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17 VOL: 176
2017-03-29 20:48:56

BALENCIAGA致敬系列﹣非典型中的典型美學

Balenciaga SS17的設計主題是"Fetishism"(戀物癖),雖然官方解說並沒有提及任何靈感繆斯,但這一切的偏鋒絕非純粹古靈精怪,衣款、選料、輪廓、用色,以至細節的靈感來源其實都有跡可尋。啊,究竟喺邊度見過呢?係喇,就係佢!美國傳奇歌后Whitney Houston,就個人觀察整合了以下五大對照:

text_SC

1)黑斗篷與亮面桃紅上衣
Whitney Houston於1992年主演的電影《The Bodyguard》中那經典斗篷造型,加上在她身上多次出現的桃紅色襯衣,兩者結合不就是Balenciaga這個main look嗎?


2)花花貼身樽領連身褲
有看過Whitney Houston的live影片,自然會知道貼身樽領jumpsuit就是這位巨星最具代表性的舞台戰衣。再比對Balenciaga的設計,絕對有異曲同工之妙!


3)打褶綴閃石扣飾/珠片繡章
而Whitney Houston的另一常見衣款就是純色布料的draped dress,而打褶位置更會加上裝飾點綴,說Balenciaga參考了這個八十年代的黃金設計配搭不為過吧。


4)螢光青綠
每個年代都有其所屬的色調,就好像屬於八十年代的這一種在大牌時裝上並不常見的螢光青綠色,Balenciaga今季正好用上。而它,亦在Whitney Houston的訂製服裝上出現過不止一次。


5)八十年代經典色調
除了螢光青綠,還有一系列我們久違了的顏色:如胭脂紅、珊瑚紅、紫粉紅、杏黃、金黃、孔雀綠、月光藍、紫羅蘭色等等。品牌SS17系列模特兒身上就全都是那個年代的色塊!


Balenciaga自由Demna Gvasalia執掌後風評各走兩極:一係覺得新鮮好玩,一係覺得有失品牌風格。不少時裝朋友紛紛哀悼Nicolas Ghesquière的巴黎世家時代,他們始終認為巴黎世家還是那十五年美好。今日的Big suit、 Box coat、 Bazar shopper等非典型設計固然不是品牌傳統美學中的高雅前衛,再者連續幾季玩加大碼,任憑多厲害的視覺衝擊亦終將變成陳乏故技。可幸Demna外家功夫了得,設計有話題夠矚目,形象宣傳足公關好;不過,要將怪異風格推進到叫典型美學派也大力支持的層次才是品牌往後發展的關鍵,而這就得看Demna的內家功底有多深厚了。

無論系列是否與Whitney Houston或是更多的hidden muse有關,Demna向時尚經典致意一舉是顯然易見的。若SS17為首部曲,那麼FW17就是他的進一步計畫:以一系列經典輪廓晚裝向大師Mr. Cristobal Balenciaga的高級訂製工藝致敬,將新派偏鋒與傳統美學的距離大大拉近(看下圖)。至於下一步,又將會是甚麼呢?教人拭目以待。就且看這位後起之秀何以靈巧地於當今時裝界運轉乾坤!



SOURCE: 網上圖片 & STYLE.CO
M

issue MAR 2017 VOL: 175
2017-03-24 21:42:19
有一種香港精神叫憶蓮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對於我這一代人來說,其實不太明白以港台劇《獅子山下》為啟發的獅子山下精神。對於經濟開始起飛,小島漸漸變成大都會城市,像一個學生的世界內,會是多姿多彩的娛樂圈,和時尚音樂偶像世界。對我來說,有一種地道的香港奮鬥精神,比《獅子山下》更有啟迪,叫林憶蓮。而這位歌手天后的奮鬥史,是我這一代的品味育成,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記得還是學生時期,筆者也曾在收音機前聽電台節目,那時一位新進的電台DJ叫611,在黃昏的節目時段,排在盧業媚之前。她的節目相比今日的網紅主持,娛樂性當然比不上,論轉數才女系數又不是最棒,但是她夠真夠平實。在節目中會告訴聽眾她改了一個「Sandy」的英文名字,是因為傾慕電影《油脂》裡尊特拉華特坐在鞦韆上唱一曲〈Sandy〉。我們就是看著一位年輕偶像DJ,被唱片公司羅致做了歌星,被包裝成一位日系偶像,改編一首松田聖子的歌,在香港樂壇上爭一席位。那時候的我和很多追求潮流的朋友一樣,還在懵懂之間跟在大哥哥大姐姐身後,到三越、大丸買磚頭般大的《平凡》、《明星》雜誌,千方百計買藤井郁彌的格子褲;看到這位被暱稱「曚豬眼」的idol,我很記得當年大家的預言是:她很日系,唱聖子的歌但在台上唱功也很聖子,目測也沒有中森明菜的性格,應該不會在台上捱得很久吧。其實無知的是我們,因為我們的日系潮流風感召也捱不多久。

 

當我的視線被轉移到英倫,我很羨慕富貴朋友會拿著大衛寶兒的照片,去Rever髮廊要髮型師照著剪;又當有朋友會說佐治童子「靚過我女朋友」時,我竟然不感到奇怪。當自己要到荷李活商場搜尋窄腳褲和legwarmer,我就知道已進入了一個潮流的新時代。我們以為一位日系少女偶像會轉行拍電視劇電影之類的,忽然她就拋出了《都市觸覺City Rythm》系列。嘩,原來香港也有大都會女子,也有周遊列國Jet-setter的國際品味。林憶蓮和許愿團隊,當時不只是做了一個造型上的make-over,而是一個vision視野的引進。英國倫敦和東京原宿不一定是你潮流的全部,你的觸覺可以伸展到哈林的街頭、曼哈頓的天際線、巴黎的露天cafe,甚至是上海的石板路。尤其當她和同期對手如葉蒨文等相比,她的音樂和潮流品味不會是最珠光寶氣,最大台坐「主家席」的,她不會為誇張而扮,而是有耐看的品味。我記得有一位同學說過:你走進當年的Joyce Gallery,有人一手抓一件最貴的,無可厚非。尤如大家都會落注在大紅噹噹的葉蒨文身上,但林小姐的卻是薄荷綠Romeo Gigli,蓮迷起初會跺腳咬手帕抱怨為甚麼不多搶眼球,但能博到店長買手心裡叫一聲「好」的肯定,我們叫這種作sophisticated taste。

 

但香港人的現實是殘酷和講彩數的。既生瑜、何生亮的戲碼,除了在Alan Vs. Lesile外,也在天后大戰的展開。那時候的一個勁歌金曲季選,一字排開有關淑怡唱〈叛逆漢子〉,有林憶蓮唱〈推搪〉,兩人都邊唱邊跳,同樣有兩位男舞蹈員組成三角快舞。那時候真的是香港的黃金時代,大家一起競爭,你的品味方向不一樣不打緊,只要你肯努力,你唱得跳得,在觀眾歌迷眼中都是一場公平的競爭。不像十年廿年後電視台和唱片公司只得一家自鳴的悶場,那時大家鬥的是技術,而不是關係。這是我們很多從八、九十年代走過來,所珍視的所謂香港精神。

 

我們追潮流的,可以追關淑怡的leather look,或是陳百強的Armani王子,都沒有問題,因為沒有臉書、網民的網上品味霸凌,我們是各手拿fans紙牌,能「和諧」共處的香港人。但香港人是殘酷的,一直不斷創作新音樂的林小姐,好像都沒有得過甚麼最受歡迎女歌手的獎項,令蓮迷一直都代抱不平。像我們心裡都會投暗票,但偏偏礙於「社會大圍氣氛」明票又不會給她。也許這就是為甚麼,香港會有很大的同志族群是憶蓮死忠粉絲,可能因為在生活上,縱然你很努力,但一直都像是「underdog」的遺憾,在她的進化歷程得到和應。

 

林小姐成功的關鍵在於她一直在努力。我和很多朋友一直崇拜她的努力,例如在成名後一直跟老師練唱歌。香港人很在行「走精面」,大部分人在成名之後,馬上會進入收成期,很少會繼續在本業上鑽研努力。就如我們行走江湖,有了資源通常都會將大眾力捧的品牌衣服堆上身,因為是收割名氣認同感的捷徑,那會有花時間像日本人鑽研丹寧牛褲般做一門風格的大師?最近林小姐在內地節目《我是歌手》歌技再震攝江湖,再一次印證宇宙是會回饋給一直努力的人。我有時候覺得林小姐跟老佛爺Karl Lagerfeld的旅程很像:和聖羅蘭一起參加設計比賽拿到獎項,人家被捧為天之驕子成為超新星,但千帆過盡,誰又笑到最後?其實老佛爺沒有太多花招,搞甚麼cross-over系列、跟甚麼藝術家跨界都不會;他像是一直在天長地久的拿起筆設計再設計。

但願香港人能重拾林小姐的努力精神,不用一味的想辦法買like或等阿爺的like,只要堂堂正正的努力便足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