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7 VOL: 177
2017-05-16 12:23:14

最實在還是紙張 Dirty Paper

Dirty Paper由陳惠立及丘國強兩位男生組成,二人相識於大學年代,但決定成為組合,是畢業以後的事。阿立曾在設計公司打工,短短三個月便覺得不太適合,於是萌生找舊同學組隊畫畫的打算,而一眾舊同學之中,只有阿強依然待業,所謂一拍即合其實是這樣的緣份。「至於Dirty Paper的名字,是那時我們為了參加市集而改的,我們常用鉛筆在廢紙上畫畫,弄得紙張很髒,所以就叫做Dirty Paper。」再投契的人始終都是兩個個體,阿立與阿強經過七年共處,卻找到最適合的分工方法。

text: ernus

 

Dirty Paper最近參加了JCCAC舉辦的展覽《紙曰》,二人創作了名為《彩色複印》的作品,以人手繪製二十八張對他們而言有著重要回憶的紙張,包括出世紙、演唱會門票、成績表等等,遠看栩栩如生,仔細欣賞才看到手畫的痕跡,幽默得來又有親切感。「最始料不及的,是在『複製』出世紙時,發現它的背景有很多很多細小的數字,那重覆抄寫的過程原來都幾單調。」生於數碼年代,卻只鍾情於在紙張上創作,Dirty Paper尤其偏好鉛筆加木顏色的繪畫手法,就像回到小孩子初次接觸繪畫的原始感覺。

Dirty Paper初期以手作市集為創作目標,推出過大量印有他們畫作的產品,深受歡迎,甚至到台南擺檔,也有台灣粉絲專程從台中光顧,為的是見Dirty Paper一面,令他們受寵若驚。從前喜歡以學校為創作主題,2013年的個展《過去式》是這個系列的畢業禮;近年積極尋求改變,雖然方向未明,但在去年個展《你在煩惱甚麼》之中,可見兩位青年對自身、未來處境的疑問。「我們一直都在日常生活之中尋找創作靈感,隨著生活變化,表達的想法也許有所不同,所以難以界定Dirty Paper的創作到底是走甚麼路線。」正因為隨性,Dirty Paper的下一浪作品,更叫人期待。

 

 

Dirty Paper's profile:

由陳惠立及丘國強兩位八十後藝術家於2010年組成,以繪畫為主要創作媒介,另有陶瓷及其他手作產品。曾舉辦個展《你在煩惱甚麼》(K11 Art Foundation & chi art space,2016)及《過去式》(奧沙畫廊,2013)。
Facebook page︰Dirty Paper

issue FEB 2015 VOL: 150
2015-01-31 08:00:00
DDED MK動畫廊
翻查DDED的作品,無論是商業創作或是個人小品,都蘊含惡搞本色,既有MK味,亦非常高登。「MK自有一套文學素養,它代表香港人最地道、市井的社會階層,流露民間智慧。正如一眾MK文學(意指廣泛流傳MK兒女的臉書動態),它的措辭靚,同時大膽露骨,這正正是MK文化的精髓,簡直引人入勝。」本身為廣告創作人的Albert,未成立DDED前,已經常在高登借鏡取材。「高登雖然品流複雜,但確是一個卧虎藏龍的地方,無論原創或是二次創作都極具本土性,抽水(揶揄或暗諷時弊、人物)很徹底,而且很惹笑!過往我亦曾嘗試向客戶提議將高登的創作融入廣告之中,奈何總是不果,高登似乎難登大雅之堂。」

長期為客戶服務,創作上難免不搔不癢,就在上年初,Albert夥拍前同事Eric搞起DDED,一邊打工,一邊做個人創作,實行左右開弓。「一直覺得高登這類創意爆炸的平台,只欠缺一個包裝和專業化的形象,很想將它的念頭轉化成更多人可以受落的媒體,於是便毅然創立DDED,用自己擅長的手法創作。」DDED的風格鮮明,以發佈短片動畫上網為主,畫面呈現復古的電玩畫面,極力模仿九十年代8-bit的低畫像,看上去非常有親切感。「很多人問我是不是很愛當時的電玩,因此以8-bit為風格,實情是因為造8-bit夠快!發怖上網的作品一定要追上時勢,題材過一天半天就冷。其實動畫不用太複雜,篩除不必要的元素,用back to basic的flat design就可以。」

全文請參閱150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