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4 VOL: 148
2014-12-01 10:00:00

像釀酒般作畫
身分根源
先簡單介紹,Vivian Ho,廿四歲,中六後遠赴美國Wesleyan University升學,主修經濟和藝術,一邊功利思維、一邊率性創作,實行左右腦開弓。當時對油畫無甚研究的小女生,卻毅然選擇修習油畫。「剛開始從基本的繪畫學起,畫人像、植物,後來學顏色的運用,最後便很自然地選了油畫作專修項目,感覺比較傳統,而且我很喜歡教油畫的老師。」受美國自由之風栽培,導師非常尊重創作的自主性,盡量按學生的個人風格給予意見,幫助他向該方向發展,教授的方式亦注重悟性和感受。「教顏色的話,老師不用色板,而是要我們注視一道白色牆,看看有甚麼顏色,其實只得白色,又可以有甚麼顏色了?其後,他嘗試用不同顏色的燈照在白牆上,看了幾天,我們都慢慢懂得顏色的冷暖和差異,對分色用色都有很大幫助。」

這小妮子的用色畫風如何,從她的畢業作品《of delicacy and horror》已大抵知道,色溫冷、風格近寫實而內容卻是沉鬱委婉,「當時在美國看到超市裡的冷凍食物,覺得一點生氣和性格都沒有,反之我更愛香港街市裡即買即劏的魚檔,從活生生到血淋淋,這才是最新鮮的海產,可惜外國人卻嫌牠們太髒。於是,我便把這個畫面畫出來。很多人說,人在外地,反而更容易找到自己身分的根源,我在美國也逐漸感受到自己作為香港人的
本質。」

電影氛圍
回港之後,積極在圈中尋找展覽機會,以香港為中心,自然是畫香港人和事物。年前,Vivian利用王家衛《春光乍洩》裡的一句經典對白「不如,我哋由頭嚟過。」作為個人作品展的中心慨念,而核心卻完全跟導演與電影無關。「它代表一種美感、情緒、藝術感。於是將這種氛圍放到自己的作品裡,以平凡的路人甲乙丙丁來演繹一些我們遺忘的小事。」小妮子的作品,實在有點淒酸,通俗一點說,有點dark,特意的嗎?「那是我從生活中的觀察,扭一扭換成另一種角度描述,亦是我很真實的感情。看到身邊的事,總難免唏噓。況且現實從來不是那麼嘻嘻哈哈
的吧?」

全文請參閱148期《JET。
issue AUG 2014 VOL: 144
2014-07-31 10:00:00
另類保育衞士
說起保育,除了生態環境,還有舊社區的情懷,所以悍衞戰線應從東北,延伸至正悄悄被整容的舊區。一個重建的美名,賠錢的賠錢,清拆的清拆,社區被系統化地改組,導致原本的社區關係和情懷一下子蕩然無存。如果你有印象看過以維他奶、威化餅等香港地道飲品和食品融入香港各區特色建築的插畫,又或偶然間聽過《大坑無大坑》的名字,我想你可能早已認識這位年輕的保育衞士Angryangry。

簡單介紹,Andy,筆名Angryangry,純種本土八十後,觀塘裕民坊長大,故此對舊區的人事物素有情意結。後來讀廣告,畢業後做過4A廣告公司,後毅然告退,專心個人創作。在繪畫過觀塘和大坑之後,這次應香港萬麗酒店「全球探索日」的邀請,為深水埗和交通工具作畫,「深水埗是香港最有特色的舊區之一,這次我亦貫徹一向的跳脫概念,把深水埗畫成一個小朋友的遊樂場,加入過山車軌道,又把那區的特色招牌,畫成像填字遊戲一樣的字粒。我也利用了反倒的方法,將某些建築物和人物倒轉畫在最底,像深水埗大南街一座葉問曾在那裡授課的唐樓,我把它上下調轉畫出來。」

的確,Andy的插畫帶天馬行空的味道,密集而富地圖感,仔細看細節的話,一些熟悉的人事地物,便會透過他誇張而細膩的筆觸浮現出來,美荷樓、大南街、南昌押等標誌性的建築物逐一呈現於眼前,「我是廣告出身,表達方式著重短時間能給予受眾shocking power,一眼就知道我的作品要講甚麼。」

若說到shocking power,Andy畫的四幅交通工具插畫,非常精簡獨到,「香港的舊情懷,不能不提交通工具,這次我繪畫了大嶼山藍色的士、熱狗巴、電車還有渡海小輪。以dialogue的方式,中英對照寫出我對交通工具的感覺,電車和渡海小輪的慢,有它的浪漫。」不說不知道,原來倖存的藍的全港只剩五十輛。「我最希望自己的插畫能喚醒更多人,讓他們意識到我們的香港和文化遺產一天天被剝落。」

Andy說話惋惜中帶義憤,經常參與社會運動,不時動氣,所以改筆名為Angryangry,生氣但更要懂得表達憤慨,所以以筆代口,以畫作聲,相信插畫的力量,「若一天能畫遍香港各區,甚至是世界性的地圖,將會是一個壯舉,相信能召喚更多港人關心自己的社區和世界。」如此保育,捍衞社區的陣法,一定能奏奇效,讀者欲知更多,不妨買他新作《再見香港》一閱。

text | Bil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