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5 VOL: 154
2015-06-03 06:00:00

香港製造。手作鏡框
總認為像日本眼鏡職人如詩如畫的工藝剪影,必然要遠赴如福井縣等眼鏡職人重鎮,與工匠推心置腹交友,才有機會一睹手作鏡框的手藝,甚至可以度身訂造一副。原來,香港亦有專門的手作眼鏡職人,當然,級數還不及小竹長兵衛、井戶多美男、泰八郎或與市。

但親身來到光景手造的小工作室一賭創辦人Rif施展技藝,其專業致志,並不下於福井職人。工作室麻雀雖小,五臟俱全,一個幾百尺單位裡就能完成足足百多個細膩工序,而且更是百分百度身訂造鏡框。好了好了,以後買鏡框都可支持香港製造。

自學造框
光景手造的誕生,全由Rif的一個小念頭開始。「我的鼻樑不高,總是很難找到適合自己的眼鏡框,即使我本身是眼鏡設計師,也無法解決這個問題。我唯一想到的,就是親手為自己度身打造一副,既然自己有相關知識,又喜歡手作工藝,倒不如試試看。」於是,他租了一個小單位,開始研究和學造眼鏡,其時2010年。

可惜我城缺乏專業的鏡框工匠。「我曾上網research過,很多國內、行內著名的眼鏡廠,過往也是從香港發跡,當時集中在九龍城寨,只是後來工業生態陸續北移,很多師傅和技術流失了,眼鏡製作這手藝一下子斷層,沒成功地傳承到下一代。我曾嘗試聯絡一位依然在港的眼鏡師傅,但卻沒有回音。」沒有拜師學藝的契機,Rif只能摸著石頭過河,嘗試自學。「多虧我本來是眼鏡設計師,對鏡框構造有認識,不然苦無頭緒。開初半年,我試著製作鏡框,慢慢拿捏當中技巧,從板材的篩選、
issue MAR 2015 VOL: 151
2015-02-28 08:00:00
為城市穿衣
過時過節,處處都見公關災難。羊年未到,就有不少商場出了洋相,最轟動就有apm挾真活羊做商場騷,把小羊困在欄內,給途人任餵唔嬲;及後又有元朗廣場及時代廣場接力,令人憤慨不已。其餘各大小商場亦如常添上羊年的裝置品,而個人認為ELEMENTS最有功架,同樣是羊的設計,還加入情人節顏色元素,把商場各區打造成浪漫兼喜慶的大型針織裝置。這些針織裝置品除了有國際級Donna Wilson的作品坐鎮,更讓人驚喜的是有本地街頭針織達人Esther Poon參與。

針織塗鴉
外國的yarn bombing風盛,隨便用此關鍵詞在網上查閱,即能找到國外無數的針織塗鴉作品,大型如巴士、坦克車、人銅像都可以以針織包裹,顏色、圖案亦非常多變,讓人耳目一新。「說起來,外國的針織塗鴉也沒有很多年歷史。2005年,德薩斯州有一位名為Magda Sayeg的女生在她的家品店內,把大門的扶手以針織冷包裹粉飾,很多客人來到都對之稱讚有加,說很有趣。後來,她就積極把針織創作帶到街頭。」Esther表示,這種針織風暴可謂一發不可收拾,街頭上隨處也是針織塗鴉的容體,汽車、老樹、欄杆、藝術裝置品,都可以是發揮針織神奇的地方,甚至連神州的萬里長城亦有毛冷的蹤影。「直至2012年,Magda Sayeg來到香港,以旺角為中心把針織塗鴉帶來香港。那是我第一次認真接觸這針織藝術,隨後我翻查資料,才發現針織塗鴉原來已經風行世界!此後兩三年,我便開始試做街頭針織創作。」

給城市驚喜
Esther的街頭針織之旅並非容易,尤其做街頭藝術的開荒牛。「基本上,我沒有專業的針織訓練,只是靠看書、上網reserach學習,從小也只當是興趣耍玩,有空會織冷衫,但未想像過可以用在人的範圍以外。」就是多年一點一滴的造衫術,成為她的藝術基礎。「初時在中上環一段嘗試,替欄杆織上毛衣,讓它看來更有色彩。當時還是新手,而且香港並不流行這類街頭針織,所以還滿緊張的。心情像做小偷一樣,畢竟我沒有向任何有關部門申請,怎料途人對針織塗鴉的反應很好,讓人感覺新鮮、正面,亦有美感。」

全文請參閱151期《JET》。

text | Billy | photo | Courtesy of EL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