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7 VOL: 177
2017-05-12 17:35:58

有一種追求叫哥哥 有一種品味叫Danny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作為一個喜歡衣服又寫字的香港人,我常給外國人挑戰的問題是,香港的fashion style是甚麼?在年少的時候,遇到這種崩口人忌崩口碗式挑機,我會用一種「總之集大成你理得我?」潑辣蒙混過去。直到現在年長了,有了一丁點閱歷,自己開始有一丁點尋根問底的自信,才可以勇敢宣示我的潮流追求品味都是在跟隨他倆:一個張國榮,一個陳百強。

 

如果你曾幸運的跟我一樣,在成長的階段經歷過有這兩位的黃金年代,那麼你可能真正是運氣最好的香港孩子,因為你我都曾經趕上這個小島最美麗的一班列車,就連追星,都是有品味的。

例如像我的學生時代,同窗們追星差不多就先分了潮流追求的派系:你追譚詠麟的,你追求的會是大眾情人或是入屋一家大細都歡迎的風格,但如果你像我告訴人家是Leslie fans的話(那時候還沒有叫哥哥),那麼你就是宣告,你是一個追求「有型」的bad boy。例如你會跟他情迷日系時裝的白色blazer風格,你會和同學商量在伊勢丹或在西武才買到如《Summer Romance》唱片封面的白色外套?雖然最後你只能在Ice-Fire找到合你預算的日系顏色tee來湊合,但那過程是有型的。就算是在小息午飯跟Alan fans辯論時,你的論據是多麼有力:人家在踏單車,但Leslie已在唱片封套玩潛水了多有型,雖然只是廠景拍攝,但有劉培基那乾淨陽光曬黑膚色造型,兼有gel起的髮型,是多麼高的一個層次。

 

那時候的香港男孩子很純真,還沒有追求上樓上車盤,只是想用髮型去追求和偶像同步。因為只有頭上的髮型,才真正是自己可以捍衞的東西。於是我們又四出打探那間salon可以買到那種hair gel了。最經典的那一年,是Leslie在某電視騷上,首次演唱〈側面〉,當大家一見到他那全新的前短後曲「鴨蘿柚」髮型,男生們馬上著了魔,掀起一陣全城Leslie頭熱。今天的少年人,如果你以為現在風行的「柏豪頭」已經很潮,你們實在太年輕了,那時候早有全城男生拿著從八卦雜誌撕下的Leslie照片,狠狠向自己的髮廊師傅施加壓力的奇景了。

我們喜歡Leslie直到後來的哥哥,都是因為喜歡他的追求:追求新的、漂亮的、型的,但不會太過份,不會為了前衞而前衞。這種流行風格永遠放你在最前,但一定不會令你在別人面前難堪。這也許是他一種體貼別人的性格投射。所以他史無前例地,將Jean Paul Gaultier的度身訂造放在自己的演唱會舞台上,其實真是香港潮流界的一大里程碑。試問當年,有誰能像麥當娜一樣,將一級設計師的設計帶上舞台帶給觀眾?可惜,有些觀眾沒有他走得這般前,說的那些剝花生話,不僅傷人心也間接令日後香港跟國際一線潮流接軌的機會少了。令外國人笑我們不識貨之餘,我們也真的欠了你。

 

香港是幸運的,因為不單有一位哥哥,還有一位陳百強。如果哥哥教會很多當年的年輕人勇敢,那麼Danny Chan教我們的必定是好品味。相比哥哥追求的新和勇敢,我們會追求陳百強身上的一種王子貴族氣息。我記得在年輕學生時代去搞school ball,別的女校同學會高高在上的告訴你,你知道Danny穿Matsuda背心tee加Ray Ban墨鏡在泳池是多麼的Hollywood Style嗎?他一身EA加丹寧牛仔褲,倚在開篷Benz跑是絕對香港的Prince Charming嗎?幾個毛頭小子就這樣給這些中西夾雜的名校生嚇窒了。

 

所以我們都連忙加強學習。啊,原來粉色衞衣皺麻恤衫男生可以穿得斯文,啊,原來中山裝小企領可以這樣中西合壁。原來香港藝人的品味,不單是身上時裝,也應該是一個立體的lifestyle,例如他在唱片封面上向我們介紹了他收藏的經典椅子Hill House Chair。原來貴氣不是去搶一件最新最快的東西放在身上,而是生活中幾件不同的美麗東西組合一起,而築起了一道氛圍。所以陳百強唱〈傷心人〉,唱有徐志摩新詩的歌詞,我們覺得是天造地設。有時候我會想,幸好我們追過他;假如來日在街上再碰到那些名校女同學,她們會變成師奶嗎?不過就算是大媽,因為收過指點,也會是最有品味的那一種吧。

 

兩個處女座的人離開了,香港也變得愈來愈不像從前的香港。沒有處女座追求完美的執著,也許我們追求的和品味也愈來愈不堪。所以以後對立心追求美麗和品味的人,我決定應該要更包容更寬容一點。這是人長大後發現的真理。

 

 

 

issue APR 2017 VOL: 176
2017-04-13 19:17:53
講人話的時裝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在《法式韻味 The Essence of Style》一書中,作者Joan DeJean將所有潮流跟風的始作俑者,差不多全押在法國太陽王路易十四的身上。路易十四他太愛時裝了,為了將法蘭西打造成歐洲第一奢華品味大國,他用盡全力飾演終極初代KOL,也令身邊的所有貴族權臣拍馬屁人士成為他的忠實追隨者。他喜歡穿紅色大方扣小高跟鞋,全城男人要跟著穿;他讚過他的情婦楓丹伊公爵小姐的髮型,並囑咐她要一直這樣梳頭,隔天所有女性便照著做。即使當年,有很多丈夫為自己和妻子的白粉臉化妝、為假髮高跟鞋和奢華服飾忙到團團轉,造型愈來愈誇張,皇上都相當樂此不疲。據說皇上十分享受,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丈夫發瘋到了甚麼地步,為了給妻子買漂亮衣服而破產」。

所以歷史上早已說明,潮流締造者所創造的時尚潮流,一般都是堅離地的,而且愈離地愈紅;跟普羅大眾的對話,都不是講人話的。但在今時今日,身處五窮六絕但七又未翻身的時代,我們需要講離地神話的時裝,抑或是講人話的時裝多些?

先來一個故事:朋友A和B討論他們至愛的品牌,最近做的時裝騷會不會太誇。例如香奈兒最新冬季天橋騷,在巴黎大皇宮監生搭起一個香奈兒火箭發射台出來,會不會變得太誇張?會否步小馬哥Marc Jacobs的後麈,像當日路易威登連蒸汽火車月台都祭出來,以後要跌入「騷要愈做愈誇」的無底深潭?但朋友們另一方面見到今季川久保玲玲姐的「無袖無手」葫蘆造型新裝,又沒有太大過敏反應喎。我一直深信所有潮流時裝精都是天生的賽車手,每季每天都以「冼拿第二」之技術轉軚扭軚。看騷後打倒看騷前的我,天下真的不獨你一人,所以親的,請別介意,這種面不改容的華麗轉身,我天天都在做。


C
hanel FW17


C
hanel FW17


C
hanel FW17

只是對於我們這一代人,去追捧騷還是追捧衫才重要?朋友A的理論是,那些千禧世代天天滑手機看得新東西太多,你要刺激他們眼球伸手按一個「like」,你就要豁出去,火箭大炮金字塔穿梭機統統出動才有勝算,然後才再以品牌香水包包單品名物斬他們一頸血。如果你堅持今天只做一件事,fine,像只堅持齋做黑色衣服、或是條子西裝,你會贏得時裝的道德高地,得到衫痴心中的終身成就獎,但別期待會有世紀大爆紅的事再發生。朋友A說,說到底,人人都怕寂寞,人人都愛千呼後擁的感覺,任你再德高望重淡泊名利,那怕上過一次C1頭條,見到(尤其是比你冇料10倍的)有曝光有追捧,你心裡那塊柔軟的地方,總會癢癢的吧。雖然平日看不起小朋友們的花招,但只要經身邊人(總有這麼一兩個)會在你耳邊加油點火,只要放下「心魔」便可,世界是多麼需要你再展光華嘛。

 
Vetements

所以不只是設計師,就連我這等凡夫俗子,都欲拒還迎地幾十歲穿粉色、日光日白等穿閃釘珠片。所以再不實際、再不接地氣的時裝,就算再不講人話的時裝,藐嘴藐舌之後我們仍會勇敢地穿。例如看見Vetements的新解構速遞員制服,我們既想笑又想追,總之就是徘徊在姣婆與守寡之間。因為我們太多人都在經歷這個階段,我叫作時裝更年期。朋友A說,只要好好掌握這個更年期族群,品牌必然有大茶飯可吃。


V
etements

時裝更年期的人,既緬懷舊日風光,又想以看透世界的眼光做人,而且活到一個歲數,必然是對錢斤斤計較,從前為追衫刷爆兩張信用卡的一團火應該早熄滅了,就算想追大熱潮衫潮物,都會理智先行。所以朋友B說我們這種更年期的人,現在見識過如Thom Browne的Moncler勁誇紙牌時裝騷,都會知道品牌用心良苦,都只為博大家眼球,但貴客最後都會進廟添香油,入手一件有紅白藍間織帶的單品,就算大功告成了。因為時裝騷再誇張也不緊要,宇宙很奇妙,萬物都有一個平衡;再有仙氣的設計師背後,都總會有一個Business Manager流落人間,默默地炮製出幾百塊、一千塊的東西,給善信們沾點甘露。

 

所以有心的時裝單位諸公,誇張的Runway Show Piece請留給明星名人年輕人,又或者給很渴望年輕的非年輕人,對我們這種老餅,請繼續對我們講人話,提供一些我們負擔得起的單品,只需要威少少,就夠好了。

 


Moncler by Thom Browne


Moncler by Thom Browne


Thom Browne

 


C
omme des Garc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