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8 VOL: 191
2018-07-19 18:25:19

道家的詩意 知‧美術館

早陣子日本建築大師隈研吾(Kengo Kuma)來港,為的是出席一間餐廳設計項目的發表儀式,大師雖不多言,但能夠親眼一睹其風采,依然震撼。不過堂堂大師,只為一間餐廳內部設計自然滿足不到一眾粉絲,如果想近距離欣賞隈研吾的作品,近近地,可以去一轉成都的知.美術館。

Text : ernus photo : courtesy of Kengo Kuma and Associates

近十年八年,在中國新開的美術館愈來愈多,證明中國文化藝術發展已到達關鍵的階段,在眾多美術館之中,要突圍而出並不容易,但問題是,為甚麼要突圍而出呢?對於隈研吾來說,設計一間美術館並不是為了鶴立雞群,反而是盡量融入當地環境,令美術館不失本身要呈現「美」的最大意義,知.美術館的設計,正正體現隈研吾如何在體貼當地環境的同時,發揮個人特色,這正是很多日本建築師的厲害之處。近十年八年,在中國新開的美術館愈來愈多,證明中國文化藝術發展已到達關鍵的階段,在眾多美術館之中,要突圍而出並不容易,但問題是,為甚麼要突圍而出呢?對於隈研吾來說,設計一間美術館並不是為了鶴立雞群,反而是盡量融入當地環境,令美術館不失本身要呈現「美」的最大意義,知.美術館的設計,正正體現隈研吾如何在體貼當地環境的同時,發揮個人特色,這正是很多日本建築師的厲害之處。


對於成都,很多人的印象都停留在大熊貓的身上,沒錯成都與熊貓的關係密不可分,但除此以外,成都還是一個歷史重鎮,在不同朝代也擔任過文化中心的角色,因此在這裡會找到不少歷史悠久的特色。其中一個著名的景點,叫做老君山,而知.美術館正正落戶在山腳,也成為隈研吾設計美術館的重要參考。老君山的道教氣氛濃厚,相傳被尊稱為太上老君的老子曾在此山修練,故唐太宗將它命名為老君山。不說不知,原來隈研吾對中國傳統文化有深入研究,尤其喜歡讀詩,而將美術館命名為「知」,就是取自《莊子》的著作,期望美術館能把知性與智慧發揚光大,而他更希望透過自己的設計,將道家的精神保存。


如前文所說,知.美術館的外形並沒有一鳴驚人,但當你走近看建築物,才發現建築師的心思,早就超越一鳴驚人的水平。知.美術館以灰色為主要色調,貫徹低調的主張,建築物四周被水包圍,象徵著連接天與地,美術館的外牆以玻璃窗包圍,細看之下會發現從上吊著一塊塊瓦片,全是來自當地的材料,加以傳統工藝處理,排列的方式是為了向道教的自然和平衡哲學致敬。除了低調地表達道教的氛圍,單看外表也甚有特色,美感滿分,而且成本不高,值得學習。知.美術館的整體構造看起來像將兩幢獨立的建築物堆疊在一起,而且上下形狀不同,形成一幅美麗的畫面。


知.美術館從外至內都致力營造一種通透感,走進美術館內,能強烈地感受到沒有與陽光與自然環境斷絕,反而是在不同的角落,也看到四周的樹木和水,感覺舒服。美術館內部與外形一致的色調,也就是黑與灰為主,為這個色彩過度斑爛的國家,帶來一抹簡約,細看知.美術館建築內採用的字型,是濃厚的日本味道,隈研吾這回實在做了一件好作品。■

issue JUN 2018 VOL: 190
2018-06-08 17:26:38
多哈大菱角 Qatar National Library

去年MVRDV在天津設計的濱海圖書館,單說設計概念其實頗吸引,終於MVRDV有返咁上下功架嘛,可惜的是為了「符合國情」趕工,書架上很多書本只能用假的,令外界對圖書館評價大跌。這回也是來自荷蘭的OMA在中東多哈設計的Qatar National Library,看起來十分架勢,應該不會被「符合國情」了。

Text : ernus photo : Iwan Baan、Delfino Sisto Legnani and Marco Cappelletti

中東國家發展迅速,已經不是甚麼大新聞,不過過往在中東找到的建築,大多金光閃閃,土豪味道甚濃,好在近年陸續出現不少佳作,把那陣土豪「徐」慢慢溝淡。好像這次介紹的Qatar National Library,找來荷蘭大師級建築事務所OMA設計,以其一貫的現代風格,為卡塔爾這座重要的建築物好好包裝。中東國家發展迅速,已經不是甚麼大新聞,不過過往在中東找到的建築,大多金光閃閃,土豪味道甚濃,好在近年陸續出現不少佳作,把那陣土豪「徐」慢慢溝淡。好像這次介紹的Qatar National Library,找來荷蘭大師級建築事務所OMA設計,以其一貫的現代風格,為卡塔爾這座重要的建築物好好包裝。

作為阿拉伯發展指數最高的國家,卡塔爾擁有大量的石油及天然氣資源,GDP更是全球排名頭幾位,羨煞旁人;有了財富,人自然會在文化層面上有追求,所以在卡塔爾首都多哈建立一座大型國立圖書館,也是這個階段應該做的事。的而且確,卡塔爾政府期望Qatar National Library能擔起保存阿拉伯伊斯蘭文化及歷史的重任,故找來大名鼎鼎的OMA負責設計,也很合理。


Qatar National Library是多哈Education City的一部分,Education City是一個全新的區域,是當地著名大學的衛星校舍集中地,在如此書卷味重的地方興建一間國立圖書館,選址正確。Qatar National Library佔地42,000平方米,建築物的構造頗為特別,採用了菱形作為整幢建築的骨幹,靠外面的柱體支撐著,單是這個構思已是非常大膽。圖書館正面使用了排列成直條狀的玻璃窗,適量地引入陽光,令室內的氣氛更加溫暖舒服。


Qatar National Library更精采的設計,在其室內可見一二。圖書館規模雖大,卻沒有以傳統的樓層分隔,建築師設計了多層開揚的樓梯,讓所有書櫃整齊地排列在樓梯之上,當人站在圖書館中心,所有書櫃、書本一覽無遺,卻同時整整齊齊的分類起來,書櫃之間也有寬闊的通道行走,既注重視覺效果,也沒有犧牲實用性。中間的位置除了放置了傳統的桌椅,也有近年流行的豆豆梳化,讓人讀書時心情倍感放鬆。


另一個有趣的亮點,是圖書館的中心,有一個高達6米的凹洞,正正是整個菱形的凹位,這裡以與別不同的雲石作裝飾,令它與圖書館其他部分分別起來,原來這裡標誌著Heritage Collection的收藏部分,即前文所提及記錄阿拉伯伊斯蘭文化的重要資料,配以猶如迷宮般的分隔牆,設計可謂非常巧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