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7-12-28 17:39:07

德國老實人 Loehr 

無錯,我們又介紹一些簡潔老實的設計。當你發覺這個世界以紅彗星三倍速的速度愈走愈歪,世界上仍然有人會依據傳統美學,老實低調行事,大家應該裝香還神祈禱感恩的。

何解說世界愈走愈歪?你想像筆者正在用一個好多肉的肉身與運作不太暢順的腦袋,苦思這份稿怎樣寫的時候,原來這件事已經夠retro了。因為有媒體已經全面(將人類)機械化,他們將所有工作量化,寫稿機械人頭上有個計時器,定時定候要你嘔出固定數量。寫甚麼題材用甚麼字?不用想,因為甚麼關鍵字會帶來最高hit rate,用甚麼字自然會多like share,全部有記錄,數字不會騙人嘛!你總之要跟冷血機械人一樣,按程式嘔出相關字就可以。當然,大家在地鐵都忙著玩電話,忙到每次到站死都不讓位予人登車,可見大家對網上垃圾資訊苛索無度。現在開始已經有媒體用人工智能轉發這些垃圾資訊了。反正你們只是要量不要質,讓你大條道理在地鐵到站時仍然可用電話頂著人登車。媒體就盡情用大量垃圾餵飽你。如果你現在仍然看到第一手用人肉寫的文字,又要祈禱裝香感恩還神了。

世界再沒有美醜對錯,道德黑白都retro,hit rate、like數及share數才是王道。程式管理員,數據分析師就是總編輯。大家準備成為機械人,一起合唱德國電子組合Kraftwerk句we are the robots,跳進那個大數據深淵吧。

為甚麼又離題那麼遠?因為不久將來又會有大量內容農場經人工智能轉發Loehr的背景、產品資料的。不過這些由一件設計引發出來的無限玄想,經人腦發神經得出來的牢騷,暫時人工智能還學不來,很retro。正如Loehr一樣,三兄弟組成家庭式公司,製作最簡單最襟睇的家具。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Loehr

極簡兄弟
今年入冬,總部位於德國柏林的年輕家具品牌Loehr舉辦一個產品發佈會。發佈會選址非常特別,特意跑到Hansaviertel區一幢1957年設計的古舊大樓中舉行。話說這幢大樓非常著名,因為是巴西傳奇建築師Oscar Niemeyer在德國境內唯一作品。他的招牌作Niteroi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博物館、The National Congress of Brazil巴西議會大樓等等,都是全球雜誌nonstop攞景的地標。Loehr選取這幢大樓五樓的公共空間作為自己設計的舞台,名正言順。因為Loehr三子都是建築迷,由其鍾情富現代感、極簡的設計。史上出現過的Minimalism、De Stijl運動等全部都是這德國三兄弟的靈感來源,將自己的作品帶回他們的美學原點,又真的襯到絕。

Loehr三子分別是David, Leon及Julian Löhr(我沒有串錯字,我是用機械方式從他們的新聞稿copy and paste出來的)。David跟Julian主力設計及生產,Leon就負責管數以及當PR,難得三兄弟各壇勝場,同時擁有共同品味。他們都喜歡建築,喜歡那些內儉低調的細節,所有心思都要收收埋埋的。不過他們同樣熱愛平面設計,歡喜強烈線條幾何圖形以及大膽用色。你見到設計師在牆上掛幅海報,明明是幾個簡單幾何圖案幾條直線兩三種顏色,不過夾起來襯起來就是漂亮搶眼。如果你都領略到這種用簡單線條強烈色彩帶來的震撼,你應該會喜歡Loehr的作品。因為你看他們的產品照片,幾張座椅茶几拼在一起,那種強烈得叫人刺鼻的graphic design味就會撲面而來。

此外,Loehr三子在設計時除了清除所有多餘支節之外,更不會為每件家具定下指定使用場合。在Loehr的世界,沒有所謂客廳梳化飯廳餐椅床頭几,他們的家具反正脫去所有外衣剩下靈魂,靈魂是四處飄無處不在的。所以他們無論是梳化檯茶几層架高腳櫈,你可以放在任何地方,家居好辦公室好餐廳好公共空間都好,都是一個設計世界通行。故此,你可以在廣告公司、博物館、餐廳、酒店以及時裝店都見到Loehr的家具。

好先生
Loehr決意走Minimal路線。單單計理論,Minimal可能好簡單。不過去到設計實物的層面,要做到Minimal得來靚,背後又會花上大量工夫。因為你內容少細節少,減減減減剩下的,全部都要精。所以三子認為,要造出最簡約最襟睇兼永不過時的家具,在每個細節上都不可掉以輕心。他們的對策就是,製作堅持100%本土。Loehr的家具全部堅持在德國製造,既可用到最新的技術,同時傳承了德國傳統工藝。例如他們較早期的作品Faber系列,腳像古老建築的樑柱互相支撐。原來這種設計靈感真的源自傳統北歐房屋,外牆都會完全顯露所有木製樑柱,成為建築特色。Loehr就將這種古老的歐洲建築文化,去蕪存菁成為富現代感的家具設計。

說到建築,那張外表方方正正不甚了了的Neo Table就是現代建築。他們說這張萬用檯其實是深受源自荷蘭的De Stijl運動所影響。De Stijl運動強調將所有多餘線條盡去,留下的橫線直線反而帶來強烈的視覺效果。Neo Table每個部份都由直角組成,檯底的直角金屬支架就像起橋起屋的支架。直角、金屬、木面,全部都是最簡單不過的元素,不過你能否用最簡單的元素造出Neo Table的優雅俊俏官仔骨骨?

同樣道理,你在市面上很難找到像Euclides這種從任何角度去衡量都好的梳化,一張不耍花招,用最輕巧材料造出一張讓人想立即坐下的梳化。對上一張有這種感覺的,已經是Ilmari Tapiovaara在60年代初為Artek設計的Kiki Sofa。為甚麼記得那麼清楚?因為筆者打從心裡愛死Kiki Sofa,覺得世界如果有多點人都喜歡Kiki Sofa的話,世界可能漂亮一點,起碼市容會整潔一點,人與人都會相親相愛兄友弟恭夫妻和睦……說回Euclides梳化,最簡潔線條下,支架造的纖巧,令人坐上去有懸浮的感覺。梳化向後傾的角度,更是鼓勵大家多傾偈。至於布料,就用Raf Simons為丹麥家具布料名牌Kvadrat設計的系列吧,好不好?

 

issue NOV 2017 VOL: 183
2017-11-03 13:48
清真鑲嵌 Bethan Gray

朋友好喜歡去印度,她覺得印度傳統產物靚到暈手工好,圖案雕花精緻。當地還有好多舊殖民地風情,去到任何角落城市好鄉村好,男女老幼就算不講究打扮,他們披上身的顏色總會亮麗過人叫你注目,不會像我們一樣恆久黑白灰深藍……筆者當然可以sync到印度之美,以往去旅行都會買那些有傳統繡花的民族服,幻想中自己是六十年代前去學法的披頭,雖然現實著上身似今日西洋菜街的大媽。

跟朋友再談,原來這位熱愛印度的印度之友,人在印度還是燥底。人太多太亂空氣太差(廁所已經大有改善了,其實香港人都無資格話人家廁所啦。)貼身攔截爭生意的大漢,以及全宇宙都會面對的問題:去到天腳底都有永遠打尖蠻不講理的大媽。你仰慕別國文化之餘,卻要徘徊在愛與燥的邊緣,心情好複雜,食得鹹魚就要抵得渴。

卒之,筆者從英國設計師Bethan Gray身上,發現夠鹹香好送飯又不會令你口渴的鹹魚!Bethan Gray做的,就是將印度伊斯蘭阿拉伯世界的美學養份粹取製成精華,再因應城市人起居習慣調配好份量,再悉數注射入我們的現代生活裡!我們見識過清真寺古代寺廟甚至教堂帶來的感觀震盪,原來當中的靈魂,可以附托在你家居那個sideboard上、開飯那張餐檯上、歎咖啡那張茶几上。至於你自己,不用一身探險裝備或者民族服飾(雖然最後都係似大媽),耳筒播著蘿記首〈同途萬里人〉的。有Bethan Gray靚到暈的設計,照樣過你的現代生活,同時享受由設計帶來的,最有型的異國風情吧。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Bethan Gray

文化遊牧
Bethan Gray在英國非常受媒體歡迎,拿過Best British Designer獎項,媒體都喜歡訪問她。基地在倫敦,不過她專注將各地異國風情(中東由甚)注入設計。只要一查家宅,就明白Bethan Gray何解可以駕馭異國風。她雖然生於威爾斯,不過家族的源頭原來是印度!幾百年前這個家庭橫跨阿拉伯海域到威爾斯山區定居。可能Gray的DNA內早就有那種民族元素:對古代的圖案、色彩、精雕細琢的手工細節格外敏銳。不過帶Gray進入設計大世界的,是現在連荷里活道都有舖的Tom Dixon。Tom Dixon頒了個新晉設計師獎項予剛畢業的她,最後Gray亦進了Habitat工作。一去十年,離任時Gray已經是Habitat的創作總監。因為Habitat在英國非常普及,所以有人說Gray其實是英國家具設計行業的幕後推手、引擎。她任職Habitat時設計過多件佳作,當中有不少家具到今日仍然是品牌的熱賣。回想這段日子,Gray有機會趕得及跟英國傳奇設計師Robin Day共事,有機會到世界各地深入參與家具設計製作銷售推廣各個流程。其後亦跟The Conran Shop等不同品牌合作。她跟英國John Lewis聯乘的系列亦大受歡迎,Bethan Gray沒有將貨就價,在中價的家具中,一樣有大量設計細節。

不過,Bethan Gray認為跟這些比較大型的連鎖店合作,只是盡了專業設計師本份。以自己名字掛帥的設計組織,就要做盡自己最喜歡的設計。

今日Bethan Gray都以自己名義,以一個相對小規模的形式,設計/生產自己最喜歡的家具。有如在大集團酒店當了多年經理後,現在自己開設精品旅館一樣。那麼家具老手Gray自己最喜歡的風格是甚麼?就是溫暖、典雅,有人文氣息。因為她覺得現在的設計世界太冷酷,她想用自己的設計為這個冰冷世界升溫。既然自己的血液就是混和東西文化,加上以前因為工作關係周遊列國。Bethan Gray就將世界各地的傳統美學、手工藝文化注入自己設計。她的家具內有大量工藝細節:精工鑲嵌、人手古法染色。為了令家具更見溫暖,她愛用木材、雲石、真皮等天然物料。不過最重要的是,她周遊列國時見到的圖案、設計細節、色彩,當中的故事,才是她家具設計的主角。

身在西方東方使者
Bethan Gray在剛過去的倫敦Design Junction 2017,展出自己新作Shamsian Collection。見到Shamsian的名字都感到異國風情滿瀉。事實上該系列就是Gray跟伊朗藝術家Mohamed Reza Shamsian長期合作的成果。話說Mohamed Reza Shamsian在阿曼的工房非常架勢,內有多達70位高手雲集,個個都身懷絕技雙手都能夠輕易雕龍雕鳳雕大花,或者鑲嵌出任何圖案。不過過猶不及,設計師在此刻就像編輯一樣,將各種戰鬥力強橫的文化元素好好重新編制:她選用面積比較大的櫃,讓這些圖案更加震撼。將阿曼當地的圓拱門建築特色融入自己的圖案,令設計既有濃烈的中東色彩建築特色,不過又好像monogram夠設計感又時髦。為了更有層次更細膩,表面的漸變色效果是用了意大利的雀眼木染出來。看上去好精緻好搶眼,用手觸碰,可以感受70高手的精工鑲嵌,如何將金屬鑲入木材之中。就這樣,一個櫃有文化元素有工藝內涵(這種工藝可以追溯到十六世紀),不過減卻浮誇沒半點土豪味。

至於同一系列一樣用上清真鑲嵌技術的餐檯,表面的圖案其實來自當地的傳統帆船上的帆布。帆布上車線的圖案,都足以令設計師畫多一個設計。其實不計檯面上的精雕細琢,單單餐檯的圓潤線條及優雅的斜腳,已經好優雅好女人好討人歡喜。

Bethan Gray角色有如身在西方的東方文化使者。清真學家Mitchell Abdul Karim Crites見過Bethan Gray的設計後,彼此一起研發The Ruby Tree Collection。Mitchell Abdul Karim Crites參與過很多名勝修復工作,他建立了一個當代清真工藝的網路。為了防止這種傳統鑲嵌技藝失傳,他就跟Bethan Gray推出The Ruby Tree Collection。用古埃及已用到的天河石(Amazonite)來設計當代家居用品。除了已有的設計,他們更提供訂造服務,希望用設計將古老工藝轉化成一門現代產業。

講到Bethan Gray有如人類文明保衛隊一樣,其實她的設計一樣有女人生活情趣。因為英國出生現在居於倫敦,英國女子擁有大量英式Brogue Shoes天經地義 ,所以就將Brogue Shoes的設計細節用在茶几上。相比她以往的大公司聯乘作品,這些設計仍然堅持在倫敦hand made,貴精不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