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8 VOL: 187
2018-03-13 17:39:15

你或許不知道的文具物語

墨盒惡臭之源

小時候上書法堂要帶備毛筆、墨盒、墨汁,打開墨盒,整個課室都是臭味!我們以為是因為同學仔(或自己)用了大陸出產的青年牌墨汁才會這麼臭。原來錯怪好人,真正的罪魁禍首是墨盒裡面那枚棉花!你記得當年用的是甚麼棉花嗎?大概都是媽媽胡亂塞入的藥棉,它才是令墨汁變臭的真兇。其實墨盒應該使用專用的絲棉才不會臭,不過當年誰又會這麼講究呢?

本土生產印色油
香港文具工業大多以加工為主,尤其在塑膠廠仍然常見的年代,當年有間名叫陸德昌的公司,專門製作印色油,也即是印台使用的顏料,陸德昌有自家製作秘方,聽聞要上山採摘植物,再以人手提煉製作,色彩獨特,現在看來,包裝完全是老香港的經典美學,靚!可惜因老闆年紀大,未能繼續經營,現時已成絕響。

MT不是先鋒
今時今日全球大賣的MT膠紙,由日本人以膠紙結合和紙發揚光大,經常與不同設計品牌crossover,更推出一系列非官方書籍教人妙用MT膠紙,非常厲害。其實早在MT走紅之前,3M早在八十年代推出印有圖案的膠紙產品,可惜在DIY文化未算盛行的八十年代美國未能流行,到現在大家才以為MT才是圖案膠紙的先鋒。

字母擦膠好難擦?
七八十年代流行字母擦膠,淺綠配搭白色設計成為經典,而且每粒也有字母加上相應生字及圖案,小朋友學英文一流。不過當年有人抱怨,字母擦膠一點也不好擦,原來是買了冒牌貨,原裝字母擦膠由日本文具商生產,當年流行度太高,台灣也有文具商推出模仿版本,但使用的是PVC素材,愈擦愈髒,如果字母擦膠在你心目中的形象是不好用的話,實在要平反。

 

不用筆刨用筆刀
遠在鉛筆刨出現之前,人們都是用削筆刀削鉛筆的,可以想像,這把刀有一定危險,而且削筆技巧人人不同,不容易削得出完美筆形。削筆刀之中又以日本的肥後守最有名,昭和30年左右(1950s)在兵庫縣有不少刀匠親自製作,可摺的設計令它非常便攜,直至近年又再次成為潮流,原因是不少人玩懷舊,嫌鉛筆刨刨鉛筆太工整,唯有用刀削才能削出心目中的形狀,潮流這回事,通常都是如此。

太空寫字的難題
要知道在太空為何不能使用原子筆,就先要理解原子筆的運作原理。所謂ball pen,就是在筆尖有一個圓球,透過大氣壓力和油墨重力,令油墨透過圓球滾動在紙張上形成軌跡,所以在沒有引力的外太空,原子筆便不能書寫。於是美國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去研究在太空也可以使用的原子筆(蘇聯太空人索性用鉛筆就算),於是有了現時普及的Fisher Ball Pen,利用內置氮氣釋放的壓力,在無引力或其他極端環境,原子筆仍操作自如。

issue MAR 2018 VOL: 187
2018-03-09 14:11:55
三月藝術之春

香港這個冬天還真夠冷,特別是在農曆年前兩個禮拜,可能因此,今年的春天更加令人期待吧!

Text : 蘇媛 / photo : Art Central、藝術家黃國才提供

 

自從巴塞爾藝術展會在香港舉行,香港的三月便變成全球矚目的藝術月,除了巴塞爾,同期的藝術活動多到數不清,要全部看完除了時間充裕還必須體力過人,想投入玩得開心的話大家適宜早點規劃一下,找出有興趣的活動,重點參觀,不然只會迷失在畫廊和展覽中。三月的重頭戲兩大博覽會——巴塞爾與Art Central今年將再度短兵相接,在三月二十七日到四月一日的週周末同期較量,一如往年,前者將在灣仔會展舉行,共有來自三十多個國家地區248家畫廊參加,後者會在中環海濱搭起帳篷,有超過一百家畫廊,假如天氣好,兩個場地之間走路大概十五分鐘,這麼小小的一個區域將容納幾百家香港和國際畫廊以及藝術團體,香港的藝術市場發展確厲害!作為龍頭的巴塞爾雖然經驗豐富,並擁有相當穩健的畫廊和客戶資源,但要維持領導地位和口碑,每年要吸引更多的參觀者和買家,還是要搞搞新意思,香港展會最近兩屆加添了新元素,策展方面更加注重主題性,例如集中亞洲及亞太區畫廊的「亞洲視野」、以大型雕刻和裝置為主的「藝聚空間」等,今年也將第一次有印度和伊朗的畫廊參加,在一大堆熟口熟面的「名牌」畫廊中令人期待。

至於Art Central,除了以帳篷方式呈現感覺較有嘉年華氣氛外,將如往年一樣以行為藝術作為其中賣點,再度與澳洲非牟利機構4A當代亞洲藝術中心合作,帶來三位海外藝術家以舞蹈、遊戲、表演等與現場觀眾互動,討論的議題與今日政治和社會現狀不可分割,例如文化身份和性別、國家建設等,香港的兩位「八十後」藝術家黃宇軒和林志輝將以新媒體裝置《Pavilion for our living》深入探討大家「共同之痛」——香港住房危機。他們將在展場搭建一個臨時的納米單位讓觀眾親身感受,臨時單位內可以收聽到真正在微型單位居住的市民的採訪錄音。香港的「特色」房、納米樓大家都在媒體報道上可能都看過,但也許未曾真正親身感受,而且筆者相信這個裝置也無法把實際的惡劣情況表達出來,不過倒是十分期待這個裝置可以帶來怎樣的震撼與啟發,而外國觀眾又能否在繁華優雅的藝術展內想像到香港社會的另一面?

兩大博覽會已經吸納了幾百家畫廊,其他博覽會要殺出重圍不容易。今年踏入第十二年的亞洲當代藝術展是香港以至亞洲區在酒店裡舉行的博覽會中規模最大的一個,今年將搶在兩個主要博覽會前幾天在金鐘五星級酒店舉行。最早選址酒店作為藝術博覽會應該是九十年代的紐約,最近十年在亞太區開始流行,除了香港,上海、南韓、澳洲、三亞、新加坡都有類似項目,形式大同小異,畫廊在客房內展示藝術品。這種展覽模式各有利弊,在房間內展出,觀眾可以更容易想像到作品掛在一個非展覽空間的感覺,不過有觀眾認為一般酒店客房不是理想展示和欣賞藝術品的地方,特別是有些畫廊連洗手間也用作展覽,感覺似乎不是太好。無論如何,亞洲當代藝術展依然選擇在酒店舉行,將會有八十多家畫廊參加,且看今年能否帶來一些驚喜?

假如大家對藝術博覽會感到審美疲勞或不願意排隊購票進入人擠人的場館,可以輕鬆一點,沿著中西區到灣仔一帶的海濱散散步,免費參觀由香港藝術中心主辦的「藝遊維港」雕刻公園,從二月底開始,海濱一帶將會變成一個無牆博物館,放置多位國際級藝術家的雕塑作品,包括日本的草間彌生、英國的Tracey Emin和Antony Gormley、中國的鄭國谷和展望,以及香港的王志勇、黃國才與黃榮法等,其中不少作品是特別為項目創作的全新作品,策展人之一是十分熟悉香港環境的日本森美術館館長兼香港藝術學院藝術教育國際總監南條史生,如何將香港美麗的海濱、大都會景色與藝術品融合,並與市民互動,將公共藝術的融入香港市民的生活?這個展覽也許會帶來一些啟示。又或是更輕鬆一些,邊逛街邊欣賞藝術, 看看太古廣場內由著名英國藝術家JimLambie的特定場景藝術裝置,是有史以來最大型的展覽作品;又可以留意與太古廣場幾步之遙的亞洲協會每年一度的「亞洲藝術創變者大獎」。

當然還有大大小小畫廊和藝術團體的活動。經過一個寒冬,繁花盛開,藝術之春正精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