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7 VOL: 174
2017-02-02 17:00

地毯驚奇 GAN Rugs

畢竟我們來自潮濕國度,對地毯多會敬而遠之。一方面,我們總會認為地毯藏污納垢打理艱難。反而最歡喜拋光磚,不藏塵易清潔盡情用水沖洗。我們對於家具環境的要求,只是堅固易清洗好打理,其實跟商場的廁所差不多。

另一方面,我們認知的地毯,可能仍然是去印度旅行時,監粗被安排到當地遊客商店參觀的那種地毯。店員賣力在你面前打開一卷卷地毯,口不停講:「No buy no problem my friend, see see la my friend ! Have a tea !」。人在地毯店心情七上八落,知道你用好料又有手工,知道你有深厚文化,知道你普通一張地毯織你三五七個月,火燒唔著品質足夠傳幾代……不過作為一個city old boy,在美學上真的不能同步。生活習慣跟品味相距了一千零一夜,最終只有離場。

Text : 袓慧 / PHOTO : Courtesy of GAN Rugs

直至見到西班牙的GAN Rugs,拍案驚奇!它不是單單顏色比較靚、用個圖案比較搶眼,而是它已經將地毯提升到另一個層次,擴闊了我們對地毯、空間的想像﹙文青腔﹚!那種創新有如十年前第一部iPhone跟傳統Ericsson﹙你是否要想一想才醒起Ericsson並非普通人名?)電話的差距一樣。GAN Rugs的地毯是靚到離地,它可以升起當梳化。透過不同配件,離地的地毯可以組成一個地貌。所以,GAN Rugs非常得戚不過又恰如其分地稱呼自己的產品是GAN Space。這時,靈魂又飛回印度那間搞搞震又無幫襯的地毯店。因為GAN Rugs之所以能織出各種奇幻設計,原來全部來自印度織女的一雙巧手。GAN Rugs出心思,印度織女出手,完美演繹如何用最前衞設計延續最古老傳統工藝。

GAN來自西班牙華倫西亞,母公司是專門出產戶外家具的Gandio Blasco。這個西班牙品牌《JET》早就介紹過:一盤典型家族生意,老闆阿爺是在華倫西亞開紡織廠造綿被造床單地毯起家。去到孫仔一代,為了裝飾自己在Ibiza的Villa,請來建築師朋友設計戶外梳化。當時紡織廠訂單減少,不如將新設計的戶外梳化推出市面。Gandio Blasco成功在戶外家具市場引爆品味核彈,令公司由紡織廠變成戶外家具名牌。

不過,原來孫仔未有忘記家族本業。於是他邀請自己老友,品味跟他同步的設計師Mapi Millet當創作總監,成立GAN Rugs。每個品牌都會賣花讚花香,要排眾而出,品牌要有自己必殺技。而GAN Rugs則目標明確:就是要好破格地保持傳統!破格是指地毯的角色,它們再不甘於平鋪在地任人踐踏,而是跟其他家具結合。地毯可否變成梳化、咕口臣,甚至變成一張櫈?至於傳統,就是科技愈進步製作方法愈高明,更加彰顯到傳統手作的質感!新意跟傳統其實不是你死我活。在GAN Rugs破格大膽的設計背後,原來都是靠人手織、鈎、打結等傳統手織地毯技藝。哪裡有這麼多技師?當然是印度。GAN Rugs於是在印度農村跟那些婦女組織、保護兒童組織等組成生產線,大班印度織女織佬的傳統手工可以大派用場。現在他們可以在自己條村排排坐,跟那位西班牙姐姐學織一些從未見過的設計。雙手接觸的,都是綿、麻、羊毛真絲等天然材料。怎樣計,都比起到黑心工廠返工每日吸毒氣浸污水好得多。Mapi Millet曾經在訪問中跟紅足多年的西班牙設計師Patricia Urquiola透露過,她們設計的時候連印度織女的工作環境都會考慮到:一張地毯太大,工友要整日彎腰苦不堪言。所以她們設計成可組合的地毯,讓工友可以較輕鬆舒服開工。這個安排除了令工友舒服得多,將大地毯化整為零之後,消費者可以因應自己家居自行配搭,更可玩拼貼、撞色。這個安排令地毯銷情更佳,原來好心有好報,都會在設計上應驗。

 全文請參閱174期《JET》。

 

 

issue DEC 2016 VOL: 172
2016-12-19 12:52
工藝月老

有次人在台南,無電視無wifi之下,無聊揭揭書。

那本書講台南百年老店:台南人一向好自豪,叫自己做古都、府城,多古蹟多老房子多老店。不過揭完那本百年老店之後,個心好納悶,想食綠豆湯飲杯仙草茶冬瓜茶消消氣。

究竟有幾悶?因為好多故仔都係千篇一律:大部分從日治時代跟日本人學門手藝,因為夠勤力將手藝發揚光大,最後一定係傳統手藝不敵時代巨輪、後人唔接手、無生意、堅持開店好讓老人家有世藝過日晨……換句話就是等執笠。大吉利是講句,本書有如該批老字號的訃文,幫手敲喪鐘就完成歷史任務。

不過,回頭望望那批老店,雕佛像雕神檯雕圖章紙紮舖竹藝等等……你好難叫新一代入場。如何叫後生細仔換少幾部iPhone,買個手雕觀音歸家?或者用真絲龍鳳呈祥繡花枕頭?明明有一手好雕功,不如試試雕玩具雕首飾雕文具?又不是要你放棄雕佛。開木雕workshop都得呀?用3D printer夾人手雕有無得做?可惜這批工匠被社會遺忘連不到線,跟現世斷絕關係。

地球另一個古城威尼斯以至她所屬的區份Veneto,卻有設計師負責將古今連線,用最新設計展現傳統工藝。而且他們造的,絕對不是古老當時興、為懷舊而懷舊、自己人撐自己人如此低層次。純為感情盲撐不會持久的,所以他們的設計是,理你是否意大利人,認不認識Veneto歷史文化風土人情,都會由衷覺得他們的設計靚溜、有氣質、想要!燃點你的物慾之後,你再探究,方發現這批摩登有型的設計,背後一樣有深厚文化傳統手藝,內心自自然然立即加分。

這個負責向新一代設計跟老工藝牽紅線的月老叫Portego,由設計師Flavia Testi及Stefano Rossi組成。Portego成立不過兩年仍然非常鮮嫩尚在起步階段,不過那個忠於本土同時緊貼普世美學的主張,非常遠大。


Text : 祖慧 / PHOTO : courtesy of Portego

 

Portego設計最搶眼(吸甚麼鬼睛?有搶眼這個好詞唔用,反而用吸睛?星宿老仙吸精大法?)的地方,是顏色。話說幾十歲人第一次睇紫微斗數,最記得師傅一句話:「你的幸運顏色是那種曖曖昧昧的色系,不是很實在的紅藍綠黃,而是那些灰綠、紫紅,不能一口就講得出的顏色!」我向來都是「曖昧」色系擁躉!要買對襪,走入Uniqlo面對成面牆幾十款顏色,仍然會覺得何解沒有磚紅色(Brick? Rust?)、深橙色﹙Burnt Orange?﹚賣而空手離場。

 

我知自己好煩,不過見到Seraina Lareida設計的Sottovolto地毯,立即煩惱盡消!想在地毯上躺,打轉,唱金絲雀。令最麻煩的人忘憂,可見設計多漂亮。大大張地毯拼出好多色彩,因為是拼出來,好有層次好「曖昧」,還要每一種色都合眼緣。原來這種「曖昧」跟威尼斯水土有關!畢竟威尼斯是水城,建築物長期浸水,水中的鹽分會令建築物的底部變色,形成富層次,又曖昧的綠綠藍藍青青灰灰紅紅。設計師覺得這種不能名狀的曖昧,最代表到威尼斯的風土人情了,因為內裡見證了水城的地理、水質、風土甚至是時間洗禮!所以她在同一張地毯用不同質地色彩紋理,嘗試拼湊出屬於威尼斯風本土特色。所有製作都出於本土簇絨地毯工房(不過羊毛仍然要從紐西蘭進口)。有趣的是,Seraina Lareida並不是當地人。她來自瑞士著名設計學府ECAL。當地人可能習以為常就視而不見,一個外來人更易領略到當中精髓,旁觀者清。

 

Seraina Lareida另一個設計Oci地毯,那些形狀來自傳統威尼斯建築的門窗,它更可以幾張併合玩六神合體。跟她所有前作一樣,借用當地工匠的簇絨地毯工藝,不過製成品應該可以迷到世界各地的年輕人。

 

Portego兩位年輕主理人解釋,Portego這個字有兩層意義:一方面形容當地傳統建築物的門廊,因為門廊乃威尼斯建築標誌。(香港應該是屏風?或者幢幢樓縱然天價,戶戶窗口仍然掛滿底褲?)另一層意義,就是他們的交易廣場,市集。品牌希望借助設計,將當地尚存的手藝帶到全世界。

 

全文請參閱172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