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6 VOL: 167
2016-07-19 17:00:42

香港人的英詩集

黃裕邦的名字,在廣為香港人認識之前,
早已揚威海外。
在香港,寫詩的人已是少之又少,
寫英文詩的人更加寥寥可數,
寫以同性戀為主題的英文詩應該萬中無一。
黃裕邦的英文詩集《天裂(Crevasse)》,
不但入圍美國LGBT文學獎Lambda Literary Awards,
更獲得男同志詩歌組別首獎,
是首次有香港人奪獎,可喜可賀。

Text : Ernus

黃裕邦在大學時修讀了創意寫作的入門班,開始對英詩創作萌生興趣,碩士課程更主修創意寫作,希望在個人興趣之上得到技巧訓練:「很多人問我為何喜歡英詩創作,我想大概是我從小都喜歡做一些不切實際的事情,當然,它也是一種處理自己情感的方法。」接觸黃裕邦之前,以為他準是半唐番,或者曾經放洋海外,原來他是百分百土生土長香港人,那為何一直用英文不用中文呢?「我一直接受的語文訓練都是英文,好像很理所當然就會用英文寫,而且用中文寫的話我覺得我的造詣不足,很容易被人看穿。」

 

身為一個母語並非英文的人,他承認文法上必然會有沙石,但詩歌創作與其他藝術一樣,最重要的是發自內心,而且現代詩歌不像經典詩歌般對文法有近乎完美的要求。「當黑人也可以有自己的Black English,為何香港人的Chinglish不可以成為一種獨特文化?」事實上在《天裂》之中,黃裕邦寫與香港社會有關的題材之時,也就採用了Chinglish,香港人讀,倍感親切。又以為英文詩人的創作靈感應該會來自莎士比亞之類,黃裕邦再次叫人「跌眼鏡」:「其實是來自廣東歌,還有《100毛》!」他對廣東歌情意結甚深,甚至想過下一個計畫選取某些廣東歌的節奏作為靈感。

 

細閱《天裂》,會發現詩歌的排版建立了獨特的風格,行距、字距形成了一種視覺效果。黃裕邦解釋:「我教學生時常常叫他們在創作時,不要老是想每個細節有甚麼意思,對我來說,這是平面設計來的,所產生的效果希望由讀者自行領會,對我來說則沒有特別意思。」黃裕邦花了約四年時間斷斷續續的寫了《天裂》,投稿至Lambda Literary Awards,是因為不試的話會後悔:「到入圍八強,我很感意外,因為除了我之外還有另一個來自新加坡的參加者,過往是很少有兩個亞洲人同時入圍的。然後我就開始有點焦慮,雖然不斷告訴自己當去旅行就好了,但還是難免緊張,最介意的是到底應該穿甚麼衫去,輸人唔輸陣嘛!」

 

 

黃裕邦(Nicholas Wong)於香港土生土長,
先後畢業於香港大學及香港城市大學,
數年前推出首部著作《Cities of Sameness》,
最新詩集《Crevasse》探索欲望、
身體、社會、文化差異之間的關係,
現時於教育大學任全職教師。

 

CREATIVEPLATFORM創作募集中!!
只要行動,就有機會在《JET》網站刊登作品、發放異彩。請即把插畫、設計、攝影、電影、音樂、文字、裝設及任何其他原創作品,連同個人資料,電郵至jet@singtaonewscorp.com。引發創意交流、碰撞!

issue APR 2016 VOL: 164
2016-04-07 16:36
「賣字」非賣字

Text : Dickson

牆紙寫〈牆紙〉
先不說面書經常有朋友分享她的作品。對於賣字這個品牌,筆者是早有聽聞。源於多年前,一位朋友在牆上割了一片牆紙下來,幾日後,他將一塊寫滿歌詞的牆紙貼回原處。詞的出處,是容祖兒的〈牆紙〉;而下筆者,正是今天訪問的主角。

「賣字」非賣字
第一次接觸「賣字」這個名字,難免會覺得這命名有點赤裸裸。比如你是賣紙張的叫「賣紙」;賣毛筆的就叫「賣筆」。如今兩者結合,寫起字來,也只是客觀地描述她的「產品」,叫賣字。當時心中暗想:這名字起得也太直接。故訪問一開始,已急不及待提問品牌命名的因由。賣字小姐說:「賣字並非指金錢交易中的買賣,而是指廣東話中的演嘢精神,就像賣藝一樣。」而這種「演嘢」,就是她多年前在旺角行人專用區的街角中,拿著毛筆試寫出的一個「意外」。後來在街上寫字多了,個人風格慢慢開始建立,問津者也多了。為了不想留下個人聯絡資料,才開始建立賣字的Facebook專頁。

一切來得突然,自稱沒有野心的她,坦然沒有甚麼未來大計,只希望隨遇而安,而創作題材也非常隨心。就如早陣子坊間討論的繁體簡體之爭,她就寫了三個不同的「學」字,去表達中國文字的演變;也曾把無厘頭如張周星馳電影中的《出色男人螢火蟲論》寫一次,雖然帶不出甚麼大道理,但確實有一份親切感,可能這就是文字的軟實力。

平日愛聽音樂,所以不時也可以在專頁上看到她抄寫歌詞,只是內容不會選擇太傷春悲秋的部份,恐怕一哭二鬧太作狀。她將自己的作品比喻為每日的一格朱古力,缺少了會乏味,多了又怕膩。而製作這「朱古力」動機,可以單純地因為某日聽彭羚唱的一句「來讓我跟你走」聽到毛管戙而有感而發。如果連彭羚也怕太曲高和寡、九十後唔識?她偶爾也會不時進補旺角今期流行的柏豪詩雅,原因只不想太離地。筆者出題叫她寫一句:「我叻仔我可以肥」,她馬上問我是不是馮詠謙的新歌,果然有跟trend。

創作媒介會否同樣與時並進?對於這點,她雖說傳統毛筆不可取締,但一樣大讚科技毛筆易控制,要是有時間的話,用傳統毛筆開壇作法也沒問題。這種小節,她不特別堅持。唯一要堅持的,應該是繼續寫作的習慣。■

賣字︰
賣字︰正職一事無成,兼職代客寫字。努力不工作,喜歡被討厭,覺得最重要心態好。



欲看更多賣字的作品,請瀏覽www.jet-magazine.com,或瀏覽「sellwords.shoplineap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