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6 VOL: 165
2016-05-06 14:10

給Eero Aarnio的道歉信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Helsinki Design Museum

Eero Aarnio先生你好,

知道先生今年已經八十有三,仍然健壯,招牌笑容常在,深感高興。得知Helsinki Design Museum今年為先生舉行回顧展,除了想起先生半世紀前已經設計多個當代經典,亦想起晚生一段往事。晚生來自一個死不認錯民族,本來有些小事,一句道歉已經可以化解。可惜地位愈高權力愈大臉皮愈厚,一個大話掩飾另一個大話,令社會道德淪喪,上下樑盡歪。

想起多年前離家生活學人置傢俬,入世未深引誘難抵,到泰國買了一張盜版Pastil Chair,就是那張有如咸煎餅挖一個洞,不過又可以當搖搖椅好好坐好好玩好好睇的玻璃纖維椅。晚生喜歡設計,買盜版實在知法犯法。更叫人臉紅的是,當時有位同事,家住九龍城閣樓,屋內客廳細得連一張正經梳化都容不下。他卻堅持家徒四壁:客廳內只有一部遊戲機一部電視,以及一張正版Formula Chair(Pastil Chair的小兄弟)。儘管廿年前花皮幾嘢、家徒四壁,不過坐原裝Eero Aarnio的Formula Chair,以Formula driver的坐姿晚晚打機……這就是毒男的浪漫,設計lover的堅持。相比晚生,他實在有型有款。至於晚生,回家見到那張曼谷Pastil Chair,覺得無地自容。於是將它轉贈給剛剛新居入伙的公務員親友,將罪孽過戶,自己全身而退。

全文請參閱165期《JET》。

Eero Aarnio回顧展
4月8至9月25號
http://www.designmuseum.fi

 

 

issue MAY 2016 VOL: 165
2016-05-06 12:39:55
小孩成熟了


Text : 蘇媛

PHOTO : 由亞洲協會香港中心提供

日本當代藝術家奈良美智與《JET》其實頗有淵源﹙曾兩度以他的作品作封面圖像﹚,在幾年前的一次專訪中與編輯和攝影師走到街上擺起李小龍般的打功夫甫士,相當鬼馬。去年他在亞洲協會香港中心舉行了第一次大型個展《無常人生》,上月再次來港接受該會頒發「亞洲藝術大獎」,與《JET》再進行對話。幾年過去了,雖未人面全非,但亞洲的確改變了許多。

J : 《JET》N : 奈良美智
J : 亞洲協會頒給你的獎項是表揚你對亞洲藝術界作出的「改變」。你覺得你改變了甚麼?
N : 其實我真的不知道我改變了甚麼!這問題大概由協會的代表回答比較合適吧!(一笑!)不過,近年亞洲以至全球確實改變了很多,而且不僅是藝術界,像氣候問題帶來的變化影響我們每一個人。在日本,2011年3月11日發生史無前例的大地震,我的家距離福島核電廠僅僅一百公里,對我震撼之大可想而知,雖然家裡沒有受損,但與大部分日本人一樣我心裡很難過,整個日本社會因為這次大災難開始反思很多事情,也影響了我的創作。在某程度上,這種影響不僅是心理上的,更包括創作的表達方式和技巧。
J : 你所謂的反思是指哪一方面?
N :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大家努力工作,經濟迅速發展,到了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達到高峰,成就全球矚目,逐漸日本人變得散漫和自滿,開始不再追求進步,認為以當時日本的實力已經不需要勤勞工作,大公司如是,藝術家如是,固步自封不求改變,結果不進則退。終於泡沫經濟崩壞,日本走入長期的衰退。我反思自己好像也差不多。在3.11大地震前,我的作品好像頗受歡迎,自己也覺得不錯,慢慢就放鬆了,作品的人物也一樣,整個態度很隨意,大地震彷彿當頭棒喝,我驚覺自己的怠慢,意識到自己必須找回創作的「初心」,重新面對,就像地震後完成作品裡的小孩也更成熟,甚至有點嚴肅。我認為日本社會都需要找回這種「初心」。

奈良美智溫文靦腆,說話很輕聲,但說到日本社會和藝術界的弊端時卻變得非常堅定和嚴肅。就如他說,大地震後他許多想法都改變,小孩也長大了,成熟了。今年夏天,他將在台北舉行大型展覽,計畫展出的作品多達一百二十多件,不少是地震後完成的,相信會讓大家看到回到創作「初心」的奈良美智。

全文請參閱165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