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02 16:02

古法青春 cc-Tapis

有一位台灣朋友曾經送我小禮物,那是一件番硯。話說這位朋友飯後無聊逛夜市時,見到手工硯(台灣甚麼都是手工 / 文創 / 古早味),番用兩種顏色併出一個貓圖案:大概覺得這種設計應該正中貓佬下懷吧。朋友心意當然領受,不過拎起那件手工去沖涼就把幾火。用過兩三次,那件手工就解體。每次用,不斷有貓肢體脫落,害我沖個涼要不斷執番,大吉利是!就這樣丟掉又浪費,唯有繼續用。可能這件番硯真是古法炮製,不過大整蠱設計,令到這位台灣美女文青朋友(我怕她會看到《JET》!),一番心意變成我晚晚要執番硯的噩夢!壞設計不能保存傳統文化,只會令人要不斷執番硯。

cc-Tapis這個年輕地毯品牌,卻用最破格設計保存最古老傳統,並且將它大大升值。初見這個意大利品牌的產品照,覺得那些誇張搶眼的顏色 / 圖案,應該出現在那些平面設計師喜歡掛上白牆扮有型的海報上,或者在Cafe內打開電腦工作時貼滿電腦的貼紙,誰不知這些全是地毯!再看品牌那些造型照,無論模特兒在地毯上面打滾 / 攤死 / 跳舞都好,這批地毯都青春摩登有型。不過更加有型的是,灌溉這批新派地毯生命力的,是喜馬拉雅山脈的雨水。地毯的生母,是一雙雙滿載地毯DNA的西藏職人。

整件事很古老,又很青春。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cc-Tapis

 

more is more兩公婆
cc-Tapis是一所夫妻檔品牌,由Nelcya及Fabrizio Cantoni兩公婆成立。先不說他們品牌旗下的設計,你可以輕易在網上一窺兩夫妻的愛巢,因為太多外國室內設計雜誌走訪過。這個位於米蘭的公寓不算甚麼豪門大宅(比起香港這個居家地獄,這個在外國其實不算是怎麼了的一個家已是天堂),你可以用不同形容詞去形容它:色彩繽紛大膽活潑新舊交織自由奔放……唯獨無人會聯想到minimal。所以,你在他們的客廳除了找他們自家品牌地毯,還有金色梳化、三隻紅鶴、數之不盡的擺設、書本,甚至將一家西餐廳移植到飯廳!

真實家居反映戶主性格,證明Cantoni夫妻是很容易對漂亮的東西著迷,樂觀開朗貪新好奇。對於蘊含著幾千年工藝的傳統波斯地毯,對這兩口子來說實在太沉重。他們很想要一些既有傳統手工,不過又對應到今日品味的地毯。當然不是甚麼人都可以投入這個古老行業的,擁有伊朗血統的太太Nelcya,老家在法國本來就是地毯家族,賣了幾十年印度手織地毯。兩夫妻本來從事酒店業,辭去工作回娘家經營家族生意。兩口子乘機學習地毯大小事,時機成熟就帶同仔女去米蘭居住,兼且成立自己的品牌cc-Tapis。

除了設計,品牌更懂得經營。他們用短片介紹自己,沒有華麗時尚歐洲背景,反而將全部焦點集中在他們在尼泊爾的工房。影片主角就是他們的生產領班:一位流亡尼泊爾的西藏人。cc-Tapis選擇在尼泊爾生產,因為這樣才可以全權控制每個細節。全權控制甚麼呢?例如用的原料是喜馬拉雅羊毛、天然真絲、麻布,沒有滲入其他人工物料。生產地毯要用好多水來反覆洗擦染色,他們就自行用炭濾膜淨化收集回來的雨水。在加工過程沒有使用化學物質,盡量在可以控制的範圍出盡力環保。 品牌經常強調自己不是走量產型路線,所以任何人都可以在多達1,200種色彩中,度身訂製自己的地毯,預產期由8至24個禮拜不等。既然這是人性化的勞工密集工業,當然盡情善用人的靈活多變。

新派設計保育流亡工藝
法國人走到米蘭成立公司,再跟這群流落尼泊爾的西藏人合作織地毯。既是命運安排亦是實際使然。米蘭既是設計都會,跟世界設計潮流可以同步。西藏「織」人有自己民族的深厚地毯文化,以及藏人對物料、色彩的強烈觸覺,同時成就這批歐洲設計師創意。cc-Tapis非常明白自己跟這批「織」人是生命共同體不可分割,所以在當地成立基金,為這批每日辛勤工作的技師下一代提供教育。在歐洲辦個活動拍賣設計師作品,已經可以幫不少流亡藏人下一代提供教育。西藏「織」人可以用自己雙手養兒育女。

我們看cc-Tapis是新派地毯品牌,覺得它們的圖案有型色彩漂亮好夾我,其實每個新設計背後都離不開深厚地方文化。例如年輕意大利設計組合Zanellato/Bortotto設計的Giudecca。Giudecca就是威尼斯地區內的小島,你見到Giudecca的幾何圖案,其實來自威尼斯的建築線條。當地的歷史建築、獨特地貌、運河河水色澤甚至是沿河的青苔,都為地毯提供了靈感。自幼在這些地方長大,吸收優良美藝養分,就會孕育出這些漂亮孩子。正如cc-Tapis老闆Fabrizio Cantoni所言,他們的設計多幾何元素,富有平面設計感,其實源頭是來自半個世紀前意大利大師Gio Ponti的設計。要創新,先要熟讀歷史。

這種用新手法再現傳統文化的設計方向,亦見於Patricia Urquiola及Federico Pepe設計的Credenza,你以為它純粹用搶眼的圖案跟誇張的色彩引人注意,其實他們是將意大利教堂內的玻璃工藝,用地毯的方法呈現。至於新晉荷蘭設計Mae Engelgeer設計的Bliss,由合作到成品都見證著新舊文化融合。合作始於彼此在Instagram互like互follow開始,整件事非常貼地!之後彼此都對八十年代源於意大利的Memphis movement感興趣,喜歡強烈的幾何與拼色效果。更難得的是身處尼泊爾的西藏色彩大師,用最古老的方法成功演繹到複雜的色彩、光暗對比以至3D效果。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02 15:47
屋頂不離地 MAAT Museum

在很大部分香港人心目中,藝術是一件曲高和寡的事情,美術館、畫廊只是文藝青年的聚腳點,偶然有打卡級數的展覽來港,才一窩蜂的爭相欣賞。藝術教育從來不成氣候,但若好像葡萄牙里斯本最近落成的MAAT Museum般,從建築設計出發,將天台開放成為公共空間,創造一個與民同樂的氣氛,又能否令美術館變得貼地一些?

Text : Ernus
photo : EDP Foundation、Francisco Nogueira、Hufton Crow

MAAT Museum於去年十月開幕,位處於里斯本一個名叫Belém的地區,有去過里斯本的人都應該對它不感陌生,因為這裡正是多個歷史紀念碑、公共空間的集中地,也在古舊葡式建築之中混雜了現代建築,完整地呈現葡萄牙的多個面貌,遊客肯定會到此一遊,所以在這裡出現多一間美術館也是順理成章之事。MAAT Museum面向著著名的Tagus河流,是伊比利亞半島最長的河流,貫穿西班牙及葡萄牙兩個國家,古時更是葡萄牙探險家遠征世界的出發點,地理上的意義相當重大。

MAAT Museum由英國建築事務所Amanda Levete Architects(AL_A)設計,最矚目之處是它採用了完全不規則的外形設計,無論從鳥瞰還是在地面角度看,都難以一口說出它到底是甚麼形狀,如此有機性的設計是現代建築流行的處理方法,站在這個新舊共融的地區,MAAT Museum的身分顯而易見。美術館的中央部分是整幢建築最高的地方,屋頂向兩邊緩緩伸延,形成兩條大斜坡,正是它最親民的設計,讓市民及遊客可以沿著斜坡走上美術館的屋頂,無論是獨自欣賞河流的景色,還是三五好友飲酒吹水,都可以隨意走上來,建築師銳意將這裡變成一個重要的公共空間,憑著其吸睛外形及開放的姿態,加上7,000平方米的面積,似乎不是難事。美術館甚至會在這個廣場上定期播放電影,有這美麗的河岸作為「電影院」背景,大概會有更深刻的體會吧。

MAAT Museum的外牆由磚塊砌成,靈感來自葡萄牙傳統的建築方法—大部分民居的屋頂正是由一塊塊紅磚建構,MAAT當然沒有將紅磚完全複製過來,卻巧妙地利用當地最出色的工藝,製作出立體的現代磚塊,組成建築物的大部分外牆;磚塊用上白色及銀色,呈現簡約的風格卻又不失特色,銀色的磚塊更有反光效果,在日間不同時段反映出陽光的不同色調,晚上亦有將燈光效果放大的作用,成為河水、光線及影子的一個結集點。美術館正門以玻璃幕砌成,營造一個高透明的氣氛,歡迎市民進入欣賞展覽。

美術館樓高兩層,內部設計與外形互相呼應,展覽廳都設計成不規則的形狀,配以悉心排列的燈光,形成一個感覺較流動的室內空間,適合任何類型的展覽品,顯示出MAAT Museum要成為市內甚至國際間顯赫的美術館的決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