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6 VOL: 165
2016-05-10 12:44

日式獨自漂亮 Kitono by Karimoku


Text : 祖慧

PHOTO : Courtesy of Kitono and Out of Stock

男人應該明白以下的情況:睇某些愛情動作片,封面上的女角就算再省鏡,一睇片就會打個大折扣。不過早前睇《夢之花嫁》﹙當然要導演版,因為有男士偶像夏目Na Na現身!﹚,情況卻完全相反!影片中的女主角比電影海報還漂亮。不是說黑木華不漂亮﹙她演技正到不得了﹚,而是在岩井俊二鏡頭下,黑木華可以幻化成蒼井優!可能岩井拍甚麼都好,都會變成蒼井優!你叫他拍《葉問7》,他都可以拍成《花與愛麗絲一樣》,甄子丹都可以變成蒼井優!

電影固然好看,不過更想說日本美學,總是淡淡軟軟又恬靜,不過內裡極之講究、精緻動人。想飛身插入這種日本生活?想辦法移民日本吧。不過又怕日本禮儀多社會壓力大,自己只是第三世界落後地方﹙計文明﹚居民,怕適應不來?就將自己居室全盤日化!關自己在日式家居日日看岩井俊二,可以暫時忘卻街上吵耳又陌生的口音、大媽舞、商場內的炫富男女、交通工具上的走私客。盡情離地獨自漂亮。


說到日本家具,日本設計日本製造有歷史有手工價錢還要相宜的Karimoku乃本欄常客。適逢集團旗下最新品牌Kitono登陸香港,兼且品牌海外銷售總經理趁出差到米蘭家具展之前,親臨香港見傳媒。筆者哈日﹙其實貪靚怎會不哈日?﹚,自然要去拜會日式家具前輩。

J : 為何要成立Kitono這個品牌?跟Karimoku本來的產品又有何分別?
S : 其實Kitono這個字就是將木材、人、家居組合一起的意思。製作木家具,Karimoku固然有深遠歷史。Karimoku有高價的品牌,Karimoku 60則是忠實復刻我們六十年代的經典設計,內裡的設計是完全不會變的。Kitono這個品牌卻有一個全新的概念,可以說,它是針對單身人士而設的。傳統日本社會都是這樣:成家立室置業後,才會想到買好一點的家具。不過我們現在發現日本愈來愈多人享受單身生活,有的不喜歡結婚,有的或者離婚,有的就是喜歡自己獨居。相信這個情況跟香港差不多吧。不少人更會有個觀念,反正一個人,沒有必要買那麼好吧。我們研究過後,發現市場上沒有小巧纖細的高質家居,供這批單身族選擇。傳統以來成家立室組織家庭,可以買高質素、較大件的家具。為甚麼居住面積比較細的單身族,不可以對生活有同樣要求呢?

J : 單身族可能會經常搬屋,可不願意投資買好家具。
S : 的確有人會這樣想,正如很多年輕人剛剛搬出來獨居,都會買連鎖店的超大量生產家具。不管質量,有時候甚至趁搬屋就會丟掉舊家居。或者因為經濟不許可,就上網買家具,只著眼價格,不理會品質。其實很多上網買家具的年輕人應該有這個經驗:實物送到來,跟照片上看到的差太遠了。
我們希望為單身提供高質家具的另一個理由是,現代人都樂於公開自己的家居生活。因為社交媒體盛行,他們在家過甚麼生活都會傳上網。你要外出,自然會打扮,講究儀容。現代人都會將家居顯露人前,他們希望顯示自己的生活品味時,自然會對家具有更高要求。而且這批講究品味、喜歡分享自己生活的單身族,同樣希望自己的品味獨一無二。所以Kitono木材的色澤,以至梳化、椅子上的布料,都有多個選擇供他們自己配搭。



全文請參閱165期《JET》。

 

issue APR 2016 VOL: 164
2016-04-03 16:07
Form Us With Love 十年


Text : 祖慧

PHOTO : Courtesy of Form Us With Love

這邊廂,提起十年,原來會觸動到人神經。那邊廂,有幫人歡天喜地慶祝十年。剛剛自己頒個十年服務金牌俾自己,辦回顧展兼出書助慶的,是瑞典設計團隊Form Us With Love﹙下稱FUWL﹚。

團隊仍是幼齒時,《JET》已經介紹過。因為團名夠odd,編輯懷疑筆者﹙又﹚串錯字。﹙他們名字正正來自一張串錯字的明信片!﹚自從他們的頭炮,一盞簡單到極的Cord Lamp開始﹙因為屋企貓口為人口四陪,應該過唔到壓力測試。貓與人之間,當然順從貓唯有忍手。﹚,到今日你落銅鑼灣Ikea可以幾百銀買張Janinge膠椅﹙買得起,不過已經無地方放﹚。事實證明,十年來FUWL從未離開過我們視線。今日想跟他們合作的品牌,應該要排隊。

十年前三個大學死黨剛畢業,到今日他們已經發展過網上家具品牌、手表品牌甚至建築材料品牌……究竟如何從芸芸北歐設計名字中排眾而出?靠的是中間路線!

我們的中間路線即是親建制,或者是貽笑大方的超人。在北歐設計裡的中間路線,卻是成功平衡各方勢力。單單實用可能太悶,貪靚過頭更有可能變成美圖秀秀女甚至蛇精男!FUWL十年來的設計,都平衡到品牌、消費者及自己的意願,一次過滿足三個願望。由起初三個瑞典死黨到今日有聯合國陣容,湊夠腳開兩檯麻雀,外國勢力都平衡埋。就在當下,回顧FUWL十年來如何好事多為,用設計解決問題。

三種性格 人才正配
想當年,瑞典南部的Linnaeus University即將出產一堆畢業生,而這堆畢業生正在苦思如何進入設計行業之時,三個同學仔John Löfgren、Jonas Pettersson及Petrus Palmér已經立定志向,於畢業當日二話不說就成立自己公司。

三個同學仔非常幸運,除了品味一致,更難得個個性格不同:一個富美學修為熱愛設計,一個乃手起刀落行動派,另一個長袖善舞最talk得。正因為FUWL夠死纏難打,說服到當地機構展出他們處男作Cord Lamp。Cord Lamp沒改錯名,只是一條電線加一個燈膽!不過它的電線用了布料包裹,那條電線除了可以打直堂堂正正站起來不特止,最鬼馬是它只要在地上打個圈,就變成燈座。有錯覺元素(電線內做了手腳)、好玩,同時又簡單到極,Cord Lamp一出即爆大熱大賣。直至今日,你仍然可以好輕易買到Cord Lamp,證明它不是霎眼嬌,好設計方可留得低。自此,FUWL就成功登上設計新幹線,過完一站又一站,絕非巧立名目假高鐵花幾百億慳得十分鐘。



好多人想成就自己個性,無間斷要通過不同作品表達自己。FUWL之所以成功,剛好相反。縱然愛設計,但三人坦言自己不是藝術家。能夠跟這麼多品牌合作,因為他們相信,好設計來自溝通。不同品牌提出合作,不是拿了對方資源就盡情發揮自我,好設計應該同時間解決到所有問題。跟巨人Ikea合作的Janinge chairs,再次證明FUWL可以跟任何風格品牌合作。這張Janinge chairs要解決的問題好簡單:只要又靚又實用又易保養又可以室外用又可以室內用,學校、cafe、工廠、office同家居環境都襯到,兼且要平就OK!最後,FUWL用了塑膠,製作出北歐木椅的輪廓。再計算好每個部分要承受的力道,確保能夠承受風吹雨打,有扶手一樣容易疊起。更重要的是,Janinge chairs一如他們的設計,在搶眼與簡樸之間剛剛取得平衡。Ikea看來非常滿意,合作陸續有來。FUWL除了在自己studio用上Janinge chairs,更開心的是見到Ikea跟他們合作後,對設計更開放,例如有Ilse Crawford系列。他們覺得大公司不再視設計為單純的成本,反而是一項投資。

 全文請參閱164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