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7 VOL: 176
2017-04-02 18:08

Hallgeir Homstvedt 挪威智慧

未講設計,先講一本雜誌一齣戲。揭太太的女人雜誌,那本《GINZA》裡面每個臉孔每個裝扮,何解跟我兒時看的那些雜誌一模一樣?個個闊袍大袖將軍膊大蘿蔔褲,還化個少林足球趙薇妝!再看看封面,這本真的是即期《GINZA》,不是我中學時看的《新時代》《好時代》……

看過《T2 Trainspotting》,不勝唏噓。除了深深感受到我們這批中年活在過去,經歷時光洗禮後還不是回到原點一無所有。就算蘇格蘭最蠱惑,年輕時最有型有格兼且無道德底線的一班小流氓,最後都栽在年輕東歐版北姑手上。電影好殘酷,不過又極具時代意義。而且,《T2》是拍給《Trainspotting》擁躉看的,廿年前那班小混混並不止是電影角色,他們根本就是你跟我。

過了廿年再看《Trainspotting》一樣,不會過時。它不是潮流產品,年輕以至中年的青頭(青頭、色仔、薯嘜、巴閉等香港譯名真有心思呀,戲名《迷幻列車》當然比《猜火車》高出50班。)仍然會說出一大堆理論,見證社會荒謬。不過《GINZA》裡面的八十年代人,卻只是盡力造一些跟前季不同的東西,保持你虛幻的物慾。我不信他們真心喜歡那些趙薇妝神主牌頭及大7個碼手袖拖地的時裝。

一本雜誌一齣戲跟眼前這個擁有陽光男孩外貌的挪威設計師Hallgeir Homstvedt有啥關係?因為他的設計代表到一種價值,一種世界觀。設計背後的審美觀與透現出來的智慧,相信再過廿年仍然不Out(其實沒有In過)。正如事隔廿年後潮流翻幾翻,仍然好多人跳出來爭著說《Trainspotting》如何影響他一樣。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Hallgeir Homstvedt and Hjelle

梳化開箱文
Hallgeir Homstvedt(簡稱HH)於澳洲成長兼讀書,現在回鄉於挪威城市奧斯陸紮根。雖然年輕,不過工作機會從來不缺。他設計過好多梳化椅子燈具以至小家品,全部成功推出市場。在一個奧斯陸設計展上,他設計的NiU梳化予人好感。有人當場已經要落單,有兩位太太見到設計師長得一表人才,不忘開玩笑說究竟HH會否伴隨梳化一同送到府上?HH就帶著靦腆笑容跟客人拍照留念。

NiU的生產商是挪威本土品牌LK Hjelle。LK Hjelle仍然是家族式經營兼且100%於挪威境內生產,他們希望HH設計一張梳化,可以對應一般家居以至商業用途。HH有如貓一樣,對紙皮箱有莫名其妙的慾念,對於YouTube上的開箱片段樂此不疲。最後,他將梳化設計到好像一個打開的紙皮箱,人就可能跟貓一樣有衝動立即跳入去。用特別結構加上剪裁,令NiU外觀上像個漂亮紙皮箱已經是一個賣點,將它放在任何一個角落,梳化背一樣見得人。此外,NiU原來是加泰隆尼亞語Nest的意思。透過模組化設計,梳化坐位多少有背無背都可以自由組合,L位梳化以至貴妃床都好,你都可以像雀仔一樣依據自己需要用梳化築巢。


梳化建高牆
HH另一個智慧型梳化設計,就是跟自己舊東家挪威設計團體Norway Says合作的DUO。DUO外表大方,功能卻非常奇妙:它是聲音主導的梳化。話說生產商發覺租金愈貴地方愈細,開放式 / 無間格的辦公室愈見普遍。他們希望製作一張梳化,兼備partition的隔音功能,一張梳化有如一間房!HH於是去研究聲音如何反射、哪種物料比較吸音……最後他們想出一個一次過滿足你三個願望的方法:就是用梳化建高牆。而且那度高牆可以隨意升高或者收起。DUO梳化有開合式設計:兩邊扶手位及梳化背可以揭起!揭起後梳化就變身成為一間半開放式劏房,吸音隔音並且可以保持私隱,非常適合在內傾電話,叫情人豬豬或者玩錫錫;或者兩個同事在內分享公司是非聯絡感情;甚至乎讓剛開通宵的同事小睡片刻緊急叉電。

不理HH所有梳化設計背後的功能、顯示出來解決問題的智慧,就算退後一萬步單單計樣。他所設計的梳化無論色調、比例,梳化背與坐椅的厚薄、梳化腳的粗幼、斜度以至材料都是恰到好處。

全文刊登於176期《JET》。

 

 

issue MAR 2017 VOL: 175
2017-03-06 13:51:11
Charlotte Juillard 女人詩經

Charlotte Juillard乃新晉法國設計師,新晉到2014年才在巴黎成立自己的studio。在上年舉行的Maison & Objet「青年設計師」舞台上,Charlotte Juillard展示一個「Lavastone」系列,系列有一張daybed、一張茶几、一面鏡。Lavastone完全是簡單到不得了的設計,卻展示了意大利歷史悠久的那波里火山石工藝,硬轟轟的石床卻帶出一份高貴典雅的女性特質。Lavastone輕易成為各大媒體寵兒,《Wallpaper》更語帶雙關說Charlotte Juillard是當代的Charlotte Perriand(法國最重要最有型的女設計師)。

筆者都因為對這張Lavastone一見鍾情,才認識Charlotte Juillard,決定展開網上搜查。發現這位年輕設計師的作品筆觸纖細動人,絕不浮誇沒有奇技淫巧。在這個甚麼都講求包裝噱頭呃like的年代,Charlotte Juillard用最純粹的方法設計:自己身為女兒家,作品絕不掩飾女性的溫婉細膩。(你要知道在這個瘋狂要政治正確的年代,你用女設計師形容她,都會有人跳出來說你性別歧視。你說女性的溫婉,又有人說你標籤女性。feminine這個字可能會成為禁忌。)在簡潔的線條之下,又處處流露出法國人的浪漫詩意。

由於Charlotte Juillard未算是大紅大紫的明星設計師,我們作為傳統媒體,實在要身體力行支持。所以筆者二話不說就傳一大堆問題予她,讓我們一起認識這位法國女人仔、明日之星。

Charlotte Juillard自言自己喜歡跟人相處,良好社交技巧為她帶來更多合作機會。

 

 

J:JET
CJ:Charlotte Juillard

J :「可以跟讀者介紹你自己嗎?」
CJ :「我在法國南部長大,12年前才搬到巴黎修讀藝術、設計,自此我就對物料運用、設計著迷。我從小就對身邊事物好敏感,想投身創作行業。最後成為設計師,算是理所當然。」

J :「你曾經加入意大利的設計組織Fabrica,可以分享經
驗嗎?」
CJ :「你只要幻想,在意大利中部的葡萄園內有一座安藤忠雄的建築。你將會在這裡跟來自世界各地的年輕創作人一起居住、工作,這就是Fabrica的經驗。這可算是我生命中最難得的經歷,最正確的選擇。最寶貴的,不單是我在Fabrica設計的項目,而是能夠接觸世界各地不同的人。原來見得愈多人,你會更有自信去做自己、忠於自己,不會去抄襲。Fabrica由此至終都信任年輕人和獨立創作人,大力支持。我想不到世界還有甚麼地方好像Fabrica一樣。回國後, 我不能再到其他公司工作了,決定要開始自己的studio。」

J :「對於Charlotte Juillard來說,設計是甚麼?」
CJ :「我覺得設計最重要的是:它可以為人帶來愉悅。怎樣才算愉悅,當然沒有法則,甚麼人對甚麼東西都有自己的感受。不過大部分人都有同理心,對於好設計,它們不同的形態、功能以及背後代表的價值,總會觸動到我們的情緒。」

 

J :「很多媒體形容你的設計很溫婉、女性化兼且帶有詩意。你認為這是法式傳統,還是純粹跟你個性有關?」
CJ :「很幸運,我兒時在一個面對地中海的漂亮村落成長。父母都是從事一些季節性的工作,所以我們習慣了一到冬天就舉家旅行。由這時開始,我就好享受不同的異國風情,人亦變得愈來愈好奇。這些兒時的回憶、經驗應該植入了自己意識吧。到自己設計時,我都盡可能將這些收集回來的美學養份,一點一滴貫注入自己的作品中。我想這就是我的風格。至於法式傳統,我18歲來到巴黎,已經被這個城市深厚的藝術、文化歷史嚇到。從此我就好勤力去博物館、看展覽。巴黎是個古老、有豐厚文化歷史的城市,自然會影響到巴黎設計師的風格。」

J :「哪位是你最崇拜的設計師?」
CJ :「可以毫不猶豫答你,是Charlotte Perriand。她永遠都比同輩人走得更前,她是整個前?文化的中堅分子。在世紀初就用自己的設計,去改變一整代人的審美觀價值觀,繼而開拓出一種全新的現代視野,甚至影響到今日我們怎樣對待當代生活。我記得另一位大師Jean Prouve這樣形容她:她是絕無僅有的,能夠完美融和當代思潮與生活的設計師。」

J :「可以形容你在巴黎的工作室嗎?」
CJ :「好幸運,我的studio擁有歡樂氣氛,色彩繽紛又和諧。我覺得studio最需要有一種好奇的氣氛。跟世界其他大城市一樣,巴黎的租金一樣高得驚人,我都要跟其他設計師共同分擔一個在巴黎北部的偌大空間。他們有些是平面設計師、有些從事數碼行業。最重要的是,有一大班同樣喜歡創作又有好奇心的人在同一屋簷下工作。我們是同事、朋友,時時有交流,互動幫助。我好高興自己可以在這種氣氛下
工作。」

 

 

完整文章請參閱175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