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6 VOL: 168
2016-08-04 17:19:01

荷蘭廢膠辦公室 De Vorm

香港人對廢膠,應該感受至深。

例如高官會叫爪牙預先「鋪設」好一個垃圾沙灘,用你我平日去BBQ燒雞翼的工具執垃圾,再盡情在鏡頭前面流汗。最後高官跟你說,我們要源頭減廢,借用極outdate調查指出,八成海上垃圾來自香港。

另一邊廂,有外國人在新界的海灘,執到的膠樽樽蓋都印住謝霆鋒﹙在香港哪裡買到謝霆蓋?﹚,其他垃圾都是殘體字……

儘管這樣,源頭減廢永遠無錯。自己先懺悔:天時暑熱,我們真的買太多膠樽飲品。袋內無時無刻都有一支茶。就算堅持買日本出品,仍然洗脫不到那種罪咎。如果當天要外出,掉膠樽數量更是坐二望三。膠樽最後變成廢膠,我們就廢中﹙早就不是青﹚出廢膠。現在正物色輕身容量大撞唔爛兼耐熱,又要大方得體的水樽,你有無好介紹?

歐洲廢膠比香港廢膠幸運,因為它們透過設計,加速審批,轉個頭就可以輪迴轉世。現在已知的是,在旺角那個挺住大肚腩、髮線好後膚色慘白的廢青,身上那件「C朗」波衫,是用回收廢膠造。香港人買極唔夠的波鞋,將來都可以用回收廢膠造。

不過,難得可以輪迴,將廢膠用在耐用品上應該更有意義。我們有幸迎來荷蘭廢膠辦公室De Vorm!他們從一而終活化廢膠,將它轉化為高級辦公室家具。而且不計他們的廢膠活化技術,單從外表衡量De Vorm的設計,都是入得辦公室更入得屋!相比胡亂叫人剪開舊膠樽整一個唔好睇唔好用的花樽,或者用舊木頭砌張繞口又巉手的木櫈,荷蘭廢膠辦公室De Vorm的設計可能更加環保。

 

TEXT:祖慧
PHOTO:Courtesy of De Vorm

 

De Vorm將膠樽回收技術PET Technology發揮到極致。原理好簡單:將回收膠樽化整為零變回纖維,再將纖維織成絨布(PET Felt)就可以造家具。這種PET Felt好處多多,它不會排出有害氣體,例如甲醛。PET Felt本身好堅韌,直接用來造家具表面都不怕磨損。而且它夠薄,可以令家具線條更纖巧。相反傳統辦公室partition或者wall panel,內裡都要有纖維板、發泡膠等多種物料墊底,工序多材料多成本高,成品又厚又重。而且這類傳統家具混集太多不同材料(膠水、釘、木、膠、發泡膠、皮、布……),回收到都難處理。所以你會見到香港海灘可以有原張舊梳化漂浮!最最最重要的是,PET Felt用回收舊膠樽造,自己亦可以再被回收,無限復活。

 

PET Technology這種技術落在設計師Benjamin Hubert手上。他用兩年時間設計出Pod Chair為De Vorm打響頭炮。Pod Chair一方面將這種技術發揮到盡,同時又慳水慳力。話說PET Felt隔音好,Benjamin Hubert就將Pod Chair設計成一張自閉椅:Pod Chair像個大貝殼,你坐在其中就是那粒珍珠,享受與世隔絕。這種a Room within a Room房中房概念,大概是來自Eero Aarnio經典的Ball Chair。不過有新技術新物料之下,Benjamin Hubert用一塊過PET Felt就可以壓出整個大貝殼,再將這個大貝殼安放在木腳架上即成。相對Ball Chair及傳統梳化,要造出這種形狀,一定要大量不同物料。例如Ball Chair,又要玻璃纖維又要金屬腳架、內裡又要墊褥。Pod Chair就一塊PET Felt拿到啤機一壓即成。面積雖巨,卻可以保持輕巧纖薄,生產容易。

 

 

全文請參閱168期《JET》。

 

 

 

issue JUL 2016 VOL: 167
2016-07-22 10:59:01
獨立做世界

女歌星遭「封殺」,網上自然同仇敵愾,人人用口撐,個個用手指Like。這種撐好廉價,或者只想在自己Facebook的wall內顯示自己「我們都是×××」,自我安慰。

問題是,為甚麼香港的歌星都要做一大堆所謂「代言」工作?因為收入計,靠賣唱片所賺的,對比起著到靚靚去次活動剪個綵拍個廣告的收益,實在差天共地。那麼為甚麼香港人都不買唱片?掉轉頭看,為甚麼在香港做歌星都要超高成本講排場?何解一定要在紅館開show?上台又要珠片衫又要大堆艷舞女郎,又要特技舞台又要嘉年華。(反正觀眾都是在玩電話、selfie。)明明這個工業賺不到錢,偏偏要跟既定俗成行規去做大花筒,入職門檻超高?這樣,歌星自然被大財團用銀彈揸緊要害……那可以特立獨行做自己?所謂Indie/獨立,除了歌曲風,更是經營模式嘛。

Erik Olovsson不是鼎鼎大名,只是新晉瑞典獨立設計師。不過Erik Olovsson卻代表了新一代的獨立設計:他修讀的是藝術、攝影、平面設計,並非工業設計。他沒有進大品牌當設計師,反而到了Acne當設計總監。成立自己studio之前,他將一輪旅行車重新設計噴到七彩,開到瑞典不同地方直接接job。停車鋪張地毯開張檯就是會客室,要拍照要畫圖車內架生齊全。他有新設計時,不用等大廠牌出手,自己就弄個網店逐少逐少賣。只跟理念品味一致的品牌合作,平日自己設計自己賣。

只要自主又獨立,就永無怕封殺。

Text : 祖慧
PHOTO : Courtesy of Erik Olovsson

 

不是說Erik Olovsson設計了一駕巴士,而是他將一部旅行車﹙Caravan﹚改裝成一架design bus!這本來是他在設計學院的畢業作品:一個居住兼工作的流動空間。不過畢業後Olovsson並不急著到大機構搵份好工,因為他的studio已經在眼前:「好多設計師終日在office行來行去,或者上網看看設計blog,設計來自生活,何不走入真實世界,見人傾偈攞靈感?」Olovsson如是說。

由於他本科是平面設計,當然會為自己架設計巴士換件勁裝,外觀有繽紛醒目又開心的圖案,大大隻字寫住「Eriks Designbuss」。巴士內有攝影、畫圖及印刷設備。這個流動studio就在網上公佈多個「巴士站」:有時是設計展外圍,有時在鬧市,有時不知去了甚麼奇怪地方,總之走遍瑞典。原來Olovsson認為一般設計服務只集中在城市中心,他卻希望走入社區深耕細作,要知道一般人怎樣衡量設計價值。

 

Eriks Designbuss整件事非常左派,又夠反建制,查實來自優良家庭背景:阿爺乃化學系教授,父母是冥想導師。Olovsson細細個就跟隨父母四處為家走遍五湖四海,擴闊視野。科學講求嚴謹、結構、邏輯;冥想在乎直覺、奔放。剛剛在今年米蘭展出的Indefinite Vases,完美見證Olovsson在設計上結合兩種思維。首先他盡情令hand blown glass有如生物一樣,形態百變自由奔放。這個外形organic到爆炸,有如水滴的花瓶降落在冷硬尖削、強調幾何線條的石頭上,柔弱的玻璃與硬朗的石頭產生互動,互相成就大家的外觀。一軟一硬,對比強烈。而且hand blown glass降落在不同造型的石頭上,令到造型千變萬化。再加上不同質感的玻璃再配搭不同色澤、形狀的石頭,可以幻化出無限個可能,真正做到Indefinite。米蘭每年有無數新設計,今年以這個小花瓶最搶眼。

Olovsson曾經在Acne當過設計總監,他們旗下的「設計玩具店」ACNE JR亦有發售Olovsson的設計。ROOM collection是他與韓國同學Kyuhyung Cho的傑作:用25件不同形態的木頭,層層疊組成一個最反叛的儲物櫃。儲物櫃都可以反叛?因為他們覺得物件永遠存放在四四方方空間之內,好悶。不如反過來,看看不同空間配上不同物件會有甚麼效果?25件木頭可以自由組合千變萬化。本身是graphic designer,ROOM collection每件組件都好像一個符號,整件事graphic到極。

 

 

全文請參閱167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