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8 VOL: 190
2018-06-18 18:02:52

日本品牌Doublet奪LVMH Prize 2018!看新銳亞洲設計師影響世界

旨在發掘新銳時裝設計師的LVMH Prize,今年由日本品牌Doublet拔得頭籌,獲得30萬歐羅及一年的LVMH Group實習。如此結果,其實反映近年時裝界的多元發展,除了一些耳熟能詳如川久保玲、山本耀司、Vivienne Tam等華裔大師之外,一些新進亞洲設計師也在國際舞台上嶄露頭角,慢慢形成一股新勢力。以下幾位年輕的亞裔時裝設計師,絕對是up-and-coming的才華洋溢之輩。

Text | Timothy Lo

Photo | Internet、Websites and Social Media of brands

2018年LVMH Prize依舊星光閃閃,由Karl Lagerfeld、Nicolas Ghesquière、Marc Jacobs、Maria Grazia Chiuri、Clare Waight Keller等著名設計師組成評審團,給予年輕設計師寶貴意見。

 

Doublet

由日本設計師Masayuki Ino主理,亦是今年奪得LVMH Prize的得獎品牌。設計以中性街頭風格為主調,卻經常出現出其不意的變調,如印上包裝紙圖案的oversized T恤、真空恤衫clutch,充滿解構主義的玩味。

 

穿上Moon Choi設計的韓星孔孝真。

Moon Choi

畢業於紐約著名設計學院Parsons的韓籍設計師,其同名品牌創辦不足兩年,即在美國時尚媒體間深受關注。其風格與現今流行的繁複、大膽、搶眼潮流不一樣,Moon Choi最擅長設計簡約卻剪裁細緻的獨特西裝設計,在年輕一代的品牌中確實是難得一見的清爽。

 

Xander Zhou

被《Business of Fashion》形容為儲了一群「cult fan base」的中國設計師,全因他的服裝每一次都會讓你目瞪口呆——強烈的剪裁結構、誇張的圖案、形狀,再另加一絲半點的中國風元素,便是Xander Zhou獨特的風格。今季瘋傳網絡的「大肚男模」造型,便是出自他手。

 

Anais Jourden

講揚名國際的亞裔設計師,怎能缺少香港代表?品牌Anais Jourden(前身為Jourden)由Anais Mak(麥雋亭)主理,初次面世是在徐濠縈創辦的時裝店Liger,及後又在法國殿堂級選物店Colette相中,因而成為國際時尚界寵兒。同樣曾入選LVMH Prize的她善於利用混搭物料創作不一樣的女性化設計,衝突美感強烈。

 

Feng Chen Wang

來自中國的時裝設計師,畢業於倫敦皇家藝術學院,亦同樣曾經被選為LVMH Prize的入圍組別。Feng Chen Wang以浮誇剪裁及意念作為品牌主調,寬肩窄腰的西裝外套、拼貼恤衫上衣、各式鮮色的亮面物料,搶眼而極具特色。

issue JUN 2018 VOL: 190
2018-06-14 18:17:47
VIVIENNE WESTWOOND 時尚界的末代怪人

繼《The Gentlewoman》與《i-D》之後,Vivieen Westwood再次以"Make History"、"Resist"、"Protest"、"Youth in Power"、"Youth is Revolting"幾個青春叛逆主題登上新一期《Dazed and Confused》的封面。















一連六個cover又喚起了這位另類時裝教母的傳奇一生。六十年代的英國,當其他二十出頭的女生都沉醉在浪漫情懷之時﹐Vivienne Westwood卻放棄家庭,與樂隊Sex Pistol成員男友Mclaren在音樂的火花底下,埋首設計時裝。










她與Mclaren開設的第一間時裝店是“LET IT ROCK “, 店舖随性,通常晚上八點才營業,兩個小時後又匆匆關門。他們其實不想賣設計,只希望能為punker提供一個放縱的根據地。








而由第二間時裝店”TOO FAST TO LIVE TOO YOUNG TO DIE”開始,她除了將充滿叛逆而放肆的口號印在衣服上,更以踐踏簇新的布料為設計元素。對啊,踩完件衫就直接上架賣!開頭只是玩票性質,誰知道會做到老?








開頭只是玩票性質,誰知道會做到老?

Vivienne叛逆除了體現於設計上,更能見於她的愛情觀。十八歲時,她與年僅廿三歲、比自己的大兒子還要年輕的學生Andreas Kronthaler墮入愛河,並於1992年秘密結婚,而最初知情的人,就只有兩個兒子和兒子的女友。不過別以為她一生無愛不歡:「我不介意沒有戀愛關係,因為我太享受一個人的狀態了。」表示希望成為世上最後一個存活下來的人,因為她很想知道末日後,究竟會發生甚麼事。




Andreas Kronthaler for Vivienne Westwood的每季系列,二人都總會在完騷時拖著手一起出場。






二人亦會恩愛地一同登上出席活動、亮相廣告或登上雜誌。














於創作上,她從來不看時裝雜誌,甚至電視,因為她認為這些都是極之沉悶的東西,有礙創。她認為世上唯一的影響是通過不受歡迎的意念而產生的。反政府設計概念與惡搞英女皇的print tee早已成為經典。












Vivienne2014年出版的自傳裡頭,引述了他的長子Ben對母親的感覺:「母親是個怪人。」小時候見她在創作t-shirt,細看次下竟在畫耶穌下體;又有一次,她在設計尿灑夢露的圖案,Ben問到母親是喜歡還是討厭她?」Vivienne答:「不是喜歡或不喜歡,我只是想要嚇嚇大家。」





個人對Vivienne Westwood 的感覺也一樣,不是喜歡或不喜歡,只是假如時裝界再沒有樣的怪人,應該會很沒趣吧。總記得Vivienne的經典名句:“I WAS THE FIRST PERSON TO HAVE A PUNK ROCK HAIRSTYLE.” 直到今天,年近八十的她,依然頭戴”CHAOS” headband,加全身chaos打扮,年齡不礙叛逆,她的心境總是永遠年輕。





SOURCE:INTER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