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6 VOL: 170
2016-10-20 08:00

凝固小店片刻

小店一間又一間的倒下,我們不禁問,
到底這個城市除了一式一樣的連鎖店,
還剩下甚麼?
土生土長的插畫師慧惠,
繪畫了一系列以小店為題的畫作,
早前更舉辦了一個
名為《講港情.小小店》的個人展覽,
以一己之力記下這段有情有義的本土歷史。

 

Text : Ernus

 

慧惠的訪問在旺角一間地道的茶餐廳進行,百思不得其解之時,她走到樓面去聽電話,才知道原來慧惠的父母本身就是經營這小店,加上在油麻地居住了二十多年,慧惠對小店有一定情意結。慧惠在城大唸創意媒體時,任導師的小克已經帶他們到香港的橫街窄巷寫生:「去佐敦畫唐樓,又去摩羅街畫眼鏡檔,不過到大學畢業後,我在設計公司工作,畫畫暫停了好一陣子,直到雨傘運動時,才重新再畫。」

 

慧惠在雨傘運動現場寫生,認識了油麻地榮興單車的老闆鍾漢強先生,鍾先生見這個女生畫得似模似樣,就邀請她畫下自己的小店。「榮興單車在我家附近,我花了幾個下午才畫完,很難畫啊,單車太多不同組件,車輪很多細節,上面有金屬線,整間店子也掛滿林林總總的零件。」雖然不易畫,但作品完成了,將當下的畫面凝結了,將來回看,就明白它的價值。

 

此後,慧惠畫過九龍城合成士多、深水埗石油氣店,也將家人的茶餐廳記下,至今已有十多幅作品,她喜歡畫小店,是欣賞小店老闆的心腸。「每位小店老闆都有其獨特個性,大多熱心服務社區,會義務幫客人做工作範圍以外的事,不是甚麼都計較金錢。我希望透過多點接觸他們,也會被影響變成像他們的好人。」慧惠畫小店,也帶著使命感,特別是這次的展覽,希望來看的人可以對小店有更多認識,下次想買東西時會想起可以光顧他們。

 

慧惠今年初到了日本修讀短期版畫課程,創作了一些版畫作品,在繪畫以外擴展領域。「那次在日本上課的學生來自世界各地,彼此之間的交流相當有趣,我們從基本技法、批木學起,再有一星期的自由創作時間,之後再學進階技巧,最後我創作了一幅以富士山與及一幅以樹幹年輪為主題的版畫。雖然版畫色彩變化不像繪畫般多變,但我學習到的是如何簡化線條及顏色運用。」

 

日本人流行「繪手紙」,也即是一種日式明信片,慧惠在課程完結後旅遊期間,上了一個繪手紙工作坊,一試傾心,還跟老師做了朋友。「之後偶然看到一間賣酒的七十年老店,貼滿了繪手紙,原來那小店正是那位老師的父親開的,他繼承了小店,並將他創作的繪手紙貼在酒瓶上,令我十分深刻。」

 

 

about 慧惠
畢業於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系,主修電影,曾在設計公司工作,現時為自由身插畫師。願望是在父母退休之前,靠畫畫可以養活自己及家人。
Facebook Page : 慧惠

issue SEP 2015 VOL: 157
2015-08-31 06:00:00
港式泰系集作
很奇怪,學外語基本上是一個流行的小眾興趣,身邊必然不乏外語能手,日文、韓文、葡文、德文、法文、西班牙文,總會有其中一項,但奇怪在,貴為港人長年的旅遊熱點,卻少聽聞有人誠心學泰文。我知,這是文化軟實力的高低反顯,但既然我們期望內地人來港消費要融入本土,說兩句廣東話也好,那港人到泰國尋歡作樂時,用兩句泰文回禮,也很應該吧?這個泰系風格的品牌專頁 — 「麻甩 Ma Lut 」,你要識。

本為電子工程師,後來意外成為了插畫師、平面設計師。三年前成立「麻甩 Ma Lut  」品牌,以泰文起家,畫風極具泰味,麻甩、搞笑、怪誕而又極致詼諧。

瞥見「麻甩 Ma Lut  」的畫作,通常是個麻甩佬唔知講乜,人物線條幼,但甫士騎呢,行徑怪誕,說話又似乎有一矢中的的本能。這份麻甩背後,主筆其實是一位土生土長的香港女生Polly,真人並不麻甩。我好奇,為甚麼偏偏選中泰文?「在學時曾有一個學期揀了泰文作選修科,當初是貪它功課簡單,上課內容又新穎,有時會在課堂上跟泰文老師一起煮食,很生活化。不過,到下一年的學期,導師有事需要離港,課程也就消失了。出來工作後也特意找過一些泰文課程續學,後來導師也變成了私人導師。」

自此,泰文無端端地滲入在她的血液內,連帶初次提筆創作,也把泰文放進她的內容去。「畢業後當了三年電子工程師,過往也沒修讀過藝術課,自己閒時會亂畫些東西,這幾位麻甩角色也是很隨意,不加思索地創作出來。可能我一向不愛日系歐系畫風,較常留意的都是泰國的插畫師,像Mamafake、Suntur,所以風格很自然傾向那一邊。後來,又希望讓角色說些話,覺得無論漢字或英文的文字感都太強,難融入圖象本身,而泰文的字形線條比較易跟插圖兼容,於是我便順理成章用泰文作為主幹。」她的插畫有時中英泰三譯,有時英泰或中泰對譯,有時只有泰文,Polly會在Instagram的caption加上解釋,不時更會附上讀音,非常盞鬼。

這個香港少有的泰文創作品牌,也不只停留在插圖上,Acrylic、水彩、sticker、實體筆記等等都是她曾涉獵的媒介,最新的還有陶瓷彩繪。「難度極高,平日我用0.05mm針筆勾線,但陶瓷繪圖的專用墨水,其物料由礦物粉混和油的成份製成,落筆的觸感完全不同,錯筆亦很難補救。而且入爐燒過後,出來的效果也是難以估計。」篇幅有限,不能陳列更多作品,對泰系情有獨鍾的朋友,到她的專頁和Instagram留意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