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3-23 17:44:32

走入時裝設計師的家 (PART A)

雖則家家有本難唸的經,但起碼面對自己居住的地方,就應該花點巧思佈置一下,這樣才能稱得上尊重自己、尊重生活。以下幾位男時裝設計師,除了在天橋上展現獨有的品味之外,他們的住所同樣極具創意及富有美感。

KIM JONES 

前Louis Vuitton創意總監Kim Jones最近宣布成為Dior Homme新任創意總監,再次掀起時裝人的熱話。這位一直將旅行與街頭文化融入在高級時裝品牌的設計師,近日亦以個人名義推出GU x Kim Jones聯乘系列,令人相當期待。然而他在巴黎的別墅相對自己的作品來得踏實和明亮簡約,木橫樑的房屋裡充滿圖畫、編織物、書籍及復古服裝,還有動物標本和獨特的彩繪家具,他接受《Evening Standard》訪問時則說︰「無論我走到哪裡,我都會帶回一些東西。所以在這裡可以看到有來自復活節島的雕像、來自巴塔哥尼亞的神鷹羽毛、300歲的佛像與及太平洋西北部的1890年代的鼻煙盒。」這亦解釋了他的作品總是有旅行風的原因,與Louis Vuitton的概念不謀而合,亦不難想像他在Dior Homme的設計亦會充滿outdoor style。

(Source: Evening Standard)

MARC JACOBS

一向人緣甚好的Marc Jacobs經常親身支持其他品牌的時裝騷,例如早前出席CHANEL、BALENCIAGA、Miu Miu等2018秋冬系列時裝騷。這位親民又貼地的時裝設計師對自己的家甚有要求,位於紐約的四層樓別墅則充滿藝術色彩,亦意放不同藝術家的作品,例如Philip & Kelvin LaVerne的櫃子、John Currin的畫作及美國藝術家 Paul McCarthy 創作的抽象雕塑等等,令人回到70年代的美好時光之餘,亦猶如一間家具博物館,開派對簡直一流。

 (Source:Architectural Digest)

KARL LAGERFELD

 

 

不能不提老佛爺Karl Lagerfeld,這位創意多多的設計師一向多搞作,甚至經常踩過界,例如根據自己的美學為意大利家具品牌Cassina拍攝照片,又為巴黎Hotel de Crillon的酒店進行設計,令人相當佩服。當然他的住所裝潢同樣精彩,法國雜誌《AD Magazine》曾經拍攝過老佛爺在巴黎的家中照片。他的房子就像是一艘太空船,多用灰白銀的色調,具有未來主義的特色。以客廳為例,白色皮椅是法國設計師 Jean-Marie Massaud 的作品,鋁合金玻璃茶几是英國設計師Barber & Osgerby的作品,而玻璃牆後面則擺放著他的藏書,完全體現一種不一樣的生活品味。

(Source: AD Magazine)

ALEXANDER WANG

 

打造過無數「Wang Girl」的Alexander Wang,最近竟然邀請曾經為David Bowie、Kate Moss等名人拍攝過照片的英國攝影師操刀,拍攝一輯完全沒有模特兒的廣告照,可謂令人驚喜。廣告照中以黑白為主,同樣地Alexander Wang的住所無論是傢俱、地板還是牆身亦以這兩隻色調作核心,完全是A WANG STYLE。另外,他的家中亦有不少動物圖案的布料,令到整間屋寓都多了一份野性,不過就不是合乎所有男士的口味了。

(Source: AD Magazine)

TOMMY HILFIGER

Tommy Hilfiger近年積極開拓不同地方的時裝市場,例如早前找來美國當紅電音雙人組The Chainsmokers擔任男裝系列代言人之後,香港男神余文樂亦成功加入陣容,為港爭光。眼光銳利的Tommy Hilfiger對自己的住所便走70年代風格,他與妻子位於邁阿密海灘的別墅便色彩繽紛,但又不至於浮誇到令人難以接受。家中擺放多位當代設計師如Andy Warhol、Keith Haring、Damien Hirst、Tracey Emin等作品,風格十分鮮明。而娛樂室牆上貼滿紅白藍直紋牆紙,更加擺放汽車的桌球檯,女士們,如果想令男士早點回家,這個擺設絕對值得參考。

 (Source: AD Magazine)

 

issue MAR 2018 VOL: 187
2018-03-08 18:40:21
無極限時裝惡搞文化

網絡本來是虛擬世界,偏偏在現實生活中落地生根,影響每一位都市人,它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同樣亦將一向高高在上的時裝品牌不斷平民化。網民成為時裝世界裡最強的武器,甚至擁有更多的話語權,「惡搞」是一種最為速食且最有效的招數,近年甚至影響到時裝設計,實為食花生的最高境界。

 《佬訊》、King Jer以文字評論本地名人、明星時裝,外國的instagram時尚惡搞帳號更加是多到花生滿地,而且修圖修到出神入化,以來自英國的 @hey_reilly 為例,早前將BALENCIAGA春夏以狗仔隊偷拍名人的概念廣告,換上Justin Bieber、Kanye West等名人與攝記發生衝突的畫面,除了成功換來like數之外,重要是間接為品牌作出另類宣傳。

 

除此之外,由前時裝界公關Sidney Prawatyotin開設的Instagram帳號@siduations亦以改圖為不少時裝迷帶來歡樂,同樣以BALENCIAGA為例子,品牌舉行FW18時裝騷之後,隨即上載美劇《老友記》中Joey穿上的服裝,同樣引來熱烈討論。最令筆值留意的是,@hey_reilly隨後數小時在其帳號亦上載同樣的照片,結果受到網民批評抄襲,然而 @hey_reilly 留言表示抱歉,並以「dude」稱呼 @siduations ,後者亦標籤 #friends 示好,這種惺惺相惜,只在乎用有趣方式呈現時裝世界的多樣化,反之令人欣賞。

 

這種時裝惡搞的網上文化,本是由改圖者將時裝圈裡的概念、服裝變成一種由上而下的戲謔方式傳遞給讀者,不過隨高級時裝愈來愈貼地的時候,這種單一的途徑漸漸變成雙向,Reilly數年前在專頁上載冒牌的「Fendi x Fila」翻版logo,加上當時得到Silvia Fendi轉載,於是變成一大焦點,甚至在Fendi 2018 FW時裝騷展出Fendi x Fila聯名限量系列,話題十足。

 

 (via @siduations)

 (via @hey_reilly)

再引伸一種概念正是近年愈來愈流行的「Fashion Bootleg」,bootleg本身解作「私釀的酒」,後來衍生成為「未經授權的作品」,到了今時今日,當時裝界對於原創這條界線愈來愈模糊的時候,只要對fashion bootleg拿捏得妥當,甚至買下版權的話,就變相成為一種玩味的設計。Moschino創作總監Jeremy Scott早就把二次創作玩到殿堂級的地位,近年Demna Gvasalia的DHL tee同樣把這種精神發揚光大。又例如既是攝影師又是設計師的Ava Nirui,喜歡將品牌的logo及名稱惡搞,最為經典是將Champion與各大一線品牌「聯乘」,甚至Marc Jacobs為了她,把自己名字改為Mark Jacobes。

 

在今時今日的時裝工業,make noise有時候比成衣還有睇頭,要做到有talking point,當中除了需要有創意之外,保持開放的心態同樣重要,由時裝迷Davil Tran 所開設的兩個玩味品牌「VETEMEMES」 及「BOOLENCIAGA」在惡搞作品上再惡搞,這種原本如女人街才會出現的翻版貨色,如今只需冠上「惡搞」的名義便可理所當然地出售貨品,大家受落之餘,就連Demna亦表示︰「我不會為此提出訴訟,並希望他享受自己的作品。」另一邊廂,Diesel早前在美國紐約開設了一間名為「DEISEL」 的官方「贗品店」,將假貨變成特別限量款,只能說,「惡搞」無極限,有限的是一眾maketing或者網民如何在爭分奪秒的時裝世界裡能夠搶先突圍而出。

 

SOURCE|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