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5 VOL: 153
2015-04-30 06:00:00

栽種本土時裝
成立個人時裝品牌之前,Mountain Yam曾在兩間公司工作,一間造袋、一間造fur,但終究心繫時裝,最後選擇個人出走。「初時在日本公司Cocomojo工作,我見它的工作描述是做關於leather的產品,我本以為是皮革服飾,怎料去到才驚覺清一色是手袋。我本著既然來到,就不妨一見的心態,豈知跟老闆見面,一講就是四個小時,然後一做就是兩年。」在理工修讀時裝,連帶完成碩士課程,雖然手袋絕非他的拿手範疇,但以他的天資,實不用三五年已能精通造袋術,工作期間亦曾參加「Design A Bag Competition」,奪得冠軍。「那段日子的確學到很多造袋的技巧,但畢竟是日本人的家族生意,他們比較墨守成規,只求保持風格,每季加一點變化就可,對我來說挑戰性不大。」

後來他輾轉到了Anteprima工作,算是去了更大的公司,可惜始終受制於品牌框架,而且設計工作並不太難,時間多,心野的他並沒有閒著,利用工餘時間自己造衫,放在朋友的舖賣,為以後個人發展準備。「後來因為參加Young Fashion Designer Contest,而有機會被邀請到不同的fashion show,亦曾跟Fashion Farm到fashion week,因而認識到buyer,他鼓勵我設計自己的系列然後寄賣,於是我便積極著手創作我的個人系列。」後來他索性辭工,因緣際遇下收到領匯的邀請,希望新一代的設計品牌能進駐商場,他思前想後,終決定開創個人品牌的時裝店,命為112 Mountain Yam。

我好奇,112到底是啥意思?「就是自然與未來的意思,這也是我個人的設計核心。因此用色上我較愛pantone color,帶自然氣息,特別喜歡綠色和類似的泥黃泥綠,然後用上有關自然的元素點綴。就如今季的春夏裝,我就加入了蒲公英、貓頭鷹等自然界的元素在內。現在112 Mountain Yam的目標是打造一般女士都能負擔、wearable的服飾,會做得較中性、tough、有運動感的日常上班裝和晚裝。」他坦言,其實大部分人未必在乎名牌不名牌,而是追求真正有個性的時裝:「消費者和設計師都一樣,都需要個人signature。因此我的終極目標是希望他日,本土的時裝人不一定要到歐洲或其他亞洲地區去朝聖,如果我們的時裝真的是足夠好,相反會有人來看。現階段,我希望先做好香港的市場,你貢獻那麼多去刺激人家的經濟,不如先支持、栽種本土吧?」各位香港仔女,以後也多多留意這位有心有力的本土時裝設計師吧。
issue DEC 2013 VOL: 136
2013-11-30 10:00:00
良心創作 Kevin Cheung
張瑋晉(Kevin)說,他從來都不是環保小鬥士,他只是一個產品設計師。但是進入社會後,才發現學院講的設計理論都不通用。商業社會毋須創意,只需要製作一堆又一堆舊酒新瓶的產品為公司賺錢。堆填區快滿了,Kevin開始反省,自己究竟是否破壞環境的幫兇之一?
 
Kevin夢想成為一個電子產品設計師,但在相關公司工作後,卻灰心不已。原來他的工作只是將電筒、電芯、USB等電子產品,換個外觀就推出市場,目的是令公司保持市場佔有率,增加利潤。後來社會開始關注堆填區飽和問題,他更覺愧疚,「當中有多少產品是經我設計後,最終落入堆填區?」
 
Kevin從來不是環保鬥士,直至某天靈感到了!「設計HiFi,我們會用Liter作為音箱單位。有天經過糧油舖,我看到一個5 Liter的白醋樽–不正正是製作音箱的最佳物料嗎?」他在鴨寮街找來破爛的喇叭,在家土法煉鋼Boombottle,一座外形奪目的流動喇叭。Kevin強調Upcycling不是標奇立異,好的設計必須具備實際用途,「膠樽的空間可以造成音箱。白色膠是透光的,正好當成燈罩。膠樽本身有手抽位,可以發展成Portable HiFi。還有,樽蓋還可設計成調校音量的鈕掣。」別看輕它只是白醋樽,喇叭聲音清澈實淨,媲美大牌出品!
 
自從Boombottle後,身邊人似乎都認定Kevin擁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不時會提供大量「食之無味,棄之可惜」的廢材,他就因應材料設計產品。比如灣仔會展,原來每次辦完展覽都會將灰色地毯丟棄,Kevin就將之製成電腦袋Feltlike,設計簡約耐看。例如簇新的牆紙目錄冊,每年都要丟上好幾百本,Kevin就將之製成銀包,還具備防水功能!又例如地盤完工後會運到堆填區的巨型儲水箱,Kevin就以Boombottle的原理,製成Boomtable!發聲發光,還可以當工作檯為電腦、電話充電!
 
最拍案叫絕的是,Kevin在生產流程上也邀請本土NGO加入,實行將好事做到底!「計劃大量生產時,我曾找大陸廠商合作,但運輸過程所產生的碳排放,不正與Upcyling的精神違背嗎?剛巧有NGO與我聯絡,起初以為庇護工場的工人只適合摺餐巾、入信封這類低技能工作,但原來他們手工靈活得很!即使是Boombottle這類工序較複雜的產品,都能應付自如。最開心是,工作具挑戰性,工人做起來更起勁。負責人說,留意到工人們的自信心強了,比以前開朗了!」Kevin後來又和深水?的婦女團體合作製造Wallpaper Wallet。買賣這種商業行為,落在Kevin手中,成為一種減少廢物、幫助社會弱勢社群的手段。
 
每件產品都附上說明卡,列明循環再用的物件和製作單位,Kevin希望從中改變香港人的消費模式,「希望大家在購買一件貨品之前,多留意它的產地和製作者。在丟棄一件物件之前,又多想想它究竟是價值等於零,抑或只是被你嫌棄了?」說到底,環保的精蘊不是循環再用,而是源頭減廢。在堆填區飽和之前,我們都身體力行為香港,為地球出一分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