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7 VOL: 183
2017-12-04 12:00

撞手神的不完美

Mariane Chan曾任職傳媒時裝版,兩年多前接觸到陶瓷這門藝術,從此為之著迷,甚至辭掉正職走到日本及中國大陸學藝,銳意向著陶瓷藝術家的路進發。

text | ernus

Mariane自言一直對陶瓷感興趣,到兩年多之前,才有機會上到相關的興趣班,自此便深深愛上。「我是一個很愛思考的人,平時腦袋完全不能靜下來,但在製作陶瓷時需要很專心,腦袋終於可以休息。」她發現在香港找到的陶瓷課程大多只傳授入門技巧,於是往外國尋找,沒想到在很多地方陶瓷課程一樣收生不足,最後決定隻身前往日本瀨戶學師。

「瀨戶是日本陶瓷創作的集中地,我每天朝九晚九就在做陶瓷,學會了很多技術,也開闊了眼界,看到了日本人做陶瓷的風格。」近年日本風格尤其是很低調的侘寂(Wabi-sabi)在陶瓷界非常盛行,但Mariane不甘於搬字過紙,她希望創作出自己的格調。「日本陶瓷以生活器具為主,西方陶瓷則傾向藝術品,我想將兩者合而為一,將藝術元素放進日用品之中。」她的作品有杯、碗、碟、花瓶等等,質感粗獷,配以包浩斯風格的圖案點綴,漸漸地建立出個人色彩。

上個月Mariane在中國最著名的陶瓷勝地景德鎮住了一個月,同樣大開眼界。「在景德鎮創作成本很低,我租了工作室不斷創作,也認識了很多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交流陶瓷技巧。」Mariane說在香港因環境所限,只能以電窯燒陶瓷,但在景德鎮到處都是氣窯,大大提高了創作的趣味。「其實做陶瓷就像做化學實驗,不同的陶泥、釉、窯結合在一起,效果也會大不同,氣窯的好處是可以製作出啞色的陶瓷,帶來較raw的感覺。」陶瓷藝術不時有新物料、新釉,Mariane喜歡它的多變性,每次創作也要「撞手神」,沒有百分百能預測的效果,這人手製作陶瓷帶來的不完美,正正是連鎖生產無法比擬的。

兩年不間斷的創作,令Mariane的家堆滿了作品,起初她叫朋友幫手買走,最近的起心肝搞網店,希望能觸及世界各地懂得欣賞她作品的人。「我一接觸陶瓷就沒有停下來,因為一停就會退步,除了售賣陶器,我也期望我的作品能在food styling等地方出現。」

Mariane Chan
曾任《JET》、《Esquire》等本地雜誌時裝編輯、stylist,現醉心陶瓷創作,目標是遊走世界各地,用不同的素材、方法做陶瓷實驗。
網店:https://www.etsy.com/hk-en/shop/MCeramicsCo
instagram:@thisismariane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06 14:08:27
不想浪費一張紙

Hira Hira Store其實不算是一間store,這四女一男的創作組合從一開始就鍾情紙品,於是將心愛的日本文化融入,創作出可愛的紙糊人形,一種造法,多種形態,望到就覺得開心。


Text : Ernus

Hira Hira Store五位成員在大專院校設計系相識,畢業後三年,香港正流行市集,他們也像很多年輕人一樣蠢蠢欲動。「那時我們剛好到了日本旅遊,深深被當地文化所吸引,所以日後創作的東西,都以日本文化的元素為主題,就連組合的名字,也是來自Kinki Kids的一首歌,我們很喜歡『飄飄』的意思,但那首歌好難聽,哈哈!」

五個人在大專時的畢業展覽是一隻實物原大的大象紙糊公仔,因此對紙張產生了情意結,起初的創作都是在紙上繪畫日本色彩的小物,好像達摩、招財貓等,後來想將產品立體化,又再想起紙糊人形(人形在日文的意思是公仔)。「我們做紙品有很多廢紙剩下,一直覺得做設計的人不應該太浪費,所以就萌生將廢紙轉化成紙糊人形的念頭。以前找印刷廠印紙品,他們會將裁切完的紙棄掉,試過叫他們留給我們,那些廢紙夠我們做半年!但他們寧願棄掉也不願意,很可惜。」

紙糊人形的製作過程,一般有個圓形的「核心」,然後在上面以漿糊水浸濕後的紙張一層又一層的堆疊起來,製成心目中的形狀之後,待它乾透便可進行上色,但經過反覆實驗,他們發現紙張浸過水後在香港潮濕天氣下非常難乾,也容易發霉。「後來我們試過加少量縐紋膠紙在紙張之間,再在外面鋪一層黏土,然後現在的做法是在外面用縐紙,而不用特意再買黏土。」紙糊人形的可塑性十分高,Hira Hira Store試過在裡面放入啷啷變成玩具,在剛過去的市集之中更製作實物原大的野豬,裡面由成員之中唯一男生以木頭製作核心,小孩子來到,可以一嚐騎野豬的滋味。

 

Hira Hira Store

由Yan、Sharon、Wing Yi、紫瑩及子聰五位成員組成,熱愛日本文化,將其融入紙品手作之中,首本名作是紙糊人形。

Facebook Page:Hira Hira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