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8 VOL: 187
2018-03-06 14:41:01

NEW POWER AT GOSHA RUBCHINSKIY

一定要好好記住俄羅斯設計師Gosha Rubchinskiy這個名字,雖然他說過自己是Image-Maker多於設計師,但是標誌住年輕叛逆的創作風格卻獲得川久保玲丈夫Adrian Joffe的賞識,力邀他進駐Diver Street Market,由此成為時裝界的耀眼新星,過去賣不掉的T恤,現在可以隨即被搶購一空。Gosha是蘇聯正式解體後第一批接觸到消費主義的年輕人,對外界的新鮮文化充滿鬼主意,他在聖彼得堡舉行的時裝騷除了與adidas、Three Stripes合作之外,當中八個造型更加與Burberry進行破天荒的英俄聯乘,將經典的Trench Coat與格紋圖案玩到淋漓盡致,把英倫風格滲入街頭元素,恤衫、短褲和Stephen Jones製作的帽子件件都值得入手,大膽講一句,一定比俄羅斯舉行的世界盃還要精采。

 

Gosha以年輕想法將Burberry的經典風衣和外套作出全新的詮釋,這件加大尺寸並玩左右顏色不相同的trech coat極有玩味。

 

這一季中繼續與adidas Football 展開聯乘計劃,把俄羅斯的運動服進行復古,並加上扎染和撞色等設計,令視覺效果更為出眾。

 

延伸閱讀

俄羅斯時裝兩三事︰http://bit.ly/2F4q0DA

TEXT : AS

issue MAR 2018 VOL: 187
2018-03-06 14:18:32
CHANGE DIRECTION AT GIVENCHY

Riccardo Tisci用了十二年光陰為Givenchy造就一個revolutionary的時代,當Clare Waight Keller 確實成為新一任藝術總監時,部分時裝迷難免頓時感到惶惑、憂懼,擔心將品牌那種高級與次文化融合的風格像失掉了重力的太空船,無止境地在理應暗黑的宇宙漂流。這種失戀的感覺,我明白,特別是品牌去年突然宣佈原定於七月發表的SS18春夏男裝系列,亦無法令自己分清楚到底是期待還是疑慮,直到十月在Palais de Justice舉辦的那場騷,方能暸解到「舊嘅唔去,新嘅又點會嚟」的真諦。

作為品牌首位女性設計師,Clare的全新設計不能像前東家Chloé一樣充滿波西米亞情調,否則與Givenchy這年來經營的風格不只是轉身射個三分波那麼簡單,而是一射無回頭。成功的時裝設計師大致可分為兩種,一是一鳴驚人,二是平步青雲,Clare明顯屬於後者,畢業後在Calvin Klein、Ralph Lauren、Gucci工作,後來晉升為Pringle of Scotland的創意總監,再加上在Chloé工作六年,如今在Givenchy揸正大旗,又帶來品牌首次男裝高級訂製,一步步穩紮穩打成為時裝女將,單看牌面已經夠晒引人入勝。

再看看首張成績表,Clare似乎要與這個不斷討好買家的時裝世界劃下界線,明顯要脫胎換骨,還要換上Hubert de Givenchy代表著高雅的DNA。男模特兒穿上的不是闊褲長衫,反而在天橋上以復古風的窄版西裝、翻領夾克、合身長褲與飄逸襯衫的造型出場,這種風格可能似曾相識,又或許未必合乎普羅大眾在今時今日的配搭準則,但凡是任何一個流行元素,只是不同年代以來重覆的把戲,不過似乎Clare早已投身於下一波的潮流了,問題是,你又準備好未?

TEXT : SIMON 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