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6 VOL: 172
2016-12-19 12:52

工藝月老

有次人在台南,無電視無wifi之下,無聊揭揭書。

那本書講台南百年老店:台南人一向好自豪,叫自己做古都、府城,多古蹟多老房子多老店。不過揭完那本百年老店之後,個心好納悶,想食綠豆湯飲杯仙草茶冬瓜茶消消氣。

究竟有幾悶?因為好多故仔都係千篇一律:大部分從日治時代跟日本人學門手藝,因為夠勤力將手藝發揚光大,最後一定係傳統手藝不敵時代巨輪、後人唔接手、無生意、堅持開店好讓老人家有世藝過日晨……換句話就是等執笠。大吉利是講句,本書有如該批老字號的訃文,幫手敲喪鐘就完成歷史任務。

不過,回頭望望那批老店,雕佛像雕神檯雕圖章紙紮舖竹藝等等……你好難叫新一代入場。如何叫後生細仔換少幾部iPhone,買個手雕觀音歸家?或者用真絲龍鳳呈祥繡花枕頭?明明有一手好雕功,不如試試雕玩具雕首飾雕文具?又不是要你放棄雕佛。開木雕workshop都得呀?用3D printer夾人手雕有無得做?可惜這批工匠被社會遺忘連不到線,跟現世斷絕關係。

地球另一個古城威尼斯以至她所屬的區份Veneto,卻有設計師負責將古今連線,用最新設計展現傳統工藝。而且他們造的,絕對不是古老當時興、為懷舊而懷舊、自己人撐自己人如此低層次。純為感情盲撐不會持久的,所以他們的設計是,理你是否意大利人,認不認識Veneto歷史文化風土人情,都會由衷覺得他們的設計靚溜、有氣質、想要!燃點你的物慾之後,你再探究,方發現這批摩登有型的設計,背後一樣有深厚文化傳統手藝,內心自自然然立即加分。

這個負責向新一代設計跟老工藝牽紅線的月老叫Portego,由設計師Flavia Testi及Stefano Rossi組成。Portego成立不過兩年仍然非常鮮嫩尚在起步階段,不過那個忠於本土同時緊貼普世美學的主張,非常遠大。


Text : 祖慧 / PHOTO : courtesy of Portego

 

Portego設計最搶眼(吸甚麼鬼睛?有搶眼這個好詞唔用,反而用吸睛?星宿老仙吸精大法?)的地方,是顏色。話說幾十歲人第一次睇紫微斗數,最記得師傅一句話:「你的幸運顏色是那種曖曖昧昧的色系,不是很實在的紅藍綠黃,而是那些灰綠、紫紅,不能一口就講得出的顏色!」我向來都是「曖昧」色系擁躉!要買對襪,走入Uniqlo面對成面牆幾十款顏色,仍然會覺得何解沒有磚紅色(Brick? Rust?)、深橙色﹙Burnt Orange?﹚賣而空手離場。

 

我知自己好煩,不過見到Seraina Lareida設計的Sottovolto地毯,立即煩惱盡消!想在地毯上躺,打轉,唱金絲雀。令最麻煩的人忘憂,可見設計多漂亮。大大張地毯拼出好多色彩,因為是拼出來,好有層次好「曖昧」,還要每一種色都合眼緣。原來這種「曖昧」跟威尼斯水土有關!畢竟威尼斯是水城,建築物長期浸水,水中的鹽分會令建築物的底部變色,形成富層次,又曖昧的綠綠藍藍青青灰灰紅紅。設計師覺得這種不能名狀的曖昧,最代表到威尼斯的風土人情了,因為內裡見證了水城的地理、水質、風土甚至是時間洗禮!所以她在同一張地毯用不同質地色彩紋理,嘗試拼湊出屬於威尼斯風本土特色。所有製作都出於本土簇絨地毯工房(不過羊毛仍然要從紐西蘭進口)。有趣的是,Seraina Lareida並不是當地人。她來自瑞士著名設計學府ECAL。當地人可能習以為常就視而不見,一個外來人更易領略到當中精髓,旁觀者清。

 

Seraina Lareida另一個設計Oci地毯,那些形狀來自傳統威尼斯建築的門窗,它更可以幾張併合玩六神合體。跟她所有前作一樣,借用當地工匠的簇絨地毯工藝,不過製成品應該可以迷到世界各地的年輕人。

 

Portego兩位年輕主理人解釋,Portego這個字有兩層意義:一方面形容當地傳統建築物的門廊,因為門廊乃威尼斯建築標誌。(香港應該是屏風?或者幢幢樓縱然天價,戶戶窗口仍然掛滿底褲?)另一層意義,就是他們的交易廣場,市集。品牌希望借助設計,將當地尚存的手藝帶到全世界。

 

全文請參閱172期《JET》。

issue NOV 2016 VOL: 171
2016-11-16 11:57:22
Nils Holger Moormann 理智頑童

提起德國設計,大家必想起嚴謹、精密、實用、耐用、理性、合法度……好難會想到頑皮。當然,銀仔有兩面,你亦可以覺得德國設計死板、沉悶、機械化、無人性。

德國設計師、家具生產商Nils Holger Moormann,年前獲得德國設計組織頒發終生成就獎。他的回應非常有趣:「終生成就獎……好像頒給那些已經離世的人……」他就是一個德國老頑童。不過Nils Holger Moormann更難得的是,他本性愛自由,熱愛無厘頭,並且將那種自由力量,貫徹到自己生活:

從法律學院跑到家具設計世界,自學設計經營設計;將公司設立於德國西北部的深山之中,由設計到生產都在同一鄉郊進行;將古老鄉鎮馬房改裝為家具陳列室,內裡仍然有稻草;開設深山度假旅店,戶戶有獨立廚房,不過嚴禁睇電視用Wi Fi;三十年來,自己家居以至辦公室亦從來沒有電視。

至於家具設計,他沒有設計五隻腳的書檯、鬼五馬六的餐椅。不屑上雜誌封面吸引世人目光,專心製作有橋又實用、極簡,歷久而不out的實用家具。他品牌某些經典家具,賣足三十年。

Nils Holger Moormann懶理潮流更替,因為他老哥每年要有兩個月拋下俗務,騎電單車踩單車環遊世界,剛剛自己設計旅行車,就是為了去北非旅行。

理智頑皮兩者兼得,絕對是終生成就。

 

Text : 祖慧 / PHOTO : courtesy of Nils Holger Moormann

 

埋稿之際,蘇富比正在拍賣David Bowie的珍藏。除了名畫,David Bowie原來儲落大批八十年代意大利Memphis風的經典家具。有人開玩笑,認為Bowie遺孀Iman應該不是Ettore Sottsass以至整個Memphis團隊的粉絲!Memphis風的東西都是天馬行空豪放不羈,實用與否不是他們在意的問題。

 

明明講Nils Holger Moormann,又關David Bowie事?因為Moormann成長的時候,德國亦受了這場Memphis風暴吹襲,令原本講求實用的德國發起新德國設計運動「Neues Deutsches Design」。本來讀了八個學期的法律學院學生Moormann,面對這些八十年代的瘋狂設計,覺得設計比法律實在好玩得多。因為設計代表了創新、冒險、自由表達自己的想法。而且設計這些東西跟法律不同,沒有專業資格,都可以做設計師!於是Moormann用了「邊學邊做」的方法,投身設計界。

 

首先,他化身「設計出版人」,在設計師、生產商、經銷商之間穿針引線。不過有趣的是,你環顧今日Moormann旗下的產品,非常內斂務實,跟當年無盡浮誇的設計完全無關。(好多人應該對Frank Schreiner設計的Consumer's Rest有印象:這張由超級市場購物車改裝而成的椅子,正是當年德國新設計運動的標誌。)何解他自己設計的東西,又是另一回事?

 

見到瘋狂設計,Moormann都會覺得過癮、有趣。不過當年德國新設計運動是一場革命,用設計來抗議。他自己最心儀的,卻是那些可以用最低成本為物件增值,最簡單設計成就到創意,想像力滿載的東西。直至他自己開始操刀設計家具,都是堅守這個原則。Moormann無睇電視幾十年,卻是個書癡。他為了藏書設計過、生產過好多家具。例如他07年設計的Bookinist「梳化」,是一部可以藏書、可以坐著睇書的「車」。除了藏書80本,更有暗格幫你收起老花眼鏡以至其他小物,更可安插同樣由Moormann設計的閱讀燈。有車轆,裝滿書再重都可以推來推去。Frank Schreiner的超級市場購物車椅夠破格好玩,Bookinist卻是好玩又實用,跟他為人非常連戲。

Moormann更無聊到將Bookinist改裝成小型賽車,在自己的山區基地舉行過小型賽車比賽,滿足他老哥當初設計Bookinist時的無聊幻想!

 

全文請參閱171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