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17 19:28:25

GUY BOURDIN 時尚攝影界的天才與瘋子

不像很多人都欣賞的Richard Avedon與Irving Penn那些殿堂級人物,Guy Bourdin是時尚攝影大師群中的異類。跟其他攝影師不同,Guy Bourdin不善於表達,也不熱衷社交;為人陰沉、固執,甚至有點古怪。他於1954年開始為法文版《Vogue》雜誌工作了30年。根據與他合作過的編輯回憶,他是一個身材矮小、離群索居的男人,說話聲音尖銳,常常喜歡嘀咕抱怨。他在巴黎一個幽暗的、被漆成黑色的影棚裏工作,那裡沒有辦公室,更沒有電話。



作為他的粉絲,多年前用了《Guy Bourdin For Pentax Calendars - 1980》那張徘徊於現實與超現實之間的「吐血的女人」作為電腦桌面圖,電腦換了幾部,圖至今還在;而血,鮮艷依然。
60-70代的時裝與美妝照,到80年代為Charles Jourdan攝的鞋履廣告,都能夠看到Guy Bourdin如何透過構圖、顏色、光影、模特兒的動作來創造出那曖昧、扭曲、詭異與帶點黑色幽默的強烈個人風格。







在Guy Bourdin的影像所感受到的那種神秘而幽暗的氣氛,其實全都來自他的真實生活。他出生不久就被生母拋棄,小時候他只見過她一次,那是一個臉色蒼白、化妝精致的紅頭髪女人。雖然Guy Bourdin一生中從來不曾接受被母親拋棄的事實,但是那種臉色蒼白、平淡無奇的紅頭髮女人也從來不曾停止地出現在他的攝影作品中。從小活在陰影下,後來他身邊的女人每一位都難逃厄運。他的一個紅頭髪情人試圖割腕自殺,另一個女友從樹上掉下來摔死了;他的第二個妻子一直被他禁錮在寓所里,從來不準用電話,最後她上吊自殺了。正因如此,Guy Bourdin的相片中經常充滿着程度令人汗顏的性與死亡氣息。



有說他的做事方式專橫苛求,甚至試圖去篡改大自然。有一次在拍攝戶外場景時,他堅持要改變海水的顏色,因為那不是他想要的那種藍。助手們只好往大海裡倒入一桶桶染料,結果當然是徒然無益地被海浪沖走了。

他又以殘酷地損害模特兒的身體而聞名,曾經為了拍攝兩個皮膚由黑色珍珠組成的女人的場景,用膠水從頭到腳塗滿模特全身再粘上珠子,她們的皮膚因此無法呼吸。當一旁的時裝編輯提醒他模特有可能會死去時,他卻半帶興奮微笑著說:「讓她們死在床上,那會多麼美麗。」 

他曾經說自己拍得的影像僅僅是出於意外;他不是導演,只是運氣的經紀人。而事實上,他的每一張美得令人窒息的照片都包含了無數設計。驚世駭俗背後,是對創作永無止盡的高度追求。

SOURCE:INTERNET

issue MAY 2018 VOL: 189
2018-05-16 14:32:28
FLORAL GARDEN

Text : Aty
去旅行要賞花,很容易理解得到,因為四處散發濃郁花香,行程路線難免被味蕾牽著走。姑勿論你是花癡與否,略嫌它老套又矯情也好,又或者對花又愛又恨,覺得它的美總是不能天長地久,不過floral pattern在時裝的溫室世界裡茁壯成長,逃不掉的視覺令人有種蠢蠢欲動想成為花仔花女的感覺。我知,我明,女人穿花戴銀還好,男人老狗花喱花碌可以好姣,不過你看到Netflix劇集《The End of the F***king World》的厭世青年James,人仔細細穿上一件夏威夷花恤衫都可以入型入格,可不在初夏來個不一樣的自我,生活太苦太澀,讓花偶然牽絆自己騷動的情緒,絕不為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