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8 VOL: 187
2018-03-06 18:35:50

人造自然光 Daniel Rybakken

最近經常胡思亂想:
會不會個個在平昌冬季奧運會,將焦點對準北韓藝術團的女團員時,北韓那邊廂就會好像Austin Powers的Dr. Evil般發射火箭?啦啦隊會否在這刻變成女機械人,口不斷講「We Come In Peace」卻痛擊對手?南韓又會否出動必殺武器:個個都是少女時代樣的女複製人應戰?

太離譜嗎?SpaceX真的造了一支好像Dr. Evil的火箭,全力將一架坐了一個塑膠公仔的紅色開篷Tesla Roadster射去火星做太空垃圾。更加想不到的是,有追蹤Donald Trump(髮型)多年的記者,從直播「當撈侵」上飛機大風吹一刻,終於悉破他的奇妙髮型。

早就做好心理準備,末世隨時降臨。如果真的末世降臨,你只可以選一位設計師跟你跳入防空洞,我就一定會選挪威人Daniel Rybakken……因為他擅於人造自然光!其實幾年前本刊已經輕輕介紹過Daniel Rybakken。當時個個都覺得他既懂得把玩自然光,自己又紮個道士頭,像好有詩意好靚好孤高的藝術家。

誰不知幾年後,Daniel Rybakken已經可以在藝術裝置與工業設計中輕鬆自在彈出彈入。作品除了拿過好多設計獎,愈來愈多品牌將他的設計帶到市場。原來Daniel Rybakken絕不孤高的,這幾年來他的設計都實實淨淨,不是用一堆不著邊際的藝術概念去包裝無甚新意的設計,反而是實際使用與感性價值兩者兼得!

繼續追蹤「當撈侵」髮型Tesla太空垃圾及北韓藝術團時,還要追蹤Daniel Rybakken。

Text : 袓慧 / PHOTO : Courtesy of Daniel Rybakken

 

設計光與設計燈

有說北歐人因為日光珍貴,所以對燈飾格外重視。Daniel Rybakken身為挪威人,未到Oslo School of Architecture及School of Arts & Crafts Gothenburg唸藝術,還是細路一名時在自己的挪威睡房中,他已經意識到有日光跟無日光,整個睡房就是天與地的分別。人都敵不過天氣/陽光的影響,冬日北歐一過下晝就烏天黑地,有人選擇抑鬱,Rybakken就知道光太珍貴,所以興起了研究日光的興趣。他早於07年還在學時,已經憑Daylight Comes Sideways這個設計贏得獎項。Daylight Comes Sideways非常簡單直接,就是用成千支小巧LED藏在半透明掛牆膠箱內,再在箱內製作假樹影,樹影還有機動效果製造風吹幻覺。概念簡單不過效果達感動級,RedDot頒了個Best of the Best獎給這個仍未畢業的藝術系碩士。兩年後,Rybakken就將差不多的概念應用到斯德哥爾摩一幢沒有自然光的大廈入口內。這次他用了兩年時間籌備、測試,挖空四邊外牆藏了六千幾盞LED燈在內……成就的就是單看相片空無一物的大廈入口,只是牆上多了幾片光。如果無人講,每個人應該掂行掂過當無事發生。因為Rybakken造得幾可亂真,邊緣位跟中心位置光度的輕微分別、那個位燈光要sharp那個位要相對模糊,都逃不過Rybakken法眼。

故事發展至此,開始浮現本文主角最突出的個性。相比好多設計師要用盡方法用一件物件去引你注意。Rybakken強調他是設計光,並不是設計燈!他感興趣的是光線效果,並非那盞燈設計成甚麼模樣。Rybakken提供了一個有趣例子:現在好多燈飾的官方產品照,都是關上燈飾才拍。Rybakken覺得好多人只是在意燈飾的外觀/形狀,更重於其光線。所以,他設計的燈外觀不是重點(其實都靚),不過放射出來的光線格外迷人。例如德國品牌e15生產的Colour燈飾,由Rybakken跟他同鄉Andreas Engesvik共同設計,真的兩塊有色玻璃片加盞燈就搞掂。用最簡單的結構就表現到光線與顏色是何等漂亮,簡樸直接得來又聰明,勝過好多金雕玉砌大龍鳳燈飾。你只要投資一度白牆,Colour就會將你的家居變成藝術館。

由光線到結構

如前所述,Rybakken是設計光而不是設計燈,所以他好歡喜設計鏡。不過他設計鏡好像用來反光多過照得你靚。例如那面Right Angle Mirror:將結實鋼材打磨成鏡面,再呈直角釘上牆。好明顯它除了用來照,更是反射美妙光線的雕塑。Right Angle Mirror是為藝廊設計的限量作品,幾年以來,Daniel Rybakken除了日光、裝置、藝術品,他已經將創意慢慢滲透到工業設計。芬蘭老牌Artek剛剛推出他設計的124°鏡,就是Rybakken進入百姓家的作品。相比Right Angle的90°,124°鏡由兩塊呈124°的鏡組合而成。當然這塊雙面鏡一樣可以照,不過在中間的層板置物,卻同時帶來幻影像,讓你看到物件的另一面,有如飛髮過後髮型師加多面鏡讓你看清後腦模樣。Artek除了求Rybakken設計鏡,更請他設計一個全新系列家具Kiila。Kiila是用粗身木條,加一個金屬支架組成衣架甚至長椅。Rybakken設計Kiila時,既考慮到怎樣貫撒品牌永遠精神領袖Alvar Aalto的風格,同時確保新作不會抄襲Alvar Aalto經典作交行貨。Kiila的結構好簡單,利用三腳架企得穩的原理,令你的大褸掛上去不會危危乎。金屬楔既將粗身木條與金屬支架緊扣,同時它外露的部分成為額外掛鈎。Kiila外表不像Alvar Aalto的作品,不過承傳了品牌簡潔實用,結構完全顯露人前兼且成為外觀重點;而且Kiila是可以完全flat-packed,均是老牌Artek的優良傳統。

除了Artek,意大利品牌Luceplan是最早認定Rybakken為當代最閃亮的燈火設計師,結果他們合作的產品獎到手軟。13年推出的Counterbalance令世人知道,這個設計師除了光線,力學以至結構都是他的強項。面對這盞裝上牆的Counterbalance,每個人都會受不住誘惑不停拉上拉落。而那盞檯燈Ascent,又是用一個最簡單的原理,將燈罩拉上拉落就改變整個光線/氣氛。面對這盞放上檯的Ascent,每個人都會受不住誘惑不停拉上拉落。至於Compendium系列,就一擊即中每件燈飾的目標:我們都需要光,卻不要兜口兜面。Compendium系列就將LED燈夠細夠光的好處放到最大,成就最纖巧外觀。加上照明角度可調,你擁有的光線都是經過過濾/反射後變得更輕柔舒服,面對這盞放在地的Compendium,每個人都會受不住誘惑不停左擺右擺的。■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1-29 17:44:30
穩陣先生 Jonas Wagell

Jonas Wagell乃瑞典人,睇相,體格魁梧身高腳長。

如果我是足球領隊,一定會安排Jonas踢防守中場。防守中場是甚麼呢?就是要在球場上隱形!隱形不是指他在場上「柄」埋一邊隱形,而是指他可以無聲無息完美連繫整隊球隊。己方進攻,波未到腳他已經計算好隊友位置,兼且解讀隊友處境:觀察到哪個隊友被人死釘;哪個隊友前面多空位;哪個隊友當下甩甩漏漏……再用最簡單直接慳水慳力的方法將波第一時間交予隊友。他的傳球成功率一定要全隊最高,容不下半點甩漏。防守時,既要觀察對方走位,同時用後眼觀察己隊守衛身在何方,計算好就企定定度咩都唔好做,頂住對手道氣。當然,防守中場一定要欄截一定要搶波,不過技術好落腳準,又是無聲無息斬斷對方龍脈。

可以說,防守中場永遠不會叫人驚豔,賺取不到太多光環。不過他用自己最好的技術去做最簡單直接的事,讓球隊運作暢順,please晒全世界。

為甚麼講波?好多人說Jonas Wagell的設計代表了當代的北歐,或者說他的東西簡單直接minimal……筆者卻覺得他的設計,有如一個稱職的防守中場。他守的,就是日常生活的品味。Jonas Wagell的作品不是封面主角,不過應該沒有人會介意將他的設計帶入屋登堂入室。他多年來的作品堅持用最精簡方法達到目的,穩陣大方humble中偶爾用少少風趣你開心,落腳次次準,永無交失波!對於這點,好多大眾化的品牌,眼光猶如足球領隊。找來Jonas Wagell踢防守中場,不,當設計師,守住他們的銷量,守住自己招牌。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Jonas Wagell

設計 溝通大於一切
Jonas Wagell是中途出家的設計師:當他廿歲出頭時,仍然是一個修讀平面設計的學生,並且進入廣告公司當實習生。不知是少年Jonas Wagell性格一流還是他真的能力過人,一個全無經驗的學生,幾個月後發現自己的職位變了project manager,終日負責籌辦大小展覽。自此年復年project復project,在廣告公司做了七年經手project多達百五個後,這位瑞典大漢在事業上出現七年之癢。對一個讀平面設計的學生哥來說,廣告公司當然是一個充滿創意的地方,不過他的根源始終是設計。雖然事業發展順利,更開設了自己的公司。不過為了設計,Jonas Wagell還是放棄事業從回校園,這次修讀的是interior architecture and furniture,一讀又五年。拿了碩士學位幾日之後,Jonas Wagell就在斯德哥爾摩一間舊牛奶店成立自己的studio JWDA。十年過去,現在他除了為北歐品牌設計家具,亦有為北美、意大利、大陸以至台灣品牌設計產品。為甚麼喜歡設計家具呢,多得讀書時在建築師樓打工終日要做Mock up砌紙板模型,令Jonas Wagell再次肯定,由一個概念慢慢轉化成實物,真是人間美事。不過現在太少公司有專責家具設計的職位了,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自組Studio。對於一個跑慣廣告界江湖、有多年工作經驗的人來說,成立公司埋班組Studio輕而易舉啦。

為甚麼要說Jonas Wagell的背景?因為跟他現在的作品有莫大關係。Jonas Wagell回想自己多年前讀平面設計,終極目標是透過graphic design去跟大眾溝通。多年後他修讀建築,個個掛在口邊的卻是minimal。好多人說Jonas Wagell的設計夠minimal,不過他卻覺得現在有太多人扭曲了minimal的真義,甚至覺得甚麼都無、悶到透頂冷冰冰又無甚個性的設計就是minimal!Jonas Wagell坦言,自己只是喜歡明確、簡潔的設計,這種簡單,寧缺莫濫的取向,終極目標就好像他多年前讀書所學到的理論一樣,是為了溝通。去除多餘支節,拒絕畫蛇添足,並非為了minimal而minimal,而是將注碼集中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對於一件家具,重點可能是裡面的功能美。外觀上少了花巧,更加可以突出設計的形狀、線條。

寬厚大方minimal
如前所述,Jonas Wagell並非那種放浪孤高藝術家,反而是一個精於溝通 / 協調的人,並且條理分明。你單單上他Studio的網站,你大概就會領略到他是一個無時無刻為人著想諗多一步的人:首先網頁沒有花巧,上過太多設計師網頁,他們只是利用網頁打擊你的自信與耐性,網頁的作用只是表現自己與別不同,不屑跟你這些凡人溝通,click到mouse裂,最終只是得到一個電郵地址!Studio JWDA的網頁呢?每件作品有清晰分類啦,有詳盡文字圖片解說啦,記者/設計師要用的檔案整齊陣列在前任意下載啦。如果設立一個網站是為了溝通,讓陌生人瞭解自己的話,這個網站就非常成功,難怪愈來愈多

品牌溝他。

身為溝通高手,怎樣形容自己的風格?Jonas Wagell這樣形容:「generous minimalism」,一種有雅量、寬宏大方的簡約。因為有平面設計的背景,他有些設計簡單到望著相片,你都會以為正在看2D平面圖。例給他剛剛為台灣新品牌From the Bay設計的檯燈Wander Light:這是一個用金屬及玻璃造的當代極簡燈籠。除了模仿傳統東方燈籠的把手位成為設計焦點:一個出師有名又實用的細節,更正的是連電線的粗幼 / 質感,跟其他金屬組件都好像一體成形。令到這盞Wander Light,有如在本來無一物的波波燈外用Marker筆劃幾筆,就成就了一個好睇好用好玩的新設計。

講到這位瑞典大漢面面俱圓非常generous,其實他亦有自己的堅持,例如對今日的科技。他認為利用到新科技固然是好事,不過我們不要盲目追求新科技漠視自已的感觀觸覺。以他為Menu設計的Concrete Lamp為例,本來手頭上有最新式的電子開關或者LED技術,不過Jonas Wagell就是堅持要用回傳統的手動擰一擰有「click」一聲的開關制。因為Concrete Lamp的靈感來源是古老的油燈,Jonas Wagell覺得那個要擰一擰的油燈開關絕對是設計重點,不容放棄。

而且他從一個好人性化的角度去判斷那個開關制……就是普通人都會覺得有擰一擰的動作,有「click」一聲的聲音就是爽,就是安心快適!姑勿論有多少人領受到設計師的堅持,但Concrete Lamp長年都是best seller就是。此外,見得多Jonas Wagell那些單色又簡單樸素的小物設計,總覺他是屬於中價市場,在Museum Shop或者百貨公司櫃位,不需思前想後就會入手的價錢平多多趣貨色。不過看看他剛為意大利梳化老牌Tacchini設計的Roma系列,原來他同時可以高貴大方。Roma梳化就是完美南北歐混血兒:她叫Roma,就是保留了意大利世紀中葉的經典設計線條,不過經過北歐剪裁,令她classic得來又富現代感,不會太古色古香。Jonas Wagell自言,所謂經典就是經過長久歲月沉澱得出來的,我們不要求新就放棄這些好東西。現在要做的,就是令這些經典可以舒舒服服重回現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