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8 VOL: 186
2018-01-29 17:44:30

穩陣先生 Jonas Wagell

Jonas Wagell乃瑞典人,睇相,體格魁梧身高腳長。

如果我是足球領隊,一定會安排Jonas踢防守中場。防守中場是甚麼呢?就是要在球場上隱形!隱形不是指他在場上「柄」埋一邊隱形,而是指他可以無聲無息完美連繫整隊球隊。己方進攻,波未到腳他已經計算好隊友位置,兼且解讀隊友處境:觀察到哪個隊友被人死釘;哪個隊友前面多空位;哪個隊友當下甩甩漏漏……再用最簡單直接慳水慳力的方法將波第一時間交予隊友。他的傳球成功率一定要全隊最高,容不下半點甩漏。防守時,既要觀察對方走位,同時用後眼觀察己隊守衛身在何方,計算好就企定定度咩都唔好做,頂住對手道氣。當然,防守中場一定要欄截一定要搶波,不過技術好落腳準,又是無聲無息斬斷對方龍脈。

可以說,防守中場永遠不會叫人驚豔,賺取不到太多光環。不過他用自己最好的技術去做最簡單直接的事,讓球隊運作暢順,please晒全世界。

為甚麼講波?好多人說Jonas Wagell的設計代表了當代的北歐,或者說他的東西簡單直接minimal……筆者卻覺得他的設計,有如一個稱職的防守中場。他守的,就是日常生活的品味。Jonas Wagell的作品不是封面主角,不過應該沒有人會介意將他的設計帶入屋登堂入室。他多年來的作品堅持用最精簡方法達到目的,穩陣大方humble中偶爾用少少風趣你開心,落腳次次準,永無交失波!對於這點,好多大眾化的品牌,眼光猶如足球領隊。找來Jonas Wagell踢防守中場,不,當設計師,守住他們的銷量,守住自己招牌。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Jonas Wagell

設計 溝通大於一切
Jonas Wagell是中途出家的設計師:當他廿歲出頭時,仍然是一個修讀平面設計的學生,並且進入廣告公司當實習生。不知是少年Jonas Wagell性格一流還是他真的能力過人,一個全無經驗的學生,幾個月後發現自己的職位變了project manager,終日負責籌辦大小展覽。自此年復年project復project,在廣告公司做了七年經手project多達百五個後,這位瑞典大漢在事業上出現七年之癢。對一個讀平面設計的學生哥來說,廣告公司當然是一個充滿創意的地方,不過他的根源始終是設計。雖然事業發展順利,更開設了自己的公司。不過為了設計,Jonas Wagell還是放棄事業從回校園,這次修讀的是interior architecture and furniture,一讀又五年。拿了碩士學位幾日之後,Jonas Wagell就在斯德哥爾摩一間舊牛奶店成立自己的studio JWDA。十年過去,現在他除了為北歐品牌設計家具,亦有為北美、意大利、大陸以至台灣品牌設計產品。為甚麼喜歡設計家具呢,多得讀書時在建築師樓打工終日要做Mock up砌紙板模型,令Jonas Wagell再次肯定,由一個概念慢慢轉化成實物,真是人間美事。不過現在太少公司有專責家具設計的職位了,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自組Studio。對於一個跑慣廣告界江湖、有多年工作經驗的人來說,成立公司埋班組Studio輕而易舉啦。

為甚麼要說Jonas Wagell的背景?因為跟他現在的作品有莫大關係。Jonas Wagell回想自己多年前讀平面設計,終極目標是透過graphic design去跟大眾溝通。多年後他修讀建築,個個掛在口邊的卻是minimal。好多人說Jonas Wagell的設計夠minimal,不過他卻覺得現在有太多人扭曲了minimal的真義,甚至覺得甚麼都無、悶到透頂冷冰冰又無甚個性的設計就是minimal!Jonas Wagell坦言,自己只是喜歡明確、簡潔的設計,這種簡單,寧缺莫濫的取向,終極目標就好像他多年前讀書所學到的理論一樣,是為了溝通。去除多餘支節,拒絕畫蛇添足,並非為了minimal而minimal,而是將注碼集中在最重要的事情上。對於一件家具,重點可能是裡面的功能美。外觀上少了花巧,更加可以突出設計的形狀、線條。

寬厚大方minimal
如前所述,Jonas Wagell並非那種放浪孤高藝術家,反而是一個精於溝通 / 協調的人,並且條理分明。你單單上他Studio的網站,你大概就會領略到他是一個無時無刻為人著想諗多一步的人:首先網頁沒有花巧,上過太多設計師網頁,他們只是利用網頁打擊你的自信與耐性,網頁的作用只是表現自己與別不同,不屑跟你這些凡人溝通,click到mouse裂,最終只是得到一個電郵地址!Studio JWDA的網頁呢?每件作品有清晰分類啦,有詳盡文字圖片解說啦,記者/設計師要用的檔案整齊陣列在前任意下載啦。如果設立一個網站是為了溝通,讓陌生人瞭解自己的話,這個網站就非常成功,難怪愈來愈多

品牌溝他。

身為溝通高手,怎樣形容自己的風格?Jonas Wagell這樣形容:「generous minimalism」,一種有雅量、寬宏大方的簡約。因為有平面設計的背景,他有些設計簡單到望著相片,你都會以為正在看2D平面圖。例給他剛剛為台灣新品牌From the Bay設計的檯燈Wander Light:這是一個用金屬及玻璃造的當代極簡燈籠。除了模仿傳統東方燈籠的把手位成為設計焦點:一個出師有名又實用的細節,更正的是連電線的粗幼 / 質感,跟其他金屬組件都好像一體成形。令到這盞Wander Light,有如在本來無一物的波波燈外用Marker筆劃幾筆,就成就了一個好睇好用好玩的新設計。

講到這位瑞典大漢面面俱圓非常generous,其實他亦有自己的堅持,例如對今日的科技。他認為利用到新科技固然是好事,不過我們不要盲目追求新科技漠視自已的感觀觸覺。以他為Menu設計的Concrete Lamp為例,本來手頭上有最新式的電子開關或者LED技術,不過Jonas Wagell就是堅持要用回傳統的手動擰一擰有「click」一聲的開關制。因為Concrete Lamp的靈感來源是古老的油燈,Jonas Wagell覺得那個要擰一擰的油燈開關絕對是設計重點,不容放棄。

而且他從一個好人性化的角度去判斷那個開關制……就是普通人都會覺得有擰一擰的動作,有「click」一聲的聲音就是爽,就是安心快適!姑勿論有多少人領受到設計師的堅持,但Concrete Lamp長年都是best seller就是。此外,見得多Jonas Wagell那些單色又簡單樸素的小物設計,總覺他是屬於中價市場,在Museum Shop或者百貨公司櫃位,不需思前想後就會入手的價錢平多多趣貨色。不過看看他剛為意大利梳化老牌Tacchini設計的Roma系列,原來他同時可以高貴大方。Roma梳化就是完美南北歐混血兒:她叫Roma,就是保留了意大利世紀中葉的經典設計線條,不過經過北歐剪裁,令她classic得來又富現代感,不會太古色古香。Jonas Wagell自言,所謂經典就是經過長久歲月沉澱得出來的,我們不要求新就放棄這些好東西。現在要做的,就是令這些經典可以舒舒服服重回現代生活。■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7-12-28 17:39:07
德國老實人 Loehr 

無錯,我們又介紹一些簡潔老實的設計。當你發覺這個世界以紅彗星三倍速的速度愈走愈歪,世界上仍然有人會依據傳統美學,老實低調行事,大家應該裝香還神祈禱感恩的。

何解說世界愈走愈歪?你想像筆者正在用一個好多肉的肉身與運作不太暢順的腦袋,苦思這份稿怎樣寫的時候,原來這件事已經夠retro了。因為有媒體已經全面(將人類)機械化,他們將所有工作量化,寫稿機械人頭上有個計時器,定時定候要你嘔出固定數量。寫甚麼題材用甚麼字?不用想,因為甚麼關鍵字會帶來最高hit rate,用甚麼字自然會多like share,全部有記錄,數字不會騙人嘛!你總之要跟冷血機械人一樣,按程式嘔出相關字就可以。當然,大家在地鐵都忙著玩電話,忙到每次到站死都不讓位予人登車,可見大家對網上垃圾資訊苛索無度。現在開始已經有媒體用人工智能轉發這些垃圾資訊了。反正你們只是要量不要質,讓你大條道理在地鐵到站時仍然可用電話頂著人登車。媒體就盡情用大量垃圾餵飽你。如果你現在仍然看到第一手用人肉寫的文字,又要祈禱裝香感恩還神了。

世界再沒有美醜對錯,道德黑白都retro,hit rate、like數及share數才是王道。程式管理員,數據分析師就是總編輯。大家準備成為機械人,一起合唱德國電子組合Kraftwerk句we are the robots,跳進那個大數據深淵吧。

為甚麼又離題那麼遠?因為不久將來又會有大量內容農場經人工智能轉發Loehr的背景、產品資料的。不過這些由一件設計引發出來的無限玄想,經人腦發神經得出來的牢騷,暫時人工智能還學不來,很retro。正如Loehr一樣,三兄弟組成家庭式公司,製作最簡單最襟睇的家具。

Text : 袓慧
PHOTO : Courtesy of Loehr

極簡兄弟
今年入冬,總部位於德國柏林的年輕家具品牌Loehr舉辦一個產品發佈會。發佈會選址非常特別,特意跑到Hansaviertel區一幢1957年設計的古舊大樓中舉行。話說這幢大樓非常著名,因為是巴西傳奇建築師Oscar Niemeyer在德國境內唯一作品。他的招牌作Niteroi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博物館、The National Congress of Brazil巴西議會大樓等等,都是全球雜誌nonstop攞景的地標。Loehr選取這幢大樓五樓的公共空間作為自己設計的舞台,名正言順。因為Loehr三子都是建築迷,由其鍾情富現代感、極簡的設計。史上出現過的Minimalism、De Stijl運動等全部都是這德國三兄弟的靈感來源,將自己的作品帶回他們的美學原點,又真的襯到絕。

Loehr三子分別是David, Leon及Julian Löhr(我沒有串錯字,我是用機械方式從他們的新聞稿copy and paste出來的)。David跟Julian主力設計及生產,Leon就負責管數以及當PR,難得三兄弟各壇勝場,同時擁有共同品味。他們都喜歡建築,喜歡那些內儉低調的細節,所有心思都要收收埋埋的。不過他們同樣熱愛平面設計,歡喜強烈線條幾何圖形以及大膽用色。你見到設計師在牆上掛幅海報,明明是幾個簡單幾何圖案幾條直線兩三種顏色,不過夾起來襯起來就是漂亮搶眼。如果你都領略到這種用簡單線條強烈色彩帶來的震撼,你應該會喜歡Loehr的作品。因為你看他們的產品照片,幾張座椅茶几拼在一起,那種強烈得叫人刺鼻的graphic design味就會撲面而來。

此外,Loehr三子在設計時除了清除所有多餘支節之外,更不會為每件家具定下指定使用場合。在Loehr的世界,沒有所謂客廳梳化飯廳餐椅床頭几,他們的家具反正脫去所有外衣剩下靈魂,靈魂是四處飄無處不在的。所以他們無論是梳化檯茶几層架高腳櫈,你可以放在任何地方,家居好辦公室好餐廳好公共空間都好,都是一個設計世界通行。故此,你可以在廣告公司、博物館、餐廳、酒店以及時裝店都見到Loehr的家具。

好先生
Loehr決意走Minimal路線。單單計理論,Minimal可能好簡單。不過去到設計實物的層面,要做到Minimal得來靚,背後又會花上大量工夫。因為你內容少細節少,減減減減剩下的,全部都要精。所以三子認為,要造出最簡約最襟睇兼永不過時的家具,在每個細節上都不可掉以輕心。他們的對策就是,製作堅持100%本土。Loehr的家具全部堅持在德國製造,既可用到最新的技術,同時傳承了德國傳統工藝。例如他們較早期的作品Faber系列,腳像古老建築的樑柱互相支撐。原來這種設計靈感真的源自傳統北歐房屋,外牆都會完全顯露所有木製樑柱,成為建築特色。Loehr就將這種古老的歐洲建築文化,去蕪存菁成為富現代感的家具設計。

說到建築,那張外表方方正正不甚了了的Neo Table就是現代建築。他們說這張萬用檯其實是深受源自荷蘭的De Stijl運動所影響。De Stijl運動強調將所有多餘線條盡去,留下的橫線直線反而帶來強烈的視覺效果。Neo Table每個部份都由直角組成,檯底的直角金屬支架就像起橋起屋的支架。直角、金屬、木面,全部都是最簡單不過的元素,不過你能否用最簡單的元素造出Neo Table的優雅俊俏官仔骨骨?

同樣道理,你在市面上很難找到像Euclides這種從任何角度去衡量都好的梳化,一張不耍花招,用最輕巧材料造出一張讓人想立即坐下的梳化。對上一張有這種感覺的,已經是Ilmari Tapiovaara在60年代初為Artek設計的Kiki Sofa。為甚麼記得那麼清楚?因為筆者打從心裡愛死Kiki Sofa,覺得世界如果有多點人都喜歡Kiki Sofa的話,世界可能漂亮一點,起碼市容會整潔一點,人與人都會相親相愛兄友弟恭夫妻和睦……說回Euclides梳化,最簡潔線條下,支架造的纖巧,令人坐上去有懸浮的感覺。梳化向後傾的角度,更是鼓勵大家多傾偈。至於布料,就用Raf Simons為丹麥家具布料名牌Kvadrat設計的系列吧,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