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8 VOL: 190
2018-06-08 15:49:46

無限春光在Milan Salone del Mobile 18

米蘭家具展 / 設計周完結,照慣例又會單純說今年入場人數參展單位又創新高,所以今年設計展好成功云云……如果單靠人數就斷定是否成功,難怪香港這個去到哪裡都像走難的城市都仍掛名旅遊天堂。米蘭家具展 / 設計周完結,照慣例又會單純說今年入場人數參展單位又創新高,所以今年設計展好成功云云……如果單靠人數就斷定是否成功,難怪香港這個去到哪裡都像走難的城市都仍掛名旅遊天堂。
更加妙的,就是每年家具展 / 設計周完結,媒體總會一浪接一浪將新設計塞入你眼簾。今年媒體報道固然多,但經過連夜翻來覆去目測之下,竟然一件家具都沒有在腦海中泛起絲毫漣漪。以往都會覺得家具設計跟時裝設計應該差不多,都是幾百個品牌不過像波鞋街一樣老闆來來去去都是幾個,每年就大家裡應外合製造一些潮流出來,好刺激大家去買些你本來已經有的東西。反觀今年在米蘭,完全看不到任何家具設計潮流,究竟是背後那三幾個老闆無時間開會,還是生意難做,在那個密室抽著煙的大老闆再無信心「掟橋」製造潮流,就由大家自由發揮打天才波讓一切隨風?最醒目 / 特立獨行的設計帥Tom Dixon都意識到米蘭設計展好像不是做生意的好地方,所以連續參展了十五年後,今年米蘭都懶得去,決定自己去亞洲出trip做個人展銷會無咁嬲。

所以米蘭家具展 / 設計周現在最重要的功能,除了讓業內人士開party之外,就是讓參與者可以打卡出post。畢竟在instagram post件家具好難呃到like。搞一壇大龍鳳出來,要你親身來到現場參與,這才是一個show的真正意義。
今件米蘭沒啥家具好看,不過以show來計仍有無限春光。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Lasvit、WonderGlass、Raw Edges、Cristina Celestino、MINI Living、Studiomama、Vitra、Gufram、Established & Sons、Revised、HAY

戲劇玻璃戲劇玻璃
如果米蘭展是一場考試,在灣仔有office的捷克玻璃品牌Lasvit就是最乖巧的考生。米蘭要show,Lasvit就不計成本佔領一個劇院,聯合各國設計師用傳統波希米亞玻璃搞場最夢幻的大show。


美好舊世界
展示家具 / 設計,華麗夢幻家居場景在每年米蘭從來不缺。不過今年最搶眼的室內佈置,都不是發生在「傳統」的家居內。意大利建築師Cristina Celestino的家具設計並不常見於市面,因為她那些富有歷史涵養、精雕細琢的家具通常是私人藝廊上的限量作,此外,Cristina Celestino就充當多個名牌的品味軍師,幫他們佈置旗艦店。這次Cristina Celestino就在米蘭展出一部電車!將一部1928年電車變成travelling salon。內裡用上意大利最傳統的家具布料裝飾,將歷史上的好品味重新陣列世人面前。效果比Wes Anderson的電影場景更夢幻精緻……

絕望新潮流絕望新潮流
MINI Living就是你我見慣見熟的汽車品牌Mini成立的,今年MINI Living找來倫敦的Studiomama在米蘭舊工廠設計一個未來住家。大概MINI Living認為城市居住面積只會愈來愈細,如果可以製作一產模組化的居室,以後就可以在大量空置舊工廈解決城市人居住問題。Studiomama就設計多個斗室「安置」有不同需要的城市人,又規劃出多個「共享空間」,充當客廳廚房。
本來這個概念實在用設計對應可見的未來生活,我們如無意外難以自己閂埋門有自己客飯廳睡房廁所。可惜筆者身處一個居住最無尊嚴的地方,知道這個政府一方面中門大開迎接新移民,同時間縱容非法房炒賣樓房,見到這個漂亮「未來房」,始終有點心寒……個居住最無尊嚴的地方,知道這個政府一方面中門大開迎接新移民,同時間縱容非法房炒賣樓房,見到這個漂亮「未來房」,始終有點心寒……


retro是皇道
在米蘭展之前,那些大牌子內心都可能好矛盾:雖然現在是「監粗」消費「勉強」帶動經濟的年代,新產品仍然是年年要有。如果品牌的舊設計靚過新設計多多聲,教人如何面對?Vitra這個設計老牌就聯絡設計師Robert Stadler,希望米蘭展可以同時呈現品牌過往現在未來一次過滿足三個願望,就用一個舊體育館將品牌經典曬冷。設計師於是幫Vitra開倉,一次過將Vitra二百多件經典設計搬到米蘭。由Verner Panton、Eames、George Nelson到今日的Bouroullec兄弟Konstantin Grcic都有。除了有經典製成品,亦有未推出的模型、更有從未正式推出的失敗之作。設計師希望大家重新認識好像熟口熟面的家具,不同年代風格的家具共處一室又有甚麼火花。當然,群眾大概覺得經典品牌重彈老調,比為了現今市場監粗強推新作更加吸引。令這隻黃色Vitra經典設計航空母艦成為今次米蘭設計周打卡熱點。


米蘭Buy It Now
米蘭設計周以前展出的可能是概念作,或者試辦,廠家看過反應再從長計議。不過剛剛從回Established & Sons的Sebastian Wrong卻表示,現在市場是急流,你不找尋時機,作品 / 潮流就會石沉大海。所以現在未到米蘭,好多廠家的新作已經要準備現貨讓你buy it now。■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16 13:05:08
70個70年 Warm Nordic

電腦愈快休息愈少,汽車愈勁塞車愈多,發展愈盛住得愈差,電話愈好換得愈密,shopping愈多打扮愈醜,護膚愈密外貌愈假,物價愈貴食物愈西。電腦愈快休息愈少,汽車愈勁塞車愈多,發展愈盛住得愈差,電話愈好換得愈密,shopping愈多打扮愈醜,護膚愈密外貌愈假,物價愈貴食物愈西。
大家不用疑惑,從任何方向檢視現在生活未來趨勢,人類肯定無得救。如果擁有一部時間停止器,除了運用在某種非常莊嚴偉大的活動外,真希望用它來拯救世界!愈早撳停愈有得救。
Warm Nordic是一個剛剛面世的品牌,不過隨便你挑一件新產品,卻可能有接近70年歷史!在品牌發佈的產品照中,一盞座檯燈舒舒服服站在一張雲石茶几上;木書檯旁有張木椅作伴;一張鋪了瓷磚的餐檯旁邊有另一張木椅子等待你坐上去……大家和諧相處美學血脈相連品味同步,誰不知它們的設計年份,相差幾近70年!茶几剛好是2017年最新設計,不過它的座檯燈朋友卻是1950年的產品,彼此都掛著同一個嘜頭。當全球都是劣幣驅逐良幣的時候,Warm Nordic一方面從嚴重欠缺品味的消費品大海中,打撈半世紀前的北歐經典設計,招回人類美學靈魂,讓時間冰封在那個美好時代。同時又請當代設計師繼續設計新家具,新設計不再強調自己新,只在意跟半世紀前的經典一樣靚,好讓新設計一樣內置舊世界真善美。事實證明,世界只會愈來愈差。再多科技電腦機械人app大數據,只是更方便合法搶劫以及人吃人,大家仍然是農奴,以前用鋤頭,今日用電腦,都是日鋤夜鋤啦。就讓更多新品牌像Warm Nordic一樣,在品味上當上時間停止器。希望靚的生命周期,會有70個70年。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Warm Nordic

點石成金設計醫生點石成金設計醫生
丹麥商人Frantz Longhi本身是建築師,更是成功生意人。建築師出身喜歡設計喜歡經典椅子實在順理成章。單計Frantz Longhi經典椅子藏量,已經達到三百多張,夠開間博物館。Frantz Longhi自嘲無位應付收藏,早知儲郵票無咁嬲!同時之所以對椅子著迷,因為椅子結構來來去去均是三/四隻腳有座位有靠背,不過不同人演譯出來又可以無盡精采,就跟人性千變萬化一樣,所以丹麥設計巨匠Hans J. Wegner設計過接近500張椅子,仍然樂此不疲。不過這位收藏家買得愈多,愈覺得現在市面上流通量大的經典設計,仍不足以反映出整個北歐黃金設計年代。好多過往經典因為某些原因絕跡於市場,最後同樣靚同樣經典的設計,只會出現在國際拍賣會上以絕版、古董身分以天價收歸為私人珍藏。Frantz Longhi對於Hans Olsen及Knud Farch設計的經典椅子,以至Svend Aage Holm-Sørensen設計的燈飾只作為拍賣行的天價成交,不能進入現代尋常百姓家實在可惜,於是他決定要令這批經典設計重新還陽!成立Warm Nordic將半世紀以前的人間真善美帶回現代生活。


當然,Frantz Longhi不是那種為興趣賺錢買花戴的附庸風雅有錢佬。他的信心來自其漂亮往績:他曾經將丹麥老牌瓷器Kahler起死回生,令到品牌經典的瓷器在市場上重回正軌;之後又入主本來死氣沉沉的丹麥連鎖家具店Paustian,大刀闊斧整頓。之於設計之於家具,這位建築師除了是收藏家,更是點石成金的設計品牌醫生。北歐人重視設計在知識產權上有規有矩,不會學似某些國家抄完人還要告原創者侵權。所以要開波生產經典設計,首要做的就是進行大搜查:逐個逐個尋回版權持有人。好多離世多年的設計師,原來生命力跟他們的創意同樣強!有些有多段婚姻,每段婚姻又多愛情結晶……那個家族關係圖非常廣闊。要平衡所有人的利益已經是一項希望工程。而且每位持有版權的後人,Warm Nordic都會尊重他們意願,在新產品上賦予他們final say。不過煩歸煩,這批經典設計師後人再一次見識自己阿爺太爺年輕時原來相當前衞又有才華,以往在阿爺太爺老家見過的封塵/殘破家具,經過Warm Nordic重新生產出來再送到眾人面前之時,都會雀躍萬分。

跨世代的Warm跨世代的Warm
講完設計查三代,話題一轉變成設計生意經。Frantz Longhi屢次為設計品牌起死回生,除了眼光好,當中亦有他的經營哲學。Warm Nordic旗下好多設計差不多是70年前的產物。在幾十年前那些工場慢慢一張張精雕細琢磨爛蓆出來的家具,跟現代工業的閃電光速生產線自然有天淵之別。幸好老闆是這樣分配資源的:對於每一個細緻details,都義無反顧用最昂貴的方法悉數還原。因為Frantz Longhi覺得,既然你已經取得原裝設計的版權,但你因為要對應現代生產而在每個細節將貨就價,不如找個新設計師畫些平面方角,易於生產的新設計啦!所以在每個細節上,每個細小的曲線,Warm Nordic寧可用比較慢、花人力工時的方法都好,力求重現經典設計每個細節。不過去到布料色彩選項上,Frantz Longhi又會請來有時裝背景的設計師當上創意總監,務求舊設計新產品一樣有對應到現今潮流的色彩選項。


Warm Nordic一方面在製作上不計成本,不過在銷售上卻盡量減省。相比70年前,現代社會最大的改變是互聯網!所以Warm Nordic主要是採取網絡直銷的策略,Frantz Longhi寧可將資源投放在生產上,減少批發商零售商進一步將價格提高。我們暫且不討論Warm Nordic這個直銷方法會否殺死更多家具零售店,Frantz Longhi就是經過計算,覺得這個價格如果再經零售批發商mark up的話,市場未必消化得來。所以在Warm Nordic自己的網站內,Hans Olsen1956年設計的經典Fried Egg椅子是3,000歐元有找;Arne Hovmand Olsen在五十年代設計的Noble椅子600歐元有找;Svend Aage Holm Sørensen五十年代設計的座檯燈300歐元有找。 


生意經的最終章,就是品牌不甘於懷舊。復刻早就絕跡於市場的經典設計之外,品牌同時請當代設計師設計新品,所以品牌一成立竟然有接近百款設計!最過癮的是,每件新品都會跟經典設計無縫接合,Warm Nordic希望達到的效果是:就算設計年份相差70年,如果體內含有優良北歐設計血統,無人會發現究竟哪些是經典再造,哪些是最新設計。一方面證實經典設計不朽,同時想建立一個自己認為最漂亮的北歐風格,這種風格可以無視潮流,北歐就是不out。取名Warm Nordic,就是說明這批設計擁有大量手工元素人性化設計,縱使北歐天氣冷,但家具最war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