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7 VOL: 177
2017-05-31 16:58:26

BURBERRY 雕塑編織二月天

Text : Noel & 冰汪
PHOTO : Courtesy of Burberry/Josh Olins、Noel、Leungmo assisted by Frankie(Styling)
Styling : Sum Chan
Model : Angelina M. & Sasha R. @ Sun Esee
Hair : Winky Wong
Make-up : Deep Choi

近十年八載,Burberry在發展digital及相關業務方面,領先其他品牌一條街,熱衷同科技玩遊戲的創作總監Christopher Bailey,居功至偉。幾年前,破天荒首創天橋完騷,網上訂衫,八星期交貨。這種以快打快的策略,去年再升呢到See Now, Buy Now,等候時間,由兩個月,減到一秒。上年九月,我們在《Runway》欄目,緊貼介紹Burberry時裝騷;半年後,我們直接遠赴英倫,參與February Show,現場感受下See Now, Buy Now的力量。

繼September Show之後,二月騷依舊在倫敦Soho區的Makers House上演。一如以往,Christopher Bailey繼續本土,推崇英倫文化。這次以其中一位兒時偶像、英國雕塑大師Henry Moore的作品為靈感,設計了一個很3D的系列。

Christopher Bailey在騷前說:「自我有記憶以來,一直著迷於英國雕塑家Henry Moore的作品,他的作品對我有著強大且顯著的影響力。我們開始計劃最新一季服飾時,看著和思考他的作品,彷彿湧現出無限對話。Burberry與Henry Moore基金會聯手,激發精采的火花,不只是這場時裝秀,還會在Makers House打造一場絕無僅有的展覽,介紹他的作品和製作過程。Moore展示的作品說明了他的豐富創意,以及對發展英國當代藝術的偉大貢獻,我對於展示最新的二月系列及這位藝術家在背後賦予我們靈感的作品,感到無比興奮。


1) Inspiration 約克郡的輪廓

一直以來,時裝設計師向藝術作品擷取靈感,情況屢見不鮮。但這一趙,Christopher Bailey可不是純粹的搬字過紙,而是在深入理解Henry Moore的的作品和創作過程後,將他在比例、形狀和材質方面的理念進行時裝上的演繹,作出雕塑般的剪裁線條和不對稱設計。就連他的日常工作服及所喜愛的綿羊,也成為Christopher Bailey的創作泉源:「Moore在他的工作室的圖像,他的圍裙,他的工具,甚至工作服上的條紋,最終都會集合在這個系列裡。」

Burberry與Henry Moore兩者都有著很深的淵源及緊密關係,Yorkshire(約克郡)既是Burberry風衣的發源地,也是Henry Moore本人的故鄉。Henry Spencer Moore(1898-1986)是二十世紀英國最具份量的藝術大師之一,被譽為當代最具國際知名度的雕塑家,作品遍佈於世界各地,香港的交易廣場及怡和大廈便分別擺放著他的作品《Oval With Points》及《Double Oval》。

Henry Moore以創作大型抽象雕塑而聞名於世,很多人認為他受到出生地約克郡的山丘地形所啟發,故作品的線條大多是起伏有致的曲線。其簽名式是包含孔洞或主體被穿透,而創作中最常見的主題是人體形象,特別是「母與子」或「斜倚的人形」。

Henry Moore在10歲時就立志成為一名雕塑家,並受到他主日學校老師的鼓勵,這位老師將米高安哲羅的作品介紹給他。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被徵召入伍,被毒氣彈襲擊受傷。康復後,成為一位雕塑學生。1921年,獲得獎學金進入倫敦的Royal College of Art,這時期,他的作品通常以直接雕鑿的手法創作。1930年代初,擔任了切爾西藝術學校的雕塑系主任,期間,他嘗試了超現實主義。他的創作亦逐漸從直接雕刻,轉向使用陶泥和石膏造模,然後澆鑄銅雕。二戰爆發,辭去教職,他成為一名戰爭藝術家,創作了一系列反映在地鐵中躲避轟炸的倫敦人的繪畫作品,為他贏得了國際聲譽。戰後,女兒出生,母親離世,使他更關注家庭的概念,創作了不少有關「母與子」這題材的作品。二戰以後,他的銅雕都是受委託創作、作為公共藝術品的大型作品。1977年,成立Henry Moore基金會,鼓勵大眾欣賞視覺藝術,對藝術界有深遠的影響。

而Henry Moore這些繩子,這些圓洞,這些羊毛,這些藍調,這些工作服,這些不對稱,這些約克郡的輪廓……慢慢地,便成為了Burberry的February Collection。


2) February Collection 編織雕塑

看過Henry Moore的故事,我們將焦點移到衣服,看看偶像怎樣啟發Christopher Bailey的創作。Henry Moore的作品主要是立體雕塑,Christopher Bailey的挑戰,是怎樣將抽象雕塑變成衣服,看似很難,卻難不到他。整個系列,設計最聰明是幾款男女裝冷衫,他刻意把衣袖,織到非比尋常地闊與長,只要穿上身,將袖口束到正常手腕位置,整隻衣袖便會壓縮,扭曲成3D形態,好似Henry Moore逐下逐下雕琢而成,官方網站直接稱作sculptural sleeve,以形補形。



作為本季核心,冷衫之千變萬化,何止一隻袖。如果sculptural sleeve是玩雕塑,將幾款不同編織花紋拼貼,就像用冷衫玩砌圖。一件冷衫,可能集合了rib knit、check knit及cable knit等等編織技巧,擺位縱橫交錯,再配合主打的斜線剪裁,值得買一件收藏。

不論男裝女裝,sculptural sleeve形態百變,在女裝比較婀娜多姿。打頭陣出場的大反領外套,剪裁相近的恤衫wrap dress,以及中段出場的人字絨西裝外套,衣袖形狀柔和流線,卻蘊藏一絲霸氣。這種矛盾與對比,是Christopher Bailey從前輩作品領略而來。他更參考雕塑的不規則作風,豁出去,將設計生涯的信念、哲學暫時放下,創作出一批多方位僭建飛簷式設計的大褸,Burberry,從未如此解構過。

一百六十年來,Burberry的招牌trench coat及大褸,剪裁一向四平八穩,工整先決。新作是一百八十度反常,譬如乾濕褸背後的storm shield,會多角度不斷伸延,變成一塊很drapy的斗篷布;又或者是女裝的千鳥格大褸,忽然在左邊手袖,僭建一幅人字絨荷葉邊布料,由左手開始橫跨肩膊,覆蓋到頸後位置。這些細節,以往不會出現,今季在Henry Moore引領下,好像激起Christopher Bailey的創作基因,令他進入更海闊天空的創作層次。

新作的男裝,除了剛才的雕塑大褸,還有Henry Moore插畫創作的Pallas Head圖案衣服、文青味濃郁的藍色斜布工作服,以及不易駕馭的喱士設計,包羅萬有,絕不為過。然而,相比起女裝,仍是不夠花樣年華。為了配合雕塑的立體主題,他在女裝運用喱士,明顯比過往心花怒放,尤其是幾套Broderie Anglaise(英式刺繡)荷葉邊衣服,層層疊的喱士,模特兒行騷時飄逸盛放,表面重型,動態輕盈,又一次呈現矛盾美學。

關於二月騷系列,Christopher Bailey在完騷後表示,處身改朝換代的大時代,要保持真我,我們都要坦誠地面對自己,敢於表達,所以他要尋根,毋忘初衷,重新出發。客觀地比較,系列的確較以往多姿多采,以一位行走江湖二、三十年的設計師,暫時放下習以為常的一套,勇於作出新嘗試,實在膽大包天,況且做得如此漂亮,如何可以不愛呢。


3) Exhibition 雕塑服飾的對話

February Show翌日,Makers House搖身變成一個展覽場地,同時間展示Burberry的「披肩幻想曲」及《Henry Moore: Inspiration & Process》,一時間,彷彿看到兩者的「喁喁細語」,又或「眉來眼去」,啟發的與被啟發的,非常精采。

自1880年代以來,Burberry的披肩一直象徵著保護的精神。這一趟,受到Henry Moore充滿自然元素的雕塑品比例和形態所啟發,Christopher Bailey創作了78件限量版披肩,每一件均獨一無二,巧妙運用新穎材質與繁複精工,於倫敦工作室匠心裁製。當中最能展現到兩個單位精神的,可算是The Blacksmith,以實心鋼經鐵匠的錘打、製模和修飾而成,立體展示披肩等於保護的象徵。有趣的有The Looking Glass,參考Henry Moore使用拾獲物件的習慣,將超過170片改造後的鏡子以手工縫在金屬光澤亮片刺繡上。The Shell取材自Henry Moore的雕塑品,以貝殼起伏的曲線輪廓製作出這件披肩。80米長的手工編織繩纏繞出的The Rope披肩是向Henry Moore運用繩子纏繞出形體的技法致敬。至於The Alligator,鱷魚皮黏合nappa皮革的起伏線條令人直接聯想起Henry Moore的雕塑作品。還有大量的蕾絲、羽毛、陶瓷、琉璃珠寶、樺木、吊燈玻璃作品……全都叫人嘖嘖稱奇、歎為觀止。


至於《Henry Moore: Inspiration & Process》,這裡有逾40件Moore的雕塑品、銅像、工作模型、繪圖及草圖模型,其中包括《Mother and Child: Block Seat》(1983–84)、《Draped Reclining Mother and Baby》(1983)及《Torso with Point》(1967)。在這些作品中,我們大可一窺Christopher Bailey從啟發到創作的蛛絲馬跡,這樣全面地赤裸裸的共同展示著,確是難能可貴。■

issue MAY 2017 VOL: 177
2017-05-12 17:35:58
有一種追求叫哥哥 有一種品味叫Danny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作為一個喜歡衣服又寫字的香港人,我常給外國人挑戰的問題是,香港的fashion style是甚麼?在年少的時候,遇到這種崩口人忌崩口碗式挑機,我會用一種「總之集大成你理得我?」潑辣蒙混過去。直到現在年長了,有了一丁點閱歷,自己開始有一丁點尋根問底的自信,才可以勇敢宣示我的潮流追求品味都是在跟隨他倆:一個張國榮,一個陳百強。

 

如果你曾幸運的跟我一樣,在成長的階段經歷過有這兩位的黃金年代,那麼你可能真正是運氣最好的香港孩子,因為你我都曾經趕上這個小島最美麗的一班列車,就連追星,都是有品味的。

例如像我的學生時代,同窗們追星差不多就先分了潮流追求的派系:你追譚詠麟的,你追求的會是大眾情人或是入屋一家大細都歡迎的風格,但如果你像我告訴人家是Leslie fans的話(那時候還沒有叫哥哥),那麼你就是宣告,你是一個追求「有型」的bad boy。例如你會跟他情迷日系時裝的白色blazer風格,你會和同學商量在伊勢丹或在西武才買到如《Summer Romance》唱片封面的白色外套?雖然最後你只能在Ice-Fire找到合你預算的日系顏色tee來湊合,但那過程是有型的。就算是在小息午飯跟Alan fans辯論時,你的論據是多麼有力:人家在踏單車,但Leslie已在唱片封套玩潛水了多有型,雖然只是廠景拍攝,但有劉培基那乾淨陽光曬黑膚色造型,兼有gel起的髮型,是多麼高的一個層次。

 

那時候的香港男孩子很純真,還沒有追求上樓上車盤,只是想用髮型去追求和偶像同步。因為只有頭上的髮型,才真正是自己可以捍衞的東西。於是我們又四出打探那間salon可以買到那種hair gel了。最經典的那一年,是Leslie在某電視騷上,首次演唱〈側面〉,當大家一見到他那全新的前短後曲「鴨蘿柚」髮型,男生們馬上著了魔,掀起一陣全城Leslie頭熱。今天的少年人,如果你以為現在風行的「柏豪頭」已經很潮,你們實在太年輕了,那時候早有全城男生拿著從八卦雜誌撕下的Leslie照片,狠狠向自己的髮廊師傅施加壓力的奇景了。

我們喜歡Leslie直到後來的哥哥,都是因為喜歡他的追求:追求新的、漂亮的、型的,但不會太過份,不會為了前衞而前衞。這種流行風格永遠放你在最前,但一定不會令你在別人面前難堪。這也許是他一種體貼別人的性格投射。所以他史無前例地,將Jean Paul Gaultier的度身訂造放在自己的演唱會舞台上,其實真是香港潮流界的一大里程碑。試問當年,有誰能像麥當娜一樣,將一級設計師的設計帶上舞台帶給觀眾?可惜,有些觀眾沒有他走得這般前,說的那些剝花生話,不僅傷人心也間接令日後香港跟國際一線潮流接軌的機會少了。令外國人笑我們不識貨之餘,我們也真的欠了你。

 

香港是幸運的,因為不單有一位哥哥,還有一位陳百強。如果哥哥教會很多當年的年輕人勇敢,那麼Danny Chan教我們的必定是好品味。相比哥哥追求的新和勇敢,我們會追求陳百強身上的一種王子貴族氣息。我記得在年輕學生時代去搞school ball,別的女校同學會高高在上的告訴你,你知道Danny穿Matsuda背心tee加Ray Ban墨鏡在泳池是多麼的Hollywood Style嗎?他一身EA加丹寧牛仔褲,倚在開篷Benz跑是絕對香港的Prince Charming嗎?幾個毛頭小子就這樣給這些中西夾雜的名校生嚇窒了。

 

所以我們都連忙加強學習。啊,原來粉色衞衣皺麻恤衫男生可以穿得斯文,啊,原來中山裝小企領可以這樣中西合壁。原來香港藝人的品味,不單是身上時裝,也應該是一個立體的lifestyle,例如他在唱片封面上向我們介紹了他收藏的經典椅子Hill House Chair。原來貴氣不是去搶一件最新最快的東西放在身上,而是生活中幾件不同的美麗東西組合一起,而築起了一道氛圍。所以陳百強唱〈傷心人〉,唱有徐志摩新詩的歌詞,我們覺得是天造地設。有時候我會想,幸好我們追過他;假如來日在街上再碰到那些名校女同學,她們會變成師奶嗎?不過就算是大媽,因為收過指點,也會是最有品味的那一種吧。

 

兩個處女座的人離開了,香港也變得愈來愈不像從前的香港。沒有處女座追求完美的執著,也許我們追求的和品味也愈來愈不堪。所以以後對立心追求美麗和品味的人,我決定應該要更包容更寬容一點。這是人長大後發現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