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5 VOL: 157
2015-08-31 06:00:00

港式泰系集作
很奇怪,學外語基本上是一個流行的小眾興趣,身邊必然不乏外語能手,日文、韓文、葡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總會有其中一項,但奇怪在,貴為港人長年的旅遊熱點,卻少聽聞有人誠心學泰文。我知,這是文化軟實力的高低反顯,但既然我們期望內地人來港消費要融入本土,說兩句廣東話也好,那港人到泰國尋歡作樂時,用兩句泰文回禮,也很應該吧?這個泰系風格的品牌專頁 — 「麻甩 Ma Lut 」,你要識。

本為電子工程師,後來意外成為了插畫師、平面設計師。三年前成立「麻甩 Ma Lut  」品牌,以泰文起家,畫風極具泰味,麻甩、搞笑、怪誕而又極致詼諧。

瞥見「麻甩 Ma Lut  」的畫作,通常是個麻甩佬唔知講乜,人物線條幼,但甫士騎呢,行徑怪誕,說話又似乎有一矢中的的本能。這份麻甩背後,主筆其實是一位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Polly,真人並不麻甩。我好奇,為甚麼偏偏選中泰文?「在學時曾有一個學期揀了泰文作選修科,當初是貪它功課簡單,上課內容又新穎,有時會在課堂上跟泰文老師一起煮食,很生活化。不過,到下一年的學期,導師有事需要離港,課程也就消失了。出來工作後也特意找過一些泰文課程續學,後來導師也變成了私人導師。」

自此,泰文無端端地滲入在她的血液內,連帶初次提筆創作,也把泰文放進她的內容去。「畢業後當了三年電子工程師,過往也沒修讀過藝術課,自己閒時會亂畫些東西,這幾位麻甩角色也是很隨意,不加思索地創作出來。可能我一向不愛日系歐系畫風,較常留意的都是泰國的插畫師,像Mamafake、Suntur,所以風格很自然傾向那一邊。後來,又希望讓角色說些話,覺得無論漢字或英文的文字感都太強,難融入圖象本身,而泰文的字形線條比較易跟插圖兼容,於是我便順理成章用泰文作為主幹。」她的插畫有時中英泰三譯,有時英泰或中泰對譯,有時只有泰文,Polly會在Instagram的caption加上解釋,不時更會附上讀音,非常盞鬼。

這個香港少有的泰文創作品牌,也不只停留在插圖上,Acrylic、水彩、sticker、實體筆記等等都是她曾涉獵的媒介,最新的還有陶瓷彩繪。「難度極高,平日我用0.05mm針筆勾線,但陶瓷繪圖的專用墨水,其物料由礦物粉混和油的成份製成,落筆的觸感完全不同,錯筆亦很難補救。而且入爐燒過後,出來的效果也是難以估計。」篇幅有限,不能陳列更多作品,對泰系情有獨鍾的朋友,到她的專頁和Instagram留意下吧。
issue APR 2015 VOL: 152
2015-03-31 08:00:00
二十年後再揮筆
故事發生在她的小學時代,當時年僅十歲的她偶爾參加了一個公開素描比賽,結果非常意外,跑贏同級對手之餘更技術性擊倒一眾哥哥姐姐。「那時以為自己很厲害,畢竟我從沒有學過畫畫,亦能得獎。」坦白講,是心雄了,升中時也特意選有美術科主修的學校,可惜不是吃閉門羹,就是等消息,沒一間肯收她。「最終也升中了,後來在外面參加了水彩班,上第一堂導師就要求我動手落筆,但我從沒有水彩畫的訓練,硬著頭皮完成了,卻給導師貶得一文不值,完全擊潰我的信心,自此就沒有再畫畫了。」此後的日子,除了工作上需要畫簡略的藍圖,跟畫畫接近絕緣。

直至二三十年後,因為一個病患,小乙將封印多時的小手藝解封,這次手中的不是水彩筆鉛筆,而是最日常的黑色墨水筆,筆頭0.5mm粗的那種。「在傳媒打滾了二十多年,生活忙碌,因患上癌症而需要停工治療,時間突然多出來了,才發現自己好像一無所有。休養期間常要練習行路,後來更去行山,因為走得慢,所以更會細心欣賞沿途的一草一木,覺得很靚,於是開始畫起來。」她拍下照片,跟著外國書教學依樣地畫,初時還不敢把作品見街坊,她直言:「只是亂畫廿四,不見得人啦。」說來尷尬。也幸得友人多番鼓勵,才開始放膽去畫,家裡後花園的自來貓、回家山路上偶遇的箭豬一家、單純幻想而來的山羊狐狸,都是她筆下的小可愛,配合茂密的葉子花兒包圍,構成了一系列畫作,風格一致,可見她愈畫愈順。「世事很奇怪,這麼多年不畫,卻竟畫得出許許多多幅畫來,雖然不是甚麼了不起的事,但我真的畫得很開心很滿足。」

全文請參閱152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