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8 VOL: 190
2018-06-07 15:41:48

DRIES VAN NOTEN 暗花

「我不喜歡fashion這個字。」Dries Van Noten在他的紀錄片《Dries》中,真情告白。「因為fashion象徵六個月後便過去的東西,我希望尋找一個更timeless的詞彙。」可能,這比設計一個系列更難於掌握。

Text : 冰汪



近兩、三年,先後看過Raf Simons、山本耀司及新鮮熱辣的DVN紀錄片,《Dries》比較接近Raf的《Dior and I》,都是以設計師創作一個系列為時間軸,中間穿插訪問及生活片段。設計師的紀錄片,當然不會有《Avengers》的官能刺激,假如你欣賞片中主角,就會覺得好看過二小時不停地乒鈴近兩、三年,先後看過Raf Simons、山本耀司及新鮮熱辣的DVN紀錄片,《Dries》比較接近Raf的《Dior and I》,都是以設計師創作一個系列為時間軸,中間穿插訪問及生活片段。設計師的紀錄片,當然不會有《Avengers》的官能刺激,假如你欣賞片中主角,就會覺得好看過二小時不停地乒鈴嘭唥。

看《Dries》,當然羨慕他大宅外的私人花園,每天可以隨手採花摘菜,更難能可貴是記錄了整個創作過程,由織布開始。原來,每季數以百計的布料,全部由不同布廠為他而織,織到他滿意為止,所以他花在布料研發的時間,比其他設計師漫長。等到幾百匹布準備就緒,在工作室地上晒冷,馬上開始在fitting model身上實驗,花花格仔條子豹紋等等左拼右貼,看一看,DVN皺皺眉,重新來過,試到滿意才收手。為何他的造型如此百花齊放,真相大白。



由銀幕回到現實,他說,今季集中鑽研顏色、印花及volume。在他的眼中,春夏色彩不是紅橙黃綠青藍紫,而是薰衣草、芥辣黃、煙草啡、暗粉藍及蝦肉色等等偏門色,最正路是迷倒三到八十歲的軍綠。調好色,系列直入正題,他選擇在巴黎報章《解放報》(Liberation)的辦公室舊址為時裝騷場景。為了順應劇情,衣服相對辦公,前半個系列是淨色的office wear。但,正正常常的返工西裝,他又怎會放上天橋?於是他將西裝大兜亂,西裝襯短西褲,稍稍oversized的恤衫,從褲頭解放出來,再配上ankle boots,完全不像是會返報館工作的記者編輯裝束,卻是非常DVN的處理方式。



至於他口中的volume,大概是傳媒工作的實戰味濃郁,今時今日更是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他加入了一點軍事風格,譬如有兩套軍裝恤衫配同色領呔,又或是源自戰場的trench coat,同樣以oversized剪裁完成,刻意混合街頭感覺,為沉悶辦公服注入更多刺激。

在DVN的系列,沒有花,就不是DVN,所以紀錄片中文名稱是《Dries Van Noten:花漾年華》。花,今季在系列後半部分綻放,幾款主題圖案,有大花,有小花,有幾何,以及貝殼等等。以往,春夏花花圖案例牌鮮艷,今次,他卻延續暗色系,將花花染成類似秋天的枯萎tone,啡啡黃黃的,令圖案之間的配搭,即使橫衝直撞都不覺花喱花碌。由花花圖案外套襯花花短褲,甚至是其中一件拉鏈短外套,外圍是貝殼圖案,中央由其他八款圖案,砌成一個正方形,正正是所有圖案都隸屬暗色系,讓他可以隨心所欲,砌到天花亂墜。最後一提,假如你喜歡Dries Van Noten,《Dries》是年度必看,睇完,會更欣賞他的衣服,即刻想日日穿。■

issue JUN 2018 VOL: 190
2018-06-07 13:25:08
SNEAKERS POWER

係,仲係阿伯波鞋風(Dad Sneakers, again),就好似老人家講起話來囉囉嗦嗦,嘮嘮叨叨地沒完沒了,但正如家有一老,如有一寶,有一對阿伯波鞋旁身,始終可以在今時今日出得廳堂,見得下人。

TEXT SIMON AU
PHOTO TPK

HERMÈS rapid sneaker $7,200

大概還以為Stan Smith白波鞋可以穿上好一段時間,就好似Phoebe Philo會待足Céline一輩子的時候,凡事的「以為」都不過是停留於想像之中。這方面比利時設計師Raf Simons較為心水清,至今仍然為Adidas聯乘鞋身印有大R字的Stan Smith系列,那邊廂又在2013年起打造Ozweego,成為這股Ugly Sneakers風潮的「始作俑者」,後來Gosha Rubchinskiy又將Ugly Fashion發揚光大,Balenciaga和Gucci紛紛順水推舟加持一下,自此一發不可收拾,幾千銀買對阿伯波鞋都變得心甘情願,更發生過為買新鞋而互相毆打的維園式奇景出現,世事認真無奇不有。大概還以為Stan Smith白波鞋可以穿上好一段時間,就好似Phoebe Philo會待足Céline一輩子的時候,凡事的「以為」都不過是停留於想像之中。這方面比利時設計師Raf Simons較為心水清,至今仍然為Adidas聯乘鞋身印有大R字的Stan Smith系列,那邊廂又在2013年起打造Ozweego,成為這股Ugly Sneakers風潮的「始作俑者」,後來Gosha Rubchinskiy又將Ugly Fashion發揚光大,Balenciaga和Gucci紛紛順水推舟加持一下,自此一發不可收拾,幾千銀買對阿伯波鞋都變得心甘情願,更發生過為買新鞋而互相毆打的維園式奇景出現,世事認真無奇不有。

(FROM TOP TO BOTTOM)
BERLUTI run track sneaker $8,900
PRADA nylon tech fly sneaker $6,650
HOGAN yellow H357 sneaker $2,700
LANVIN mid-top neoppene diving sneaker $7,400
LOUIS VUITTON Vuitton new runner $8,990
ERMENEGILDO ZEGNA Tiziano XXX sneaker $9,750
STELLA McCARTNEY glueless running sneaker $6,190
TOD’S sneakers in leather $5,000
MONCLER the garry sneaker $4,590
BOSS lace-up trainer $TBC
Adidas by ALEXANDER WANG reissue sneaker $1,699
DIOR HOMME calfskin trainer $TBC

要數得出的時裝品牌如今幾乎都有推出自家品牌的波鞋,美醜其實相由身心,總有一對合乎自己口味。Dior Homme、Lanvin、Berluti、Moncler、Boss、Stella McCartney繼續模糊老土與型格的界線;Tod’s與Hogan就食正logo熱;Prada則嘗試從工藝入手,低筒的鞋身輪廓由提花針織結合皮革材質打造而成;另一玩針織的亦有Louis Vuitton的Vuitton New Runner,用了一年時間研發,最後成功於布料中結合三股紗線,令出來的效果增添深度及美感。而Hermès標榜輕盈柔軟的Rapid運動鞋,展現山羊絨與技術帆布異材質的拼接技藝,更以生動活潑的夏日配色與線條突顯整體設計,踩住的,是一種奢華的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