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06 14:08:27

不想浪費一張紙

Hira Hira Store其實不算是一間store,這四女一男的創作組合從一開始就鍾情紙品,於是將心愛的日本文化融入,創作出可愛的紙糊人形,一種造法,多種形態,望到就覺得開心。


Text : Ernus

Hira Hira Store五位成員在大專院校設計系相識,畢業後三年,香港正流行市集,他們也像很多年輕人一樣蠢蠢欲動。「那時我們剛好到了日本旅遊,深深被當地文化所吸引,所以日後創作的東西,都以日本文化的元素為主題,就連組合的名字,也是來自Kinki Kids的一首歌,我們很喜歡『飄飄』的意思,但那首歌好難聽,哈哈!」

五個人在大專時的畢業展覽是一隻實物原大的大象紙糊公仔,因此對紙張產生了情意結,起初的創作都是在紙上繪畫日本色彩的小物,好像達摩、招財貓等,後來想將產品立體化,又再想起紙糊人形(人形在日文的意思是公仔)。「我們做紙品有很多廢紙剩下,一直覺得做設計的人不應該太浪費,所以就萌生將廢紙轉化成紙糊人形的念頭。以前找印刷廠印紙品,他們會將裁切完的紙棄掉,試過叫他們留給我們,那些廢紙夠我們做半年!但他們寧願棄掉也不願意,很可惜。」

紙糊人形的製作過程,一般有個圓形的「核心」,然後在上面以漿糊水浸濕後的紙張一層又一層的堆疊起來,製成心目中的形狀之後,待它乾透便可進行上色,但經過反覆實驗,他們發現紙張浸過水後在香港潮濕天氣下非常難乾,也容易發霉。「後來我們試過加少量縐紋膠紙在紙張之間,再在外面鋪一層黏土,然後現在的做法是在外面用縐紙,而不用特意再買黏土。」紙糊人形的可塑性十分高,Hira Hira Store試過在裡面放入啷啷變成玩具,在剛過去的市集之中更製作實物原大的野豬,裡面由成員之中唯一男生以木頭製作核心,小孩子來到,可以一嚐騎野豬的滋味。

 

Hira Hira Store

由Yan、Sharon、Wing Yi、紫瑩及子聰五位成員組成,熱愛日本文化,將其融入紙品手作之中,首本名作是紙糊人形。

Facebook Page:Hira Hira Store

  

issue JUN 2017 VOL: 178
2017-06-02 15:44:18
碎碎唸出立體刺繡

一針一線,可縫可補,也能夠勾畫出整個世界觀。「小騙子」主腦Kube是個二十出頭的少女,對於這個世界有滿腦子的感言,但她沒有選擇成為嘮嘮叨叨的人,而是以一己之長,將心中的碎碎唸刺繡成立體的圖畫。

Text : Ernus

Kube唸大學時,發現自己對重覆性的創作特別感興趣,刺繡是其中一種,後來大學畢業,她全心全意向刺繡發展,既可以製成產品賺錢,也可以抒發自己的想法,並創辦「小騙子」的Facebook專頁,後來更製作了現在的招牌產品立體刺繡。「記得大學裡我的一位人生導師,曾經談過金字塔的神秘力量,說將一個水果就這樣放在空氣,與及放在一個金字塔中,當水果在空氣中腐壞,那個在金字塔的還是完好的,因為它有將能量集中的能力。從那時開始我就對三角椎體產生興趣,再想能否在裡面刺繡立體的構圖。」

對Kube來說,刺繡不是特別艱難的手藝,以往都是靠自學,立體刺繡的難度,則在於那個立體的主體:「大多數立體主體我都以鐵絲先勾出形狀,再在上面做刺繡,但刺繡的過程要用力,一不小心就會將鐵線弄斷,這樣的話就沒有補救的方法,只能從頭再做。」Kube會因應個人靈感製作胸針、項鏈等成品,同時也接受客人訂製,但客人必須附交一篇文章,告訴Kube訂製品背後的故事,這一關是不少客人的難關,畢竟不是人人懂得「寫字」嘛。「試過有客人花了半年時間才寫完文章,結果是一篇長達五千字的長文;也有客人明明已交了訂金,但卡在文章這環節上,我一直催他都已讀不回,我也不知怎算好!」

 

Kube的作品大多以自然為主題,高山、海浪、日月,都是常見的題材,她對世界有一定的觀察和意見,但又習慣採用婉轉的方法抒發感受,所以她的作品必然附上一段隱晦的文字。「起初我覺得這個世界明明可以變得更好,所以希望透過這創作平台去宣揚我的世界觀;後來也有一些細微的想法,例如我們作為人沒可能知道一切,很多東西肉眼看不到,做人不要太害怕改變等等,都是透過了作品表達。」Kube現時飲食接近全素,同時也在研究全素甜品製法,所以刺繡品的終極目標,原來也在推廣素食意識。

Kube正在籌備作品展覽,深感小型的製品未必有足夠視覺效果,所以她現正製作大型立體刺繡,有幸在工作室先睹為快,細緻的線條組成更宏大的宇宙,期待快點在未來的展覽中看到完成品。

 

小騙子
畢業於香港理工大學,每天跟自己說話的雙魚座,喜歡寫定義不明的文字,在做刺繡。
Facebook page︰小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