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8 VOL: 190
2018-06-08 16:19:22

大叔的愛 摩登DANDYISM

近期日劇《大叔的愛》大紅,我喜歡的除了是由吉田鋼太郎飾演的中年大叔中途轉基,及其一副入木三分的少女心之外,還有大叔對穿戴proper得體的堅持。劇中有幾幕戲特別令人印象深刻,例如是大叔在公園被拒愛,他一顆少女心的浪漫被撃潰,跪在公園地上傷心嘶吼,但仍然不失儀態,整理好西裝扮無事瀟灑離開。另外一幕回到飯桌前,失戀的他面對離婚的妻子,依然是腰背挺直的一身waist coat襯衫含涙吃飯。別人看到中年大叔hehe少女,我看到的卻是一陣陣穿得體面的男士「摩登」的Dandyism。用廣東話勉強形容的話,這種Dandyiism,叫「輸人唔輸陣」。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DANDY是一種玩講究的生活方式
我身邊有很多朋友,對Dandy有一種美麗的誤會,以為Dandy必須是要穿上官仔骨骨的西裝。但是假如我們乘時光機去探訪所謂Dandy的老祖宗,你或許就對Dandy有不一様的看法。大家公認的老祖宗,十八、九世紀英國公子Beau Brummell,其實出身不是貴族,家裡有點錢,卻花吃奶之力裝扮自己;但的確公子如他曾領導過時尚潮流:例如法式假髮白面化妝的白粉look被抽重稅,他索性不戴假髮不化白面妝,改成垂下自然的髮型,引起男士髮型新風潮。又例如他喜歡玩簡約,去掉上世紀男裝上多餘的龍虎裝裝飾……或者是每天花數小時穿衣服打扮才肯出門等;他應該可以說是初代的influencer或KOL,首個「因出名而出名」的名人吧。



但以我所知他的英國同鄉鄕,一直認為他的Dandy豐功偉績是「大花筒」狂裝身博喝釆,多過他對衣服有所貢獻。他燒錢裝身到一個地步,不單用光了遺產,還有眾商家有Line of Credit為他賒數。這個Dandy大泡沫一直相安無事,直到一晚他太high,在化妝舞會上得罪了他的富貴friend:未來皇帝(笑他肥)之後無人再敢賒數,他唯有避債逃亡,結局是死在精神病院。所以這個古代網紅給我們的教訓是:Dandy是一道可以堆砌出來的門面。現在的小朋友刷卡買限量版運動鞋和大叔追SUV或腕表,跟Beau老祖宗其實沒兩樣,同樣玩一個叫「別爆煲」、「別得罪老細」的遊戲。



DANDY不一定要做乖乖仔
我很多朋友很天真,以為穿得斯斯文文,就必定是好人。且讓我告訴你一個歷史小故事。在不遠的六十年代,日本東京奧運舉行在即,東京政府為了國家體面,要整頓市容不能失禮國際,於是帶隊整頓銀座,看似無所事事的,穿上一身長春藤Ivy League造型,稱為「御幸族」Aiibii的青年。沒看錯,這群被視為「死飛仔」的浪蕩青年,是穿著我們現在認為斯文大方、正直向上的Dandy / Ivy League Look。結果他們像所有被冠以「搞事情」的社會少數叛逆青年被打壓。一次掃蕩引發更多「御幸族」青年上街,情況直到他們的Dandy潮流教主,當年《男之服飾》(後來演變城《Men’s Club》雜誌)和品牌VAN之創辨人黑須敏之在街上開壇搞集會勸諭大家離開,才平息此事。



因此別說時裝人只識街拍不識搞街頭運動,為了捍衛自己的穿衣風格,都有人出過頭搞過事。重要是穿得官仔骨骨,並非一定代表沉悶加老餅,Dandy也可以非建制,也可以好叛逆。最好的例子還有現代Sir Paul的Paul Smith現代紳士。他超愛將七十年代英國富二代叛逆精神在他的衣服細節上體現出來。當年英國富二代不怕激死老豆搵山拜,特意拿廉價窗簾布走去老爸的Savile Row裁縫做高級西裝,以示反叛。(所以Paul Smith的西裝你要留意內裡會有乾坤,好頑皮。)當然,近年還有Thom Browne,他也將五十年代的西裝校服甚至制服都顛覆得不亦樂乎。

DANDY不需要有錢
我曾經有朋友以為,做一位Dandy需要有豐厚家底。但我告訴他,這些上世紀的想法絕不可取,隨即介紹他在網上認識一群摩登Dandy:Congo Dandy剛果紳士。一群住在剛果的男士,承接於歐洲帶回來的紳士風,竟然在泥濘鄉地,木屋陋宅的社區,不知在那裡掙來的西袋皮鞋戰衣,召來一班志趣相投的同好,一起日光日白三五成群,穿起孔雀男般的正裝擺姿勢,並自封為Congo Dandy……每次看到他們孔雀開屏,我馬上又被當頭棒喝:男人味甚至紳士風格真的不是只能用錢堆砌出來。就算你在非洲、你身處看似最惡劣的環境,你為自己打扮得好看,為自己對現實不折腰地講究,拉高周遭環境美感平均分,才是真正的摩登紳士吧。■



issue JUN 2018 VOL: 190
2018-06-07 15:41:48
DRIES VAN NOTEN 暗花

「我不喜歡fashion這個字。」Dries Van Noten在他的紀錄片《Dries》中,真情告白。「因為fashion象徵六個月後便過去的東西,我希望尋找一個更timeless的詞彙。」可能,這比設計一個系列更難於掌握。

Text : 冰汪



近兩、三年,先後看過Raf Simons、山本耀司及新鮮熱辣的DVN紀錄片,《Dries》比較接近Raf的《Dior and I》,都是以設計師創作一個系列為時間軸,中間穿插訪問及生活片段。設計師的紀錄片,當然不會有《Avengers》的官能刺激,假如你欣賞片中主角,就會覺得好看過二小時不停地乒鈴近兩、三年,先後看過Raf Simons、山本耀司及新鮮熱辣的DVN紀錄片,《Dries》比較接近Raf的《Dior and I》,都是以設計師創作一個系列為時間軸,中間穿插訪問及生活片段。設計師的紀錄片,當然不會有《Avengers》的官能刺激,假如你欣賞片中主角,就會覺得好看過二小時不停地乒鈴嘭唥。

看《Dries》,當然羨慕他大宅外的私人花園,每天可以隨手採花摘菜,更難能可貴是記錄了整個創作過程,由織布開始。原來,每季數以百計的布料,全部由不同布廠為他而織,織到他滿意為止,所以他花在布料研發的時間,比其他設計師漫長。等到幾百匹布準備就緒,在工作室地上晒冷,馬上開始在fitting model身上實驗,花花格仔條子豹紋等等左拼右貼,看一看,DVN皺皺眉,重新來過,試到滿意才收手。為何他的造型如此百花齊放,真相大白。



由銀幕回到現實,他說,今季集中鑽研顏色、印花及volume。在他的眼中,春夏色彩不是紅橙黃綠青藍紫,而是薰衣草、芥辣黃、煙草啡、暗粉藍及蝦肉色等等偏門色,最正路是迷倒三到八十歲的軍綠。調好色,系列直入正題,他選擇在巴黎報章《解放報》(Liberation)的辦公室舊址為時裝騷場景。為了順應劇情,衣服相對辦公,前半個系列是淨色的office wear。但,正正常常的返工西裝,他又怎會放上天橋?於是他將西裝大兜亂,西裝襯短西褲,稍稍oversized的恤衫,從褲頭解放出來,再配上ankle boots,完全不像是會返報館工作的記者編輯裝束,卻是非常DVN的處理方式。



至於他口中的volume,大概是傳媒工作的實戰味濃郁,今時今日更是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他加入了一點軍事風格,譬如有兩套軍裝恤衫配同色領呔,又或是源自戰場的trench coat,同樣以oversized剪裁完成,刻意混合街頭感覺,為沉悶辦公服注入更多刺激。

在DVN的系列,沒有花,就不是DVN,所以紀錄片中文名稱是《Dries Van Noten:花漾年華》。花,今季在系列後半部分綻放,幾款主題圖案,有大花,有小花,有幾何,以及貝殼等等。以往,春夏花花圖案例牌鮮艷,今次,他卻延續暗色系,將花花染成類似秋天的枯萎tone,啡啡黃黃的,令圖案之間的配搭,即使橫衝直撞都不覺花喱花碌。由花花圖案外套襯花花短褲,甚至是其中一件拉鏈短外套,外圍是貝殼圖案,中央由其他八款圖案,砌成一個正方形,正正是所有圖案都隸屬暗色系,讓他可以隨心所欲,砌到天花亂墜。最後一提,假如你喜歡Dries Van Noten,《Dries》是年度必看,睇完,會更欣賞他的衣服,即刻想日日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