。「我最希望自己的插畫能喚醒更多人,讓他們意識到我們的香港和文化遺產一天天被剝落。」

Andy說話惋惜中帶義憤,經常參與社會運動,不時動氣,所以改筆名為Angryangry,生氣但更要懂得表達憤慨,所以以筆代口,以畫作聲,相信插畫的力量,「若一天能畫遍香港各區,甚至是世界性的地圖,將會是一個壯舉,相信能召喚更多港人關心自己的社區和世界。」如此保育,捍衞社區的陣法,一定能奏奇效,讀者欲知更多,不妨買他新作《再見香港》一閱。

text | Billy
issue MAY 2014 VOL: 141
2014-05-01 10:00:00
動物超寫真 Alex Heung
Alex(香建峰)一開始不是畫畫的。那年中學畢業,這位上課以畫畫打發時間的小男生,以為藝術是一門會餓死的專業,於是頭也不回跑到設計系報名。此後十年一直在設計公司工作,為知名酒店翻新,也拿過比賽獎項。然後某天,他渴求創作上的新衝擊,於是跑去唸十年前不敢唸的純藝術,執起畫筆由零開始。於是今天香港地,除了一位出色的平面設計師,我們還多了一位厲害的畫家。

大部分人說起Alex的畫都會聯想起「動物權益」四字。筆下明明都是野生動物,卻總是暗藏一絲人類的暴力痕跡:頂著一頂派對帽卻沒有了角的犀牛、架上墨鏡的小白兔、斑紋如像淚痕的鹿子……甜美中帶一絲詭異,愈看愈叫人發毛。驚心動魄的是,遠在天邊的動物被迫害,而兇手正是你我。

Alex不是死硬派動物愛護者,他對動物的愛和關懷源於數年前的學畫過程。當年複製羊多莉剛誕生,哄動全球,自自然然成為他的功課題材。後來每見到多莉的新聞就不期然剪存,又會翻閱相關書籍;每隔一般時間,就會畫一幅多莉的畫。適逢他領養了一隻小貓,就更培養出對動物的感情,筆下愈來愈多動物的身影。

文明社會不文明

創作,總會做資料搜集的工夫。看得態愈多,就愈令Alex發現文明社會對非我物種的不文明行為,「例如廠商為了研發不澀眼配方,往往會找兔子做實驗,過程很陰功、很不道德……究竟動物實驗是否必須?迫不得已的話,又有沒有較為人道的處理方法?人到底擁有甚麼主宰生命的權力?假若某天,地球出現一種更有智慧、更有力量的生物,牠們用人類去做相同的實驗,這又可接受嗎?」

由〈鹿野苑〉、〈Evolution〉、〈Co-existence〉以至新作〈愛.流離〉系列,也從不同角度去關懷動物。當中以〈愛.流離〉的風格最獨特,拋開以往以美來包裝醜的衝突手法,轉為用上暗黑調子,「這個系列展覽日期,正好是情人節前後,所以我就想用感情關係出發。」難怪作品都給取上一系列言情小說式的名字,如〈我不介意你忘了我〉、〈你是我最重要的人〉等,徹頭徹尾的悲痛沉鬱,正好反映人類對動物的負心行徑。

流動畫廊

大家看到Alex的畫,可有一種似曾相識之感?只因他的作品,早前被電車公司和poad選中,在電車站的廣告板上展出。一隻一隻的鹿穿梭在鬧市之中,也為這個金錢掛帥的社會添一分藝術氣色。

問起這位創作人的最新動向,慶幸得知他的畫作將會繼電車站之後,再次衝出畫廊,走進人群!原來明年開幕的沙中線何文田站,港鐵就邀請了Alex主理。「起初港鐵提出的一種傳統畫廊式的展示空間,但我希望自己的創作能更融入港鐵的環境。畫作既是藝術品,又可連接其地理,更能提供實際用途。」港鐵接受其嶄新的意念,本來是單色的地鐵站,現計劃用上了Alex畫作上的元素作為該站的花紋圖案。屆時Alex的野生動物園也會穿梭在港鐵站中,令人十分期待。■

text | 陳嘉露
special thanks | POAD, Hong Kong Arts Cent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