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6 VOL: 164
2016-04-07 16:36

「賣字」非賣字

Text : Dickson

牆紙寫〈牆紙〉
先不說面書經常有朋友分享她的作品。對於賣字這個品牌,筆者是早有聽聞。源於多年前,一位朋友在牆上割了一片牆紙下來,幾日後,他將一塊寫滿歌詞的牆紙貼回原處。詞的出處,是容祖兒的〈牆紙〉;而下筆者,正是今天訪問的主角。

「賣字」非賣字
第一次接觸「賣字」這個名字,難免會覺得這命名有點赤裸裸。比如你是賣紙張的叫「賣紙」;賣毛筆的就叫「賣筆」。如今兩者結合,寫起字來,也只是客觀地描述她的「產品」,叫賣字。當時心中暗想:這名字起得也太直接。故訪問一開始,已急不及待提問品牌命名的因由。賣字小姐說:「賣字並非指金錢交易中的買賣,而是指廣東話中的演嘢精神,就像賣藝一樣。」而這種「演嘢」,就是她多年前在旺角行人專用區的街角中,拿著毛筆試寫出的一個「意外」。後來在街上寫字多了,個人風格慢慢開始建立,問津者也多了。為了不想留下個人聯絡資料,才開始建立賣字的Facebook專頁。

一切來得突然,自稱沒有野心的她,坦然沒有甚麼未來大計,只希望隨遇而安,而創作題材也非常隨心。就如早陣子坊間討論的繁體簡體之爭,她就寫了三個不同的「學」字,去表達中國文字的演變;也曾把無厘頭如張周星馳電影中的《出色男人螢火蟲論》寫一次,雖然帶不出甚麼大道理,但確實有一份親切感,可能這就是文字的軟實力。

平日愛聽音樂,所以不時也可以在專頁上看到她抄寫歌詞,只是內容不會選擇太傷春悲秋的部份,恐怕一哭二鬧太作狀。她將自己的作品比喻為每日的一格朱古力,缺少了會乏味,多了又怕膩。而製作這「朱古力」動機,可以單純地因為某日聽彭羚唱的一句「來讓我跟你走」聽到毛管戙而有感而發。如果連彭羚也怕太曲高和寡、九十後唔識?她偶爾也會不時進補旺角今期流行的柏豪詩雅,原因只不想太離地。筆者出題叫她寫一句:「我叻仔我可以肥」,她馬上問我是不是馮詠謙的新歌,果然有跟trend。

創作媒介會否同樣與時並進?對於這點,她雖說傳統毛筆不可取締,但一樣大讚科技毛筆易控制,要是有時間的話,用傳統毛筆開壇作法也沒問題。這種小節,她不特別堅持。唯一要堅持的,應該是繼續寫作的習慣。■

賣字︰
賣字︰正職一事無成,兼職代客寫字。努力不工作,喜歡被討厭,覺得最重要心態好。



欲看更多賣字的作品,請瀏覽www.jet-magazine.com,或瀏覽「sellwords.shoplineapp.com」。

issue JAN 2014 VOL: 137
2013-12-31 10:00:00
劇場新貴 King-Yeung Wu
五奪香港舞台劇獎「最佳劇本獎」的潘惠森讀過年輕劇作家胡境陽的第二個長編劇本後的評語:「我終於搵到喇!」翌年將之搬上舞台,成為新域劇團作品!胡境陽,會不會就是本地荒誕派劇場的接班人?
 
能將潘惠森迷倒的是《白色極樂商場漫遊》,故事講述巨型商場變成一個不斷增生的迷宮,超越時空來到的Sherlock Holmes、商場服務員和顧客們被困在其中。荒誕的情節,精闢的對白,嬉笑怒罵道出現今香港商場化、消費主義橫行的社會現象。這套作品後來被潘Sir挑選,由新域劇團製作上演,更獲得第四屆香港小劇場獎最佳劇本提名。而它,只是胡境陽第二個撰寫的長編舞台劇劇本!

胡境陽笑言讀書時不諳運動,搞gag講故事是另一種在友儕間生存的方式。「中學時上作文堂,我為自己定下目標:無論寫哪種文體,我都要安插某位同學死去的橋段。哈,那大概激起我的創作和寫作慾望吧。」
 
入讀浸會大學電影電視學院,期間加入話劇社接觸舞台製作。至今他繼續游走在兩種不同的藝術世界之間。問他喜歡電影還是舞台,他沉思半刻說:「在電影世界,觀眾會因為畫面表達不到,而拒絕入信。但在劇場世界,編劇寫得出、演員認真地做,觀眾就會believe,我很喜歡這個自由度。」
 
他的筆下世界永遠天馬行空,如《白色極樂商場漫遊》,小鳥不止講人話,還高歌盧冠廷的<天鳥>、《金蟬脫殼》中,瘋狂編劇化為一個繭、《馬桶》的主角被馬桶的強大吸力吸住,被迫住在廁所一個月!除了自由奔放的情節和人物,文字語言亦是他的看家本領,如Sherlock Holmes尋找華生﹙Watson﹚,結果到了屈臣氏﹙Watsons﹚、找到前顧客服務員「袁露」,就能找「原路」等。語言刁鑽,往往語帶相關,營造出一種獨特風格,被潘Sir形容為「爵士樂般的幽默」。
 
他的筆下,總有幾位被理想和現實拉扯衝擊的人物—就如他本人。畢業後,胡境陽曾當過撰稿員、剪接、場務,創作機會欠奉,過了好一段行屍走肉的日子。「我由人看到社會的變化。香港的發展愈來愈單一,年輕人的出路也很單一。我想探索生活方式的可能性。」社會議題如舊區重建、地產霸權、公共空間問題,穿插故事中。「命題其實都好主流(笑)。」
 
他去年成立的「胡境陽房」劇團(又食字!)將會在春天上演《香港官立青春紀念學校》,又是個探討人的成長路向的故事,有興趣的可留意。

text | 陳嘉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