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06 14:25:02

Lasvit創辦人 Leon Jakimic 全速減慢世界

Lasvit這個捷克玻璃名字,其實在敝刊出現過多次。多年前第一次見Lasvit的手吹玻璃燈飾設計,未開燈已經叫人眼前一亮。想不到多年後有機會人在中環,跟Lasvit創辦人Leon Jakimic食個午飯。國際知名玻璃品牌老闆在面前,自然要大八卦詳談設計經。可惜本欄習慣模糊焦點離題萬丈,Lasvit的成功不用多說:度身訂造的大型玻璃裝置愈做愈大愈做愈勁,入得屋的燈飾設計,每年家具展都可以在數之不盡的新設計中突圍……實在不用再替這個走上上坡道的設計品牌歌功頌德。

那麼跟他談甚麼好呢?正如他所言,玻璃是極其人性化的材料,所以我們就跟這知名年輕老闆聊玻璃與人情:原來Leon Jakimic有一套玻璃生活哲學:用手去平衡科技,用漂亮東西減慢生活速度。自己不是設計本科,如何跟建築師設計師藝術家職人等性格巨星,在火辣熱熨的玻璃工房打交道?時至今日,新設計面對的最大難題是啥?還有這個在18年前已來港,跟一家大細及狗狗早就落地生根的捷克人,有甚麼令他決定要最終還是回老家定居?

Leon Jakimic叫的午餐未到,第一件事就是職業病發作拿起玻璃水杯來check it out。正如他所言,這是波希米亞文化,捷克人的血液裡都有玻璃……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Lasvit

網球手的玻璃治療
話說Leon Jakimic是個網球少年,要成為世界No.1。不過一次嚴重背傷令這位網球手走上另一條路……未有當上職業球手,不過其球技仍足以讓他拿獎學金到美國升學,在大學仍然日日打波。網球是他的最大興趣,不過血液裡仍然有玻璃。

「我來自玻璃家族,五代以來家人都是從事這行業,我生活都是被玻璃包圍。當捷克仍然是共產國家,我媽媽在國營企業銷售玻璃擺設,爸爸就賣建築用的大型玻璃。就算是這樣,我仍然到過另外的捷克玻璃公司工作,汲取人家經驗。就是甚麼好做甚麼不好做?最後公司給我兩條路,一是到美國,一是到香港。美國我去過了,就來香港探險吧,儘管我來的時候只認識李小龍。」

Leon Jakimic 99年到港之時,他的名字Leon當然成了本地人的話題!他知道Leon Lai的名字最近又經常出現。香港的濕度叫他吃不消,城市的速度像紅彗星一樣三倍速,原來桑拿是傾生意的地方,公司員工都不敢對老闆的意見say no……

「我在十年前成立Lasvit時就跟同事說:你們的工作,就是要挑戰我的意見啊!因為我相信,公司要有好清晰目標,同事又認同這種價值觀,每人才有動力去工作。Lasvit的目標是甚麼呢?就是我已經非常明瞭爸爸媽媽做的是甚麼,我不會再造傳統的波希米亞式玻璃擺設、或者遊客紀念品。波希米亞玻璃技法已經有千年歷史,現在是時候跟設計、藝術、建築這些最前?大膽的領域結合。我想Lasvit成為玻璃世界裡面最大膽、啟發人心的名字。」

世界再快,玻璃則慢
「除了人與人的關係,我覺得漂亮的東西在生命裡非常重要。我每朝在家起來,會見到Maxim Velcovsky設計的Frozen,以及Arik Levy的燈飾。毫無疑問,漂亮的東西都有改變人心的能力,引發不同情緒。被漂亮的東西包圍,人總會開心一點吧。你試想想,這些漂亮的設計,都是用有千年歷史的技法製作。在這個急速的世界裡,竟然有些東西可以超越千年!所以我覺得Lasvit的設計可以令人凝神貫注,叫人靜下心神。再多的新設計,內裡都有『慢』的元素。除了慢工出細貨,還有手工藝品令人慢下來的能力。」

「我絕對不是反對科技,事實上我們的大型玻璃裝置,就用好多先進技術去模擬效果、計算光線、工程力學。在泰國Mahidol University的音樂廳中,我們的燈飾更會懂得聽音樂!能夠跟現場演奏互動。」(說時Leon Jakimic拿出電話分享這個項目的影片,表情像父母向朋友炫耀自己仔女獲獎一樣!)不過所有玻璃組件,仍然是在捷克的工房,用一千年前的技法製作出來。在這個甚麼都講求高速,連下棋都要以人工智能作對手的世界,我們這些仍然講求手藝,能夠令人慢下來的工業,對這個世界來說都算是一件好事吧。」

最妙的是,Leon Jakimic沒有當上網壇一哥,不過祖高域、拿度等頂尖球手打生打死才能捧起的獎杯,都是由Lasvit操刀。

  

 

全文刊登於179期《JET》。 

 

 

issue JUN 2017 VOL: 178
2017-06-02 15:29:33
千年道行 飛驒職人 Hida Sangyo

關於飛驒高山,有《你的名字》的著名場景、小京都、溫泉、飛驒牛,甚至筆者認為最有設計味的吉祥物,無臉飛驒娃娃Sarubobo……

不過坐在日本建築師川上元美設計、贏得2014年Good Design金賞的如月椅﹙Kisaragi Chair﹚上,你會認識到飛驒高山最出名的,原來是木家具。飛驒木藝,有千三年傳統!

見到來自飛驒高山的如月椅,你就會想起日本的郊野:每棵樹像砌盤景一樣精心佈置。如月椅除了觸感滑溜線條流水行雲比例合度,你會發現座椅有一條條精細橫紋……問過方知道,原來日本二次大戰後在全國植樹。你見日本郊野樹林寧舍整齊,因為他們真的是砌盤景一樣逐棵種,年年保養。﹙睇過長澤雅美那齣《Wood Job!》就知道。﹚不過日本森林種的雪松木原來過軟,不合用來造可以坐過世的椅子。飛驒高山的木匠,就用一百年前從歐洲學會的蒸氣曲木技術,將木材拿去蒸煮再加壓,雪松木不但更堅硬,表面更有千層糕一樣的紋理。不用再從歐美輸入木材,成就日本設計日本木材日本製造的飛驒椅子。

日本家具就是如此可愛可敬,所以每次有日本家具代表來港,筆者都會仆倒去見識。而且筆者擁有經典南方人身形﹙即是矮!﹚,日本椅最合身最合心。飛驒產業代表岡田明子小姐這樣解釋:「歐西椅子比較著重外觀,日本椅子則在乎用家坐上去的感受。」

 Text : 袓慧 / PHOTO : courtesy of 飛驒產業株式會社、Out Of Stock / special thanks : Out Of Stock

J:實不相瞞,我以為今天會見到傳統老工匠或者長袖善舞生意人,想不到岡田小姐如此年輕……
岡田:我加入了飛驒產業六年了,之前我在服裝公司上班。這個工房已經有近百年歷史(成立於大正九年/1920年),不過他們希望飛驒的木藝可以一代傳一代,每個古老產業都需要年輕人加入。而且我爸爸當上主席,我就決定來上班。一上班我就直接到工廠當了一年工人。回想那段日子,我除了差點失去一根手指(說時岡田向記者展示傷痕),終日打磨木家具表面,希望製成品觸感更好之外……更重要的是在工廠上班,可以面對面見證每個職人工作有多認真,對每個細節一絲不苟!你跟他們朝夕相對一起工作,就會明白甚麼是工藝,職人在想甚麼。之後四年我負責銷售的工作,兩年前工房希望擴展海外市場,我就負責到不同地方宣傳,所以今日來到香港跟大家介紹飛驒家具。

J:據聞飛驒職人製木有千年道行……
岡田:香港人可能知道飛驒高山是旅遊勝地,飛驒牛是名物。其實飛驒製木已經有1,300年歷史!古代的飛驒木匠都會走到京都、奈良興建宮殿、寺廟。飛驒、廣島及北海道等幾個地方到今日都是日本家具重鎮,不過每個地方都有他們各自的專長/傳統。例如北海道的style就跟飛驒完全不同。約一百年前歐洲的曲木技術傳到飛驒之後,我們就以比較現代化、歐西風格的家具聞名,擅於製作椅子及檯。這個改變對於日本來說絕對是翻天覆地!因為古代日本人都是在榻榻米上席地而坐。往後,我們已經將家具出口到美國、韓國。當然,日本皇宮都有飛驒曲木技術製作的椅子。

  

J:就算有深厚歷史製作精良,不過現在家具市場充斥廉價產品……
岡田:我們的對策改變了!以往只管默默做好家具,今日要孜孜不倦跟客人說故事。日本經濟比以前更加嚴峻,不過我們發覺年輕人從一件衫以至一件小物,都會追源溯始。為了年輕人可以有更多機會接觸我們的產品,不是到家具店坐一坐就走,究竟怎樣可以令他們全無壓力之下感受椅子的質量呢?既然年輕人喜歡到cafe消磨時間或者見朋友,我們就跟cafe合作,用我們的家具佈置,或者在showroom內增設cafe。年輕人照樣在cafe內享受自己的生活,我們的家具就借這個機會融入他們的生活。另外,我們亦想發揮木材其他用途,例如提煉香氛,用木材製作香氛座等。透過香氛座工作坊這些活動,側面推廣自己的品牌。我們有信心,當你有機會用過我們的產品之後,你再不會回頭!

完整內容刊登於177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