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7 VOL: 184
2017-12-05 17:41:17

專訪Foster+Partners 建構香港最美麗270度海景

今年10月開始,海港城增添了全新擴建部分「海運觀點」,除了有形形色色的餐廳,亦有不少公共空間開放予市民欣賞270度海景,今年看煙花勢必迫爆。「海運觀點」由Foster+Partners主理,是他們繼國際機場、匯豐銀行總行等標誌性的建築之外再在香港插旗之作,早前海港城找來建築事務所的代表Lucas Fox來港,跟我們談談「海運觀點」的設計理念。

text | ernus

J:這次為何會與海港城合作?
L:是海港城邀請我們為他們的觀景台設計,我們認為這是難得的機會,能夠在這個特色的地標設計建築,我們很樂意。

J:設計「海運觀點」時有甚麼考慮?
L:海港城本身是香港一個重要標誌,它是香港最早期的大型購物中心,也是來自世界各地的人的購物焦點。由於「海運觀點」位於海港城的最深處,我們設計的考慮是如何製創造一個獨特的地點,令人們願意走到這裡,因此我們將焦點放在如何將這個270度的海景放到最大。首先我們將與海港同水平的一層鋪上草地,讓市民可以幾乎在水面角度欣賞海港,這是前所未有的;另外你會發現在這裡可以看到從西九龍到港島中的風景,配上夕陽映照水色的變化,來到「海運觀點」就可欣賞到這幅全世界最美麗的圖畫。

J:海港城的建築已有一定歷史,你們設計「海運觀點」時如何令它融入原有環境卻又有Foster + Partners的風格?
L:其實在建築上原有大樓與「海運觀點」有頗大分別的,我們可以做的,首先是將「海運觀點」的高度設計成跟海港城一樣,令兩者好像產生對話,色調上我們利用鋼鐵與玻璃去營造跟海港城原有白色相似的調子,而這正是我們Foster + Partners的風格。

J:整個「海運觀點」最具挑戰性的地方是甚麼?
L:我們花了很長時間去完成,是因為海港城與維多利亞港一直都在無間斷地運作,我們要利用半夜的時間,將建築物料從海路運進建築位置,而且我們要確保「海運觀點」的穩固,必須在下面加入承托的木柱,這個過程也耗盡很多時間。

《海運擴展 — Hong Kong's Best Living Room》展覽
日期:12月14日至1月14日
內容:介紹海運大廈的建築歷史、展示大樓的主要建築概念及特色

issue JUN 2017 VOL: 178
2017-06-01 12:05
浪遊人的詩意 André Fu

André Fu本人和他的作品一樣,一直走低調路線,是這個喧鬧城市之中的一道清泉。藉這次為太平地氈設計名為Scenematic系列的產品,我們才得以與André來一次訪談,他以「浪遊人」的概念設計出一系列地氈,巧妙地將都市生活態度融入家居,這份詩意,正正顯出André的溫柔。


Text : Ernus / PHOTO : Tai Ping

 

 André與太平地氈已不是第一次合作,早在數個月前就設計了「Outline」系列,這回的Scenematic系列以「浪遊人」(flaneur)的都市生活縮影中獲得靈感,設計出「Sensory Dusk」、「Immersive Sunset」及「Urban Nightfall」三款分別代表朝霞日暮、夜幕低垂及夜半的系列。André徐徐道出將都市生活放進家居的理由:「地氈在家居是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它介乎硬件和軟件之間,有完全改變整個空間感覺的力量,其他家具沒有如此強大的影響力。於是我想,若這系列能將我們日常的生活模式或態度放進去,會是不錯的題材。」雖然取材自André在世界各地所感受的不同畫面,Scenematic系列沒有強調哪件產品代表哪個城市。「這個年代人的地區性漸漸模糊,以我身為設計師為例,因為工作經常去不同地方,很多人問到作品的設計概念是否代表了某些城市,其實都是一些印象來的。現在我們也不單講都市生活,現代人的生活花很多時間在wellness上,很多時間接觸到水、風景,我希望想將這些畫面融入,就像合起雙眼回想一日內生活的影像一般。」

André因工作關係常常在世界各大小城市穿梭,浪遊已經成為生活的一部分,但身為設計師他觀察的東西自然與其他人不同,也會沉澱成獨特的創作靈感。André說:「每次去到一個新的環境,最先的感受是視覺、官能,好像是城市的質感、比例、建築風格等,另一層次就是文化、生活模式,以一個宏觀一點的角度去看,其實flaneur spirit不只是視覺上的,更是一種態度。」Scenematic系列以不同色調、構圖,呈現出Andre腦海中對特定城市某些畫面的片刻印象,沒有畫出腸的地標,只有令人感到平和的詩意,貫徹André向來的作風。「其中一幅綠色的,你可以想像自己在紐約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走出來,然後高速衝下去,Central Park的樹木那一片綠色就成為了這地氈的靈感。香港給我的感覺,是每一個人都在趕來趕去,這正是這裡的真實生活,我也將這些印象放進地氈之中。」

親手接觸過Scenematic系列,除了被濃縮了的都市影像所觸動,也會驚訝它的質感可以如此豐富,André對於細節向來一絲不苟,對於地氈設計,他特別在質料上下苦功。「都市人的生活縱使千篇一律,若細心留意的話,同一個環境在不同季節、時段會有不同的變化,除了運用色調,我也希望透過結合各種物料去呈現。」Scenematic系列是與太平合作的設計師首次在同一系列中結合了多種編制技藝的,並分為手工簇絨(hand-tufted)及手工打結(hand-knotted)兩種。André過去設計的大多是立體的東西,近乎平面的地氈對他來說有一定的挑戰性,所以要向質感下手。「傳統的地氈基本上是以圖案為主,但我希望在這系列以質感來表達我想說的事情,這也和我的設計理念有關,要忠於物料本身的特質,不是要改變它,然後我發現即使同一物料以不同方法編織,效果都很不同。對我來說,設計的結果固然重要,但過程也同樣重要,我在太平的團隊龐大的支持下可以做到這樣的企劃,又吸收到新技巧,和他們溝通的過程我問的問題相信也會給他們一點新衝擊。」

 

完整訪問刊登於178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