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7 VOL: 178
2017-06-18 16:08:10

Cartier 米蘭創意車房

創意是,縱使你棲身於一個殘污破舊的車房,也可以將一些毫不起眼的五金小物化成有趣作品。

1971年,Cartier的天才設計師Aldo Cipullo以釘子作靈感,創作出簡約有型的Nail Bracelet(後來被統稱為Juste Un Clou系列),顛覆了飾物的固有形象,震撼了整個高級珠寶界,還跨越了世代,流行至下一
世紀。

今年於米蘭家具展期間,Cartier找來常駐紐約的波多黎各多媒體藝術家Desi Santiago,將一所舊車房改頭換面,變身成金碧輝煌的展場,發佈其Juste Un Clou新變奏的釘子系列及新登場的螺帽系列Ecrou de Cartier,呼喚著「當平凡化成珍貴」(When the Ordinary becomes Precious)這主題。

金光燦爛車房夜
在米蘭繁華的市中心,Desi Santiago將Garage San Remo打造成耀目的時尚車房,其設計的場館,心思處處,星羅棋布——「我要將車房內的一切元素,如車子及它的內部,全換上金衣,我要將整個空間打造得跟Cartier珠寶一樣,彌足珍貴。」

穿過巨型車胎入口(上面轉著釘子及螺帽的標誌),便踏進灑了一地金油的Cartier地板上。整個場館,最搶眼的自然是被吊上半空的有型跑車,這輛七十年代的C3 Corvette,被金身加持,真的光芒四射,大刺刺的奪去了所有人的目光。而車子的內膽細部,全被掏得一乾二淨,像砌模型的散件般整潔地被掛在牆上,變成摩登的金光佈景牆。

另一邊,Desi Santiago展示珠寶的手法亦極具心思,他將車房裡所有工具全掛於牆上化成漆黑剪影,工具箱中則陳列著Juste un Clou及Ecrou de Cartier系列全新飾物,對比效果非常顯著,就像漆黑中的螢火蟲般,突顯了飾物的珍貴,亦帶出其創作的始源。

會場的另一端,是派對的入口,內裡展示著攝影師Cerise Doucede以Juste un Clou及Ecrou de Cartier手鐲為靈感創作的視覺藝術作品——微小的釘子與螺帽,成千上萬,懸浮於半空中,集結成巨 大的Juste un Clou及Ecrou de Cartier手鐲,呼應著從生活瑣碎變為藝術、「當平凡化成珍貴」這主題。

 

五金盒變首飾箱
天才設計師的觸覺,是一縷風吹過,便能撩撥起創意神經?可能是,不過應該都是有跡可尋。

1971年,創作出Cartier經典之作Love Bracelet的意大利設計師Aldo Cipullo(1935-1984),忽發其想生出了Nail Bracelet的念頭,他跟《紐約郵報》說:「某天晚上,我想將一幅畫掛在牆上,可是發現家裡連一口釘子也沒有。於是,便按按鄰居的門鈴,但得到的回答皆如出一轍:『沒有釘子』……」而這口借不到的釘,就這樣埋下了設計種子。「靈感並非俯拾皆是,但一旦設計成真,那種感覺真是妙不可言!」。。。。。。全文請參閱178期《JET》。。。。。。

issue JUN 2017 VOL: 178
2017-06-09 18:43:27
我拿甚麼拯救你,香港的時裝冒險家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如果你跟我一樣,是個地道香港人,那麼一定跟我一樣,聽過很多香港的「城市傳說」,尤其是關於時裝扮靚的,特別多在銅鑼灣發生。因為我是一位銅鑼灣街坊,所以知道得更清楚。

曾經,在總統商場的地庫,有一間小店特別有很多拖出入,在很多琳琅滿目的外國美妝品貨架下,美麗的空姐們那裡會知道,她們一小箱的水貨美妝品日後會變成大生意大企業,那位老闆娘會精明到一個點,會成為上市公司主席,更投資在這個小商場上重建一幢全新帥氣的商業大樓?

又或者,在那香港的偶像年代,剛冒出日後大爆紅的新人組合和其他新人,還沒有「被進化」到有十人助理隊伍兼有品牌堆衫上身,會喜歡單人匹馬,到「蚊型」銀座商場care free地逛街。在商場內開小店的都會碰過,一對叫Twins的女新人,會在收舖前來逛買波鞋,一位很和善很nice的在看價錢,另一位較cool的就漂亮可人。誰會想到這兩個小妮子,她們在打完後空翻唱歌、在大紅大紫之後,都有你和我般曾經滄海的經歷。

更不消說,在那間長方形窄窄的,跟綠色與和平沒半點關係的GREEN PEACE小店內,你也曾在堆積小山的鞋盒旁,等老闆拿你訂了的Top-Sider帆船鞋嗎?到今天這位老闆的I.T王國仍在,他有一位叫月亮的千金,聽說也長大成小美人開始拍拖了。你的帆船鞋還在嗎?

曾經這些城市傳說,都是我們一群鍾愛時裝的朋友茶餘飯後、津津樂道的好故事。但隨著這個城市漸漸失去光環,我在銅鑼灣再聽不到、遇不上這些城市童話故事了。

我常感到這些從前的香港潮流界英雄,有點像《射雕英雄傳》裡面的大俠,香港這塊小福地,難道真的沒有如《神雕俠侶》、《倚天屠龍記》的續集出現?不是沒有,我碰過一兩個小故事,也許沒有前人轟烈,但至少有勇有謀,令我覺得新一代香港人,還開始有點希望的。

例如前幾年偶爾認識了一個香港vintage品牌Workware,兩位後生仔先在旺角商場內開小店,代客搜尋二手vintage牛仔褲,一路在儲客源,終於掙脫小店開了唐樓樓上舖。有了較大店面又自家製作自己品牌的復刻牛仔褲美國校園風或工業風單品。隨著業主加租,他們唯有在銅鑼灣左搬右搬,並竭力拓展日本復古復刻迷客源。所以有時上店剛巧碰到外國人老馬識途般來尋寶,我這些塘邊鶴看見也高興,也許新一代的本地時裝冒險家,已經不會像上世紀的先輩般,只要有好貨式就有本地知音上門。現在香港的客戶要深耕細作,不能太mass只能專注小眾,而且最好有外國有品味的伯樂,如日本人日本雜誌,跨境插刀為你曲線宣傳一下;情況有如大導演王家衛,先拿作品在國際影展上揚名立萬,然後再衣錦還鄉,等家鄉鄉里戴上眼識泰山?香港的時裝人,辛苦了。

又有另一位偶爾認識的朋友,本來做start-up相關事業,但禁不住一顆嚮往時裝工藝的心,千方百計創立小品牌製造雙面刺繡袋巾,據她說她非常幸運,在推出不久幸運地在連卡佛上架。她說關鍵是她全手造的袋巾,因為手工製作數量有限所以能滿足到奢華顧客的收藏慾吧。我其實很想跟她說,你真的非常幸運,有香港最大的select shop所賞識,你也不用為開店租金發愁。也許是因為你專注的手工craftmanship是在這殘酷的市場得到了垂青,但這份堅持,對於普羅大眾青年人,這份堅持頗為奢侈,除非閣下有高薪厚職或有富二代光環,否則這種冒險,試問一般香港街坊青年如何負擔得起?香港,最令人不安的一種情何以堪,叫做比你窮。

 

所以那天在地鐵站附近,碰見一位年輕人帶他的自家品牌襪子在busking,著實有一種驚喜。這位不相識的年輕人,為興趣自己設計自己找廠商造一些日韓風的小襪子。沒有店面、沒有宣傳,只是在Instagram上賣,並自己拿著一箱子作品在街上showcase。當這個城市的地產租金魔掌,已經令任何有心營商的朋友壓得透不過氣來,所有所謂的夢想都變成空談。因此見到仍有年輕冒險家,千方百計用IG或其他方法闖出一條血路,心裡都有默默為他們鼓掌。香港還沒有陸沉,還必須要繼續有這一種時裝精神。■

 

WorkWare IG : workware_hongkong
Men_Wood IG : men_wood
Novel Fineries IG : novel.fine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