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7 VOL: 180
2017-08-01 17:25:05

不是磁磚 Mutina

見到意大利磁磚Mutina(其實他們沒有用傳統造磁磚的方法造磁磚,留待下文詳述),看到掠奪、詐取!

見到Ronan & Erwan Bouroullec兩兄弟為Mutina設計的Pico磁磚:有如威化餅,靚到出塵令人目瞪。從來沒有想過磁磚會似威化餅!何解磁磚像威化餅就會靚?於是在那個只有十三吋闊兼且有貓鼻涕的陳年MacBook Pro熒幕中將照片盡情放大,見到磁磚有粗糙的質感,不是機器製作出來既冰冷又平滑的表面,像一塊布多過以往見過的磁磚。更攞命的是,磁磚滿佈不規則的小孔,小孔內還要有顏色! 整件事好天然好有機有人味,如果在精品店見到,會忍唔住買幾塊返歸才苦思有何用途。

從來沒有想過一種建築材料會去到精品的層次,想放在案頭日對夜對!我們常言要用最喜歡的東西包圍自己。心想:如果全屋每個角落都鋪上這些漂亮磁磚,豈不過癮?全屋每個角落都如此賞心悅目,你可能會勤於執拾,好讓家中四道牆不會被雜物掩蓋,得閒無事就不再出街跟大媽自由行爭路。安在家中在自己最喜歡的東西上徜徉玩金絲雀。

就在此時,香港之mode開始:如此精美東西鋪在地日日踩會否太浪費?人人望細屋搬大屋,香港人的屋從來不是歸宿,磁磚帶不走只會益下手……只不過鋪在地,不用花那麼多心思又名師設計啦,這種精品磁磚一定貴。實際尐啦香港人!

Mutina的磁磚當然不會平,不過再貴都不及香港樓價吧。以香港的樓價,鋪金箔都不過份。所以我們會在電視見到那些業主,買天價樓卻用地獄手工企圖用清洲英泥鋪設出安藤忠雄清水模效果。見到那些水泥牆水泥地黑漆漆色澤不均多裂痕,肉酸度爆燈!就想到我們其實鋪得起Mutina有餘。可惜樓價掠奪你畢生財力,詐取你(家居)可以漂亮的權利。想到這裡好唏噓……還是看磁磚好了。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Mutina

 We can only work with people we love

上文提到Mutina並非用傳統造磁磚的方法造磁磚,不過品牌所在地卻有深厚意大利磁磚傳統。那是一個出產Ferrari、Lamborghini跟Maserati的區域,同時擁有300間磁磚廠,生產量佔全國8成。不過Mutina現任老闆Massimo Orsini於05年入主這間家族經營的磁磚廠時,這間擁有幾十年歷史的老廠正面臨困境。說到這裡,你大概想到新派CEO來個釜底抽薪,借助新設計師將老廠回春來個逆轉勝!無錯,故事真的是這樣發展,不過Mutina的故事格外好聽。大企業跟極權魔鬼交易再鯨吞天下的現實教我們洩氣,我們不如聽聽Mutina的磚磁童話。

首先Massimo Orsini本身是一個藝術愛好者設計發燒友,他們品牌座右銘是每個人的夢想:we can only work with people we love。這句說話來自美國傳奇平面設計師Milton Glaser。Massimo Orsini堅持只找品味可以同步的設計師合作,於是他聯絡心儀已久的Patricia Urquiola。05年Patricia Urquiola已經是大紅人,Massimo Orsini追魂call追足一年!Patricia答應跟這位年輕意大利CEO來個5分鐘的約會,結果大家因為品味同步最後雞啄唔斷。Patricia Urquiola不愁沒有工作,不過被Mutina深深打動的是:這個重生的品牌希望將磁磚升格為一件超越建材的設計,甚至是藝術品。Patricia Urquiola之前沒有設計過磁磚,甚至往後Mutina找來合作的設計師,他們統統都沒有設計過磁磚!這種大膽舉動,正好為這種傳統工業注入前所未有的想法。有技術的人不一定有品味有想法,如果可以將技術融合到奇想,一定可以帶來超越的新產品!

現在回想Mutina這個看似大膽的對策,其實非常奏效。需知他們找來的設計師都是國際知名,甚麼檯椅梳化燈飾都設計過,有機會讓他們進入一個全新的領域再次做學生,反而會找回最純粹的設計初心。又講Ronan & Erwan Bouroullec的威化餅磁磚Pico,兩兄弟已是設計老手,跟Mutina合作後才知道原來市場上超過80%的磁磚,裡面都充斥著假物料!我們看到的磁磚都是用閃閃外層或者電腦印刷包裹假石材假纖維。所以他們設計Pico時,著意用最簡單的外觀,重現磁這種充滿質感又人性化的物料。當兩兄弟好放縱地玩磁器實驗,不斷挑戰生產技術的時候,Mutina都緊密配合。最後他們的實驗玩了兩年,方設計出Pico。Pico可用於客廳牆身地板廚房浴室餐廳office甚至戶外……即是通殺!磁磚有20%是回收物料,而且生產過程中亦符合多個歐洲環保生產標準,跟某大國生產copycat時會倒重金屬毒水入河不能同日而語。(你們那些因為貪平亂上網「尋寶貝」的都是破壞地球的共犯!)

 

 完整訪問刊登於180期《JET》。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06 14:25:02
Lasvit創辦人 Leon Jakimic 全速減慢世界

Lasvit這個捷克玻璃名字,其實在敝刊出現過多次。多年前第一次見Lasvit的手吹玻璃燈飾設計,未開燈已經叫人眼前一亮。想不到多年後有機會人在中環,跟Lasvit創辦人Leon Jakimic食個午飯。國際知名玻璃品牌老闆在面前,自然要大八卦詳談設計經。可惜本欄習慣模糊焦點離題萬丈,Lasvit的成功不用多說:度身訂造的大型玻璃裝置愈做愈大愈做愈勁,入得屋的燈飾設計,每年家具展都可以在數之不盡的新設計中突圍……實在不用再替這個走上上坡道的設計品牌歌功頌德。

那麼跟他談甚麼好呢?正如他所言,玻璃是極其人性化的材料,所以我們就跟這知名年輕老闆聊玻璃與人情:原來Leon Jakimic有一套玻璃生活哲學:用手去平衡科技,用漂亮東西減慢生活速度。自己不是設計本科,如何跟建築師設計師藝術家職人等性格巨星,在火辣熱熨的玻璃工房打交道?時至今日,新設計面對的最大難題是啥?還有這個在18年前已來港,跟一家大細及狗狗早就落地生根的捷克人,有甚麼令他決定要最終還是回老家定居?

Leon Jakimic叫的午餐未到,第一件事就是職業病發作拿起玻璃水杯來check it out。正如他所言,這是波希米亞文化,捷克人的血液裡都有玻璃……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Lasvit

網球手的玻璃治療
話說Leon Jakimic是個網球少年,要成為世界No.1。不過一次嚴重背傷令這位網球手走上另一條路……未有當上職業球手,不過其球技仍足以讓他拿獎學金到美國升學,在大學仍然日日打波。網球是他的最大興趣,不過血液裡仍然有玻璃。

「我來自玻璃家族,五代以來家人都是從事這行業,我生活都是被玻璃包圍。當捷克仍然是共產國家,我媽媽在國營企業銷售玻璃擺設,爸爸就賣建築用的大型玻璃。就算是這樣,我仍然到過另外的捷克玻璃公司工作,汲取人家經驗。就是甚麼好做甚麼不好做?最後公司給我兩條路,一是到美國,一是到香港。美國我去過了,就來香港探險吧,儘管我來的時候只認識李小龍。」

Leon Jakimic 99年到港之時,他的名字Leon當然成了本地人的話題!他知道Leon Lai的名字最近又經常出現。香港的濕度叫他吃不消,城市的速度像紅彗星一樣三倍速,原來桑拿是傾生意的地方,公司員工都不敢對老闆的意見say no……

「我在十年前成立Lasvit時就跟同事說:你們的工作,就是要挑戰我的意見啊!因為我相信,公司要有好清晰目標,同事又認同這種價值觀,每人才有動力去工作。Lasvit的目標是甚麼呢?就是我已經非常明瞭爸爸媽媽做的是甚麼,我不會再造傳統的波希米亞式玻璃擺設、或者遊客紀念品。波希米亞玻璃技法已經有千年歷史,現在是時候跟設計、藝術、建築這些最前?大膽的領域結合。我想Lasvit成為玻璃世界裡面最大膽、啟發人心的名字。」

世界再快,玻璃則慢
「除了人與人的關係,我覺得漂亮的東西在生命裡非常重要。我每朝在家起來,會見到Maxim Velcovsky設計的Frozen,以及Arik Levy的燈飾。毫無疑問,漂亮的東西都有改變人心的能力,引發不同情緒。被漂亮的東西包圍,人總會開心一點吧。你試想想,這些漂亮的設計,都是用有千年歷史的技法製作。在這個急速的世界裡,竟然有些東西可以超越千年!所以我覺得Lasvit的設計可以令人凝神貫注,叫人靜下心神。再多的新設計,內裡都有『慢』的元素。除了慢工出細貨,還有手工藝品令人慢下來的能力。」

「我絕對不是反對科技,事實上我們的大型玻璃裝置,就用好多先進技術去模擬效果、計算光線、工程力學。在泰國Mahidol University的音樂廳中,我們的燈飾更會懂得聽音樂!能夠跟現場演奏互動。」(說時Leon Jakimic拿出電話分享這個項目的影片,表情像父母向朋友炫耀自己仔女獲獎一樣!)不過所有玻璃組件,仍然是在捷克的工房,用一千年前的技法製作出來。在這個甚麼都講求高速,連下棋都要以人工智能作對手的世界,我們這些仍然講求手藝,能夠令人慢下來的工業,對這個世界來說都算是一件好事吧。」

最妙的是,Leon Jakimic沒有當上網壇一哥,不過祖高域、拿度等頂尖球手打生打死才能捧起的獎杯,都是由Lasvit操刀。

  

 

全文刊登於179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