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7 VOL: 183
2017-11-03 13:48

清真鑲嵌 Bethan Gray

朋友好喜歡去印度,她覺得印度傳統產物靚到暈手工好,圖案雕花精緻。當地還有好多舊殖民地風情,去到任何角落城市好鄉村好,男女老幼就算不講究打扮,他們披上身的顏色總會亮麗過人叫你注目,不會像我們一樣恆久黑白灰深藍……筆者當然可以sync到印度之美,以往去旅行都會買那些有傳統繡花的民族服,幻想中自己是六十年代前去學法的披頭,雖然現實著上身似今日西洋菜街的大媽。

跟朋友再談,原來這位熱愛印度的印度之友,人在印度還是燥底。人太多太亂空氣太差(廁所已經大有改善了,其實香港人都無資格話人家廁所啦。)貼身攔截爭生意的大漢,以及全宇宙都會面對的問題:去到天腳底都有永遠打尖蠻不講理的大媽。你仰慕別國文化之餘,卻要徘徊在愛與燥的邊緣,心情好複雜,食得鹹魚就要抵得渴。

卒之,筆者從英國設計師Bethan Gray身上,發現夠鹹香好送飯又不會令你口渴的鹹魚!Bethan Gray做的,就是將印度伊斯蘭阿拉伯世界的美學養份粹取製成精華,再因應城市人起居習慣調配好份量,再悉數注射入我們的現代生活裡!我們見識過清真寺古代寺廟甚至教堂帶來的感觀震盪,原來當中的靈魂,可以附托在你家居那個sideboard上、開飯那張餐檯上、歎咖啡那張茶几上。至於你自己,不用一身探險裝備或者民族服飾(雖然最後都係似大媽),耳筒播著蘿記首〈同途萬里人〉的。有Bethan Gray靚到暈的設計,照樣過你的現代生活,同時享受由設計帶來的,最有型的異國風情吧。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Bethan Gray

文化遊牧
Bethan Gray在英國非常受媒體歡迎,拿過Best British Designer獎項,媒體都喜歡訪問她。基地在倫敦,不過她專注將各地異國風情(中東由甚)注入設計。只要一查家宅,就明白Bethan Gray何解可以駕馭異國風。她雖然生於威爾斯,不過家族的源頭原來是印度!幾百年前這個家庭橫跨阿拉伯海域到威爾斯山區定居。可能Gray的DNA內早就有那種民族元素:對古代的圖案、色彩、精雕細琢的手工細節格外敏銳。不過帶Gray進入設計大世界的,是現在連荷里活道都有舖的Tom Dixon。Tom Dixon頒了個新晉設計師獎項予剛畢業的她,最後Gray亦進了Habitat工作。一去十年,離任時Gray已經是Habitat的創作總監。因為Habitat在英國非常普及,所以有人說Gray其實是英國家具設計行業的幕後推手、引擎。她任職Habitat時設計過多件佳作,當中有不少家具到今日仍然是品牌的熱賣。回想這段日子,Gray有機會趕得及跟英國傳奇設計師Robin Day共事,有機會到世界各地深入參與家具設計製作銷售推廣各個流程。其後亦跟The Conran Shop等不同品牌合作。她跟英國John Lewis聯乘的系列亦大受歡迎,Bethan Gray沒有將貨就價,在中價的家具中,一樣有大量設計細節。

不過,Bethan Gray認為跟這些比較大型的連鎖店合作,只是盡了專業設計師本份。以自己名字掛帥的設計組織,就要做盡自己最喜歡的設計。

今日Bethan Gray都以自己名義,以一個相對小規模的形式,設計/生產自己最喜歡的家具。有如在大集團酒店當了多年經理後,現在自己開設精品旅館一樣。那麼家具老手Gray自己最喜歡的風格是甚麼?就是溫暖、典雅,有人文氣息。因為她覺得現在的設計世界太冷酷,她想用自己的設計為這個冰冷世界升溫。既然自己的血液就是混和東西文化,加上以前因為工作關係周遊列國。Bethan Gray就將世界各地的傳統美學、手工藝文化注入自己設計。她的家具內有大量工藝細節:精工鑲嵌、人手古法染色。為了令家具更見溫暖,她愛用木材、雲石、真皮等天然物料。不過最重要的是,她周遊列國時見到的圖案、設計細節、色彩,當中的故事,才是她家具設計的主角。

身在西方東方使者
Bethan Gray在剛過去的倫敦Design Junction 2017,展出自己新作Shamsian Collection。見到Shamsian的名字都感到異國風情滿瀉。事實上該系列就是Gray跟伊朗藝術家Mohamed Reza Shamsian長期合作的成果。話說Mohamed Reza Shamsian在阿曼的工房非常架勢,內有多達70位高手雲集,個個都身懷絕技雙手都能夠輕易雕龍雕鳳雕大花,或者鑲嵌出任何圖案。不過過猶不及,設計師在此刻就像編輯一樣,將各種戰鬥力強橫的文化元素好好重新編制:她選用面積比較大的櫃,讓這些圖案更加震撼。將阿曼當地的圓拱門建築特色融入自己的圖案,令設計既有濃烈的中東色彩建築特色,不過又好像monogram夠設計感又時髦。為了更有層次更細膩,表面的漸變色效果是用了意大利的雀眼木染出來。看上去好精緻好搶眼,用手觸碰,可以感受70高手的精工鑲嵌,如何將金屬鑲入木材之中。就這樣,一個櫃有文化元素有工藝內涵(這種工藝可以追溯到十六世紀),不過減卻浮誇沒半點土豪味。

至於同一系列一樣用上清真鑲嵌技術的餐檯,表面的圖案其實來自當地的傳統帆船上的帆布。帆布上車線的圖案,都足以令設計師畫多一個設計。其實不計檯面上的精雕細琢,單單餐檯的圓潤線條及優雅的斜腳,已經好優雅好女人好討人歡喜。

Bethan Gray角色有如身在西方的東方文化使者。清真學家Mitchell Abdul Karim Crites見過Bethan Gray的設計後,彼此一起研發The Ruby Tree Collection。Mitchell Abdul Karim Crites參與過很多名勝修復工作,他建立了一個當代清真工藝的網路。為了防止這種傳統鑲嵌技藝失傳,他就跟Bethan Gray推出The Ruby Tree Collection。用古埃及已用到的天河石(Amazonite)來設計當代家居用品。除了已有的設計,他們更提供訂造服務,希望用設計將古老工藝轉化成一門現代產業。

講到Bethan Gray有如人類文明保衛隊一樣,其實她的設計一樣有女人生活情趣。因為英國出生現在居於倫敦,英國女子擁有大量英式Brogue Shoes天經地義 ,所以就將Brogue Shoes的設計細節用在茶几上。相比她以往的大公司聯乘作品,這些設計仍然堅持在倫敦hand made,貴精不貴多。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10-03 12:00
我們的包浩斯 New Tendency

年輕設計團體New Tendency來自德國,New Tendency的名字有個少少荒謬多多趣的故事:話說核心成員Manuel Goller及Sebastian Schönheit結緣於Weimar的Bauhaus University。Bauhaus University成立於1919年,院校學生4,000,全部均是修讀建築藝術設計工程。當然,喜愛設計的你聽到Bauhaus這個名字一定兩眼發青光。在設計世界包浩斯運動固然遠近馳名,不過在現實世界:Bauhaus的名字早在六十年代被一間德國五金工具連鎖店拿去商業註冊(你看德國球賽都會看到五金Bauhaus廣告牌),聽歌的會懂得英國Bauhaus樂隊,就算香港,都有公司有牌子叫Bauhaus啦。

反而這批真真正正的Bauhaus University學生,以既鬼馬不過又恰如其分的名字「My Bauhaus Is Better than Yours」的名義搞展覽搞聯乘作品,誰不知這群正宗Bauhaus學生真的收到五金Bauhaus的律師信!打官司不是學生的遊戲,這個名堂之爭雖然引發德國以至外國媒體激烈討論,一心想做設計的真Bauhaus學生只可放下包袱,以New Tendency之名整裝上路,決意用一件件實際產品,將Bauhaus美學智慧帶入生活。自己成立網站賣自己產品,於柏林開設陳列室,跟不同年輕設計師合作,延續德國優良包浩斯傳統。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New Tendency

靚囉!就係咁簡單
香港人好奇怪,去日本的傳統祭典覺得好過癮,好想著浴衣著和服打卡。不過你叫他們在香港大時大節順應自己傳統,他們又會說你老土。他們可能覺得外國花語全部有意思有故仔真浪漫,不過自己搞錯花語不理習俗無視傳統禮儀,他們就大大聲一句「靚囉!就係咁簡單」、「原來香港人咁緊張㗎咩?」發悔氣。筆者有幸年輕時聽過一個老廣告人演講,他講解一個logo可以用半個鐘!水銀瀉地從文化傳統幾何學易經術數甚至去到師奶口中的意頭忌諱,去解釋自己的設計意念,卻從來沒有拋下一句「靚囉!就係咁簡單」。靚,不是你看到甚麼就搬/抄過來用,反而是包含大量文化底蘊在內。

New Tendency的成員都年輕,他們的設計主旨,就是將包浩斯的設計傳統融入現在的網絡時代。Manuel Goller認為,要有新設計,首先要認識傳統設計規則。正如彈琴,第一步必定要鍛鍊好琴技做好基本,你才有資格去創作玩即興。你想創新,首先要認清傳統。好多人覺得Bauhaus就是代表功能、絕對理性。New Tendency眼中的Bauhaus卻同時擁有詩意、使用以外的感性價值。

Bauhaus University以至所在地Weimar都有深厚設計傳統,先不說學校始於1919年,大學的workshop空間足、工具機器齊。
Weimar社區細,反而有助他們跟不同建築/設計/工程人溝通合作。一大班同學煮飯之際,亦是傾project之時。晚黑隊啤酒浮出來的念頭,第二朝就可以入workshop落手落腳實現。時至今日,他們仍然將這種工作模式帶到柏林:因為工廠都是早開工,他們一早就到studio。為的,就是下午可以跟同事一同撚幾味或者外出搵食。他們的設計,大多是彼此面對面溝通,經過無盡對話方可成事。當然,他們覺得煮飯食飯時不談工作,互相交換食譜亦是正經事。設計團隊亦要感謝柏林,因為租金尚算跟人性掛勾,令他們有能力租陳列室租寫字樓。同一面積,在慕尼黑或者倫敦卻是
天價。

生活品味無限期
前文提到New Tendency在學時期已經習慣跟不同人合作,除了家具,他們亦從事創意總監、展覽佈置、空間設計等業務。Mercedes Benz、Microsoft以至Samsung都是他們的客戶。他們強調自己不是家具品牌。事實上他們是一群品味同步的設計團隊,販賣的是生活品味。他們崇尚的生活品味是甚麼?就是像包浩斯的經典設計一樣,強調功能、合理之外,希望自己的設計有強烈的個性,能夠經歷潮流更替。

Meta side table是New Tendency的招牌作。作為一張茶几、角几,Meta side table除了是茶几,它亦可以打直打橫收藏你的雜誌書刊以至床頭小物。物料是金屬,它堅固又站得四平八穩之外,金屬片固意造得特別薄,令它從正面看時顯得更加纖巧。上方下圓的結構,亦表達了New Tendency最仰慕包浩斯的性格:只用簡單的幾何,成就強烈的平面設計風格。昔日元袓包浩斯年代沒有手提電腦這玩意,今日當代包浩斯設計的Meta side table,卻是好使好用、適合放在梳化旁邊的電腦檯。總之你品味/生活環境如何,Meta side table都可以用得著,並不是單單顏色吸引或者「靚囉!就係咁簡單」如此主觀、膚淺。再者,他們大部分產品都是本土製作。盡量本土製作,為的不單

單是支持本地工業,因為他們深信最傳統的設計流程:由概念出發,之後造紙板模型,再去到生產廠房跟物料供應商製造商商討,如此無限次球來球往才得出最佳製成品。如果生產假手於十萬九千里外的外國工廠,他們就建立不到這種傳統又緊密的伙伴關係。

至於他們跟另一柏林友Christian Metzner合作的Rien,一眼就看出凹凸杯底是設計細節。其實這個細節亦不是「靚囉!就係咁簡單」:水位到杯底那個「山頂」位剛剛好是4 cl的容量,水杯就同時有細shot glass的功能。而且製作上它是參考實驗室內的用具,用的玻璃都是非常耐熱的borosilicate glass。表面沒有整古造怪,內裡卻有生活文化體現智慧。

除了德國,日本亦是New Tendency最大客仔。New Tendency坦言年輕人不易有個像樣居室,所以客人大多是稍稍成熟,能夠解讀他們設計語言的品味之士。Manuel Goller當然想吸納更年輕的支持者,因為現在年輕人買條牛仔褲都動輒200歐元。究竟他們要買牛仔褲,還是一件可以用過世的設計?留待他們自己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