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7 VOL: 178
2017-06-09 18:43:27

我拿甚麼拯救你,香港的時裝冒險家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如果你跟我一樣,是個地道香港人,那麼一定跟我一樣,聽過很多香港的「城市傳說」,尤其是關於時裝扮靚的,特別多在銅鑼灣發生。因為我是一位銅鑼灣街坊,所以知道得更清楚。

曾經,在總統商場的地庫,有一間小店特別有很多拖出入,在很多琳琅滿目的外國美妝品貨架下,美麗的空姐們那裡會知道,她們一小箱的水貨美妝品日後會變成大生意大企業,那位老闆娘會精明到一個點,會成為上市公司主席,更投資在這個小商場上重建一幢全新帥氣的商業大樓?

又或者,在那香港的偶像年代,剛冒出日後大爆紅的新人組合和其他新人,還沒有「被進化」到有十人助理隊伍兼有品牌堆衫上身,會喜歡單人匹馬,到「蚊型」銀座商場care free地逛街。在商場內開小店的都會碰過,一對叫Twins的女新人,會在收舖前來逛買波鞋,一位很和善很nice的在看價錢,另一位較cool的就漂亮可人。誰會想到這兩個小妮子,她們在打完後空翻唱歌、在大紅大紫之後,都有你和我般曾經滄海的經歷。

更不消說,在那間長方形窄窄的,跟綠色與和平沒半點關係的GREEN PEACE小店內,你也曾在堆積小山的鞋盒旁,等老闆拿你訂了的Top-Sider帆船鞋嗎?到今天這位老闆的I.T王國仍在,他有一位叫月亮的千金,聽說也長大成小美人開始拍拖了。你的帆船鞋還在嗎?

曾經這些城市傳說,都是我們一群鍾愛時裝的朋友茶餘飯後、津津樂道的好故事。但隨著這個城市漸漸失去光環,我在銅鑼灣再聽不到、遇不上這些城市童話故事了。

我常感到這些從前的香港潮流界英雄,有點像《射雕英雄傳》裡面的大俠,香港這塊小福地,難道真的沒有如《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的續集出現?不是沒有,我碰過一兩個小故事,也許沒有前人轟烈,但至少有勇有謀,令我覺得新一代香港人,還開始有點希望的。

例如前幾年偶爾認識了一個香港vintage品牌Workware,兩位後生仔先在旺角商場內開小店,代客搜尋二手vintage牛仔褲,一路在儲客源,終於掙脫小店開了唐樓樓上舖。有了較大店面又自家製作自己品牌的復刻牛仔褲美國校園風或工業風單品。隨著業主加租,他們唯有在銅鑼灣左搬右搬,並竭力拓展日本復古復刻迷客源。所以有時上店剛巧碰到外國人老馬識途般來尋寶,我這些塘邊鶴看見也高興,也許新一代的本地時裝冒險家,已經不會像上世紀的先輩般,只要有好貨式就有本地知音上門。現在香港的客戶要深耕細作,不能太mass只能專注小眾,而且最好有外國有品味的伯樂,如日本人日本雜誌,跨境插刀為你曲線宣傳一下;情況有如大導演王家衛,先拿作品在國際影展上揚名立萬,然後再衣錦還鄉,等家鄉鄉里戴上眼識泰山?香港的時裝人,辛苦了。

又有另一位偶爾認識的朋友,本來做start-up相關事業,但禁不住一顆嚮往時裝工藝的心,千方百計創立小品牌製造雙面刺繡袋巾,據她說她非常幸運,在推出不久幸運地在連卡佛上架。她說關鍵是她全手造的袋巾,因為手工製作數量有限所以能滿足到奢華顧客的收藏慾吧。我其實很想跟她說,你真的非常幸運,有香港最大的select shop所賞識,你也不用為開店租金發愁。也許是因為你專注的手工craftmanship是在這殘酷的市場得到了垂青,但這份堅持,對於普羅大眾青年人,這份堅持頗為奢侈,除非閣下有高薪厚職或有富二代光環,否則這種冒險,試問一般香港街坊青年如何負擔得起?香港,最令人不安的一種情何以堪,叫做比你窮。

 

所以那天在地鐵站附近,碰見一位年輕人帶他的自家品牌襪子在busking,著實有一種驚喜。這位不相識的年輕人,為興趣自己設計自己找廠商造一些日韓風的小襪子。沒有店面、沒有宣傳,只是在Instagram上賣,並自己拿著一箱子作品在街上showcase。當這個城市的地產租金魔掌,已經令任何有心營商的朋友壓得透不過氣來,所有所謂的夢想都變成空談。因此見到仍有年輕冒險家,千方百計用IG或其他方法闖出一條血路,心裡都有默默為他們鼓掌。香港還沒有陸沉,還必須要繼續有這一種時裝精神。■

 

WorkWare IG : workware_hongkong
Men_Wood IG : men_wood
Novel Fineries IG : novel.fineries

issue MAY 2017 VOL: 177
2017-05-31 16:58:26
BURBERRY 雕塑編織二月天

Text : Noel & 冰汪
PHOTO : Courtesy of Burberry/Josh Olins、Noel、Leungmo assisted by Frankie(Styling)
Styling : Sum Chan
Model : Angelina M. & Sasha R. @ Sun Esee
Hair : Winky Wong
Make-up : Deep Choi

近十年八載,Burberry在發展digital及相關業務方面,領先其他品牌一條街,熱衷同科技玩遊戲的創作總監Christopher Bailey,居功至偉。幾年前,破天荒首創天橋完騷,網上訂衫,八星期交貨。這種以快打快的策略,去年再升呢到See Now, Buy Now,等候時間,由兩個月,減到一秒。上年九月,我們在《Runway》欄目,緊貼介紹Burberry時裝騷;半年後,我們直接遠赴英倫,參與February Show,現場感受下See Now, Buy Now的力量。

繼September Show之後,二月騷依舊在倫敦Soho區的Makers House上演。一如以往,Christopher Bailey繼續本土,推崇英倫文化。這次以其中一位兒時偶像、英國雕塑大師Henry Moore的作品為靈感,設計了一個很3D的系列。

Christopher Bailey在騷前說:「自我有記憶以來,一直著迷於英國雕塑家Henry Moore的作品,他的作品對我有著強大且顯著的影響力。我們開始計劃最新一季服飾時,看著和思考他的作品,彷彿湧現出無限對話。Burberry與Henry Moore基金會聯手,激發精采的火花,不只是這場時裝秀,還會在Makers House打造一場絕無僅有的展覽,介紹他的作品和製作過程。Moore展示的作品說明了他的豐富創意,以及對發展英國當代藝術的偉大貢獻,我對於展示最新的二月系列及這位藝術家在背後賦予我們靈感的作品,感到無比興奮。


1) Inspiration 約克郡的輪廓

一直以來,時裝設計師向藝術作品擷取靈感,情況屢見不鮮。但這一趙,Christopher Bailey可不是純粹的搬字過紙,而是在深入理解Henry Moore的的作品和創作過程後,將他在比例、形狀和材質方面的理念進行時裝上的演繹,作出雕塑般的剪裁線條和不對稱設計。就連他的日常工作服及所喜愛的綿羊,也成為Christopher Bailey的創作泉源:「Moore在他的工作室的圖像,他的圍裙,他的工具,甚至工作服上的條紋,最終都會集合在這個系列裡。」

Burberry與Henry Moore兩者都有著很深的淵源及緊密關係,Yorkshire(約克郡)既是Burberry風衣的發源地,也是Henry Moore本人的故鄉。Henry Spencer Moore(1898-1986)是二十世紀英國最具份量的藝術大師之一,被譽為當代最具國際知名度的雕塑家,作品遍佈於世界各地,香港的交易廣場及怡和大廈便分別擺放著他的作品《Oval With Points》及《Double Oval》。

Henry Moore以創作大型抽象雕塑而聞名於世,很多人認為他受到出生地約克郡的山丘地形所啟發,故作品的線條大多是起伏有致的曲線。其簽名式是包含孔洞或主體被穿透,而創作中最常見的主題是人體形象,特別是「母與子」或「斜倚的人形」。

Henry Moore在10歲時就立志成為一名雕塑家,並受到他主日學校老師的鼓勵,這位老師將米高安哲羅的作品介紹給他。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戰,被徵召入伍,被毒氣彈襲擊受傷。康復後,成為一位雕塑學生。1921年,獲得獎學金進入倫敦的Royal College of Art,這時期,他的作品通常以直接雕鑿的手法創作。1930年代初,擔任了切爾西藝術學校的雕塑系主任,期間,他嘗試了超現實主義。他的創作亦逐漸從直接雕刻,轉向使用陶泥和石膏造模,然後澆鑄銅雕。二戰爆發,辭去教職,他成為一名戰爭藝術家,創作了一系列反映在地鐵中躲避轟炸的倫敦人的繪畫作品,為他贏得了國際聲譽。戰後,女兒出生,母親離世,使他更關注家庭的概念,創作了不少有關「母與子」這題材的作品。二戰以後,他的銅雕都是受委託創作、作為公共藝術品的大型作品。1977年,成立Henry Moore基金會,鼓勵大眾欣賞視覺藝術,對藝術界有深遠的影響。

而Henry Moore這些繩子,這些圓洞,這些羊毛,這些藍調,這些工作服,這些不對稱,這些約克郡的輪廓……慢慢地,便成為了Burberry的February Collection。


2) February Collection 編織雕塑

看過Henry Moore的故事,我們將焦點移到衣服,看看偶像怎樣啟發Christopher Bailey的創作。Henry Moore的作品主要是立體雕塑,Christopher Bailey的挑戰,是怎樣將抽象雕塑變成衣服,看似很難,卻難不到他。整個系列,設計最聰明是幾款男女裝冷衫,他刻意把衣袖,織到非比尋常地闊與長,只要穿上身,將袖口束到正常手腕位置,整隻衣袖便會壓縮,扭曲成3D形態,好似Henry Moore逐下逐下雕琢而成,官方網站直接稱作sculptural sleeve,以形補形。



作為本季核心,冷衫之千變萬化,何止一隻袖。如果sculptural sleeve是玩雕塑,將幾款不同編織花紋拼貼,就像用冷衫玩砌圖。一件冷衫,可能集合了rib knit、check knit及cable knit等等編織技巧,擺位縱橫交錯,再配合主打的斜線剪裁,值得買一件收藏。

不論男裝女裝,sculptural sleeve形態百變,在女裝比較婀娜多姿。打頭陣出場的大反領外套,剪裁相近的恤衫wrap dress,以及中段出場的人字絨西裝外套,衣袖形狀柔和流線,卻蘊藏一絲霸氣。這種矛盾與對比,是Christopher Bailey從前輩作品領略而來。他更參考雕塑的不規則作風,豁出去,將設計生涯的信念、哲學暫時放下,創作出一批多方位僭建飛簷式設計的大褸,Burberry,從未如此解構過。

一百六十年來,Burberry的招牌trench coat及大褸,剪裁一向四平八穩,工整先決。新作是一百八十度反常,譬如乾濕褸背後的storm shield,會多角度不斷伸延,變成一塊很drapy的斗篷布;又或者是女裝的千鳥格大褸,忽然在左邊手袖,僭建一幅人字絨荷葉邊布料,由左手開始橫跨肩膊,覆蓋到頸後位置。這些細節,以往不會出現,今季在Henry Moore引領下,好像激起Christopher Bailey的創作基因,令他進入更海闊天空的創作層次。

新作的男裝,除了剛才的雕塑大褸,還有Henry Moore插畫創作的Pallas Head圖案衣服、文青味濃郁的藍色斜布工作服,以及不易駕馭的喱士設計,包羅萬有,絕不為過。然而,相比起女裝,仍是不夠花樣年華。為了配合雕塑的立體主題,他在女裝運用喱士,明顯比過往心花怒放,尤其是幾套Broderie Anglaise(英式刺繡)荷葉邊衣服,層層疊的喱士,模特兒行騷時飄逸盛放,表面重型,動態輕盈,又一次呈現矛盾美學。

關於二月騷系列,Christopher Bailey在完騷後表示,處身改朝換代的大時代,要保持真我,我們都要坦誠地面對自己,敢於表達,所以他要尋根,毋忘初衷,重新出發。客觀地比較,系列的確較以往多姿多采,以一位行走江湖二、三十年的設計師,暫時放下習以為常的一套,勇於作出新嘗試,實在膽大包天,況且做得如此漂亮,如何可以不愛呢。


3) Exhibition 雕塑服飾的對話

February Show翌日,Makers House搖身變成一個展覽場地,同時間展示Burberry的「披肩幻想曲」及《Henry Moore: Inspiration & Process》,一時間,彷彿看到兩者的「喁喁細語」,又或「眉來眼去」,啟發的與被啟發的,非常精采。

自1880年代以來,Burberry的披肩一直象徵著保護的精神。這一趟,受到Henry Moore充滿自然元素的雕塑品比例和形態所啟發,Christopher Bailey創作了78件限量版披肩,每一件均獨一無二,巧妙運用新穎材質與繁複精工,於倫敦工作室匠心裁製。當中最能展現到兩個單位精神的,可算是The Blacksmith,以實心鋼經鐵匠的錘打、製模和修飾而成,立體展示披肩等於保護的象徵。有趣的有The Looking Glass,參考Henry Moore使用拾獲物件的習慣,將超過170片改造後的鏡子以手工縫在金屬光澤亮片刺繡上。The Shell取材自Henry Moore的雕塑品,以貝殼起伏的曲線輪廓製作出這件披肩。80米長的手工編織繩纏繞出的The Rope披肩是向Henry Moore運用繩子纏繞出形體的技法致敬。至於The Alligator,鱷魚皮黏合nappa皮革的起伏線條令人直接聯想起Henry Moore的雕塑作品。還有大量的蕾絲、羽毛、陶瓷、琉璃珠寶、樺木、吊燈玻璃作品……全都叫人嘖嘖稱奇、歎為觀止。


至於《Henry Moore: Inspiration & Process》,這裡有逾40件Moore的雕塑品、銅像、工作模型、繪圖及草圖模型,其中包括《Mother and Child: Block Seat》(1983–84)、《Draped Reclining Mother and Baby》(1983)及《Torso with Point》(1967)。在這些作品中,我們大可一窺Christopher Bailey從啟發到創作的蛛絲馬跡,這樣全面地赤裸裸的共同展示著,確是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