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7 VOL: 179
2017-07-10 18:53:55

男人髮的軌跡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photo : 星島圖片庫

曾經有一個朋友在喝下幾杯後,吐出了幾句真心話:你以為男人一生在追買一層樓、有一份好工、找到一個伴侶嗎?但其實追得最辛苦的,是你的頭髮。財富伴侶你今天沒有,他日可能會有,但那煩惱絲三千,你曾經擁有,但今天見它逐漸遠去,那份無能為力,才是男人最痛。

況且每個男人追求美髮的故事,可堪稱是一段段青春消磨的軌跡故事。

 

我做小朋友唸書的時代,活得比較簡單,如果你人生有一點閱歷,你小時候的理髮記憶應該還沒有在髮廊的地方,而是在街坊上海式理髮廳。在那裡你對所有理髮的要求都會被壓制,你坐在尤如太空椅的理髮椅任由宰割,同時要在一大片粗口聲中被按下洗頭。那時候你初嘗到渴望自由的滋味,你是多麼渴望去你同學口中的那種「Salon」,多麼渴望能擁有「躺下」來洗頭這種非老土物質文明經驗。

結果有一天我做到了,終於有零用錢去找一家髮型屋來體驗髮型自主的可貴了,但卻一頭栽進扮靚競爭的地獄裡。那是香港的黃金年代,因為你可以有一大堆的偶像明星髮型可以照跟。喜歡日系的學長可以選近藤真彥的Matchy Cut,你又可以選《天若有情》的劉德華頭、哥哥張國榮的鴨尾頭,或是郭富城BB頭;那是一個充滿選擇、互相競爭而又互相敬重的世界。總之你有本事,從《明周》呀《新時代》呀《YES》雜誌撕下任何一頁,在剪髮時遞給髮型師,指向照片中人說我要剪這個頭,彷彿每個髮型師都會有法力,都可以將筲箕灣張錦程變成五台山郭富城。那種很傻很天真的狠勁,是每一個青春期少年的夢,夢裡面其實絕不輸給「女士試婚紗就是最美麗女人」的那種安多酚。

 

當然另一種同儕間的比試,就是你去那家髮廊剪頭髮。我好記得我們一般街坊髮廊顧客,每次聽到那些有辦法的朋友,去Rever麗花髮廊呀、中環的Kim Robinson呀,又或者在電視中看到的海濤髮廊廣告,薛芷倫剪短髮駕開篷車都令人好著迷。我記得一位總是走在國際潮流尖端的某同學,曾高調宣佈他拿著David Bowie的照片走進麗花拋下一句「照剪」,直到今天都引為佳話;雖然這位同學的尊容其實跟大衛寶兒有著非常遺憾的距離,後來也更同情這位盡了力的髮型師。但同儕間的髮型屋小競賽就一直沒停止過。為甚麼他去的那一家剪的髮型特別好看?為甚麼他的髮型師總是比較有才比較體貼?為甚麼他家的室內設計會更型格一點?為甚麼他家的洗頭加按摩好像比我的好?於是你禁不住隔了一陣子又再轉換髮型屋髮型師,為的是要找更好的一家。我很懷念這一段光陰,男士為了頭髮為外表美麗的追求,是最浪漫又勇敢的。

但來到今天,你又開始有其他的煩惱。當你發覺你的髮型師口中常掛著的,變成「K-pop金秀賢頭」、「柏豪頭」你就知世代交替正在進行中了。如果你仍有健康的頭髮,恭喜你,因為仍然是幸福的你,可以徘徊在是否「扮青春」追韓風留一個齊蔭頭的掙扎中,抑或是跟那些熟型男般,到barber shop梳一個油頭跟大隊走。最諷刺的是,現在忽然流行的紳士復古barber shop,不就是你從前很不願意上的上海理髮廳嗎?潮流就是喜歡作賤大家,十幾二十年後一個輪迴,今日的你又要打倒昨日的我了。所以男士們下次嘲笑女士們的潮流交替追捧時,別笑得那麼大聲,以防露了底。

但有更多的同輩,有更深的脫髮危機。男士要保住頭髮是一種很無奈的戰役,因為如果你是一場一開始就滑鐵盧,先損掉數千根頭髮,反而可以心安理得乾脆剃光了省得清淨。但一般的卻是慢慢的在戰場上損兵折將。今日一根,明天兩根,後天更多。像一個負資產樓盤,進不是退也不是般折磨人。雖然大家都開始用市面很不錯的護髮增髮產品,有功效但其實所費也不菲,還不及你索性去一次科學織髮!我記得有一個織髮小故事,話說一位爸爸男同事假期後上班,頭上忽然告別地中海,待大家還在懷疑中,他先自首:這織髮是孩子的父親節禮物。當然我們知道應該是母親老婆大人送的禮,但這個充滿溫度的答案其實非常有效。我那時也暗下許願,希望有一天有人會給我一個XX節的禮物,我發誓,我面子會先擱在一旁,欣然接受這份禮物。■

 

issue JUN 2017 VOL: 178
2017-06-23 20:41:11
Margiela : The Hermès Years 遲廿年的修成正果

Text :Dawn Hung (www.sedimento.co) / PHOTO : 由ModeMuseum提供

 

心水清的話,其實會計到今年剛好是Martin Margiela擔任Hermès女裝創意總監的廿周年,亦是Hermès的180周年。

舉辦展覽,特別是回顧展,總需要數字上的巧合,作為出得大場面的理由。但其實過往廿年,時裝界並無離開過Margiela。雖然,Margiela 2008年便離開了時裝界。再雖然,官方新聞稿的發佈年月,是2009年12月。

廿年後今日,兩個名字都有Iconic Power。Margiela因為見衫不見尾所成就的神秘形象,及勇退解構主義一代宗師的地位,成為了被後一浪設計師所解構的目標,一個二次甚或是三次創作的源頭。而今年180周年的Hermès,其Birkin人龍及不跌反升的米蘭站二手價,亦令到它成為逆巿之下仍能企硬的品牌。按牌面,廿年前Margiela與當時品牌掌舵人Jean-Louis Dumas所簽的,該是一張生金蛋的合約。

的確,現正在安特惠普MoMu舉行的《Margiela︰The Hermès Years》,今時今日有十足號召力,讓兩個品牌的擁躉到安特衛普慕名朝聖。

但廿年前,故事並無按牌面優勢順理成章地發展。

 


Margiela由1997年簽約成為Hermès女裝系列創意總監,以1998年秋冬女裝作頭炮,並以2004年春夏系列作結,合共推出12個系列。而自家品牌由始於1990年春夏女裝騷Terrain Vague,並於2008年無聲退位。相中的加大碼的士高鏡波衫,是2009年春夏之作。(Photo:Stany Dederen)

 

好睇定好著

作為朝聖者,對兩個名字合璧展覽的最易觀賞角度,可以係自己揀邊面,一種偏心的a定b。展覽劃分作15個主題展區,策展空間一半白一半橙,將兩個品牌按主題並置作對照記,似乎有意叫人撫心自問15次之後歸邊。眼睇,白色的MMM地帶的確因為白色背景及花巧設計,更叫人眼前一亮,創意更多更原始直接,相比之下更有趣更具玩味,不難叫人偏心。以橙色為背景的Hermès,相對地輸蝕,但以今時今日的價位及品牌工藝,問心點都會轉移視線,則呈現品牌化的洗腦威力。最終,似係睇你要靚定要命。雖然兩邊都靚,視乎你想震撼搶眼,定低調舒服。


Hermès by Margiela同MMM本身的分別,在於前者以工藝為本。如圖左的針織套裝,是低調的無縫針織實驗。而右邊的MMM,則是將芭比公仔衫依原比例直接放大,則是高調實驗之作。(Photo:Stany Dederen)

 

性感以外的Deep V

再晉昇一個層次,兩個品牌平排是叫人看到Margiela如何將自家創意及手藝融會貫通。一如是次展覽策展人Kaat Debo口中的two interpretations of one creative DNA,如同樣將西式男裝經典如乾濕褸、踢死兔作不同演繹,一個爆一個低調,但Hermès的設計更能展現MMM的剪裁。展覽內將MMM 2006年春夏變種乾濕褸長裙,與Hermès 2003年春夏的可拆式乾濕褸作對比,前者為男裝注入女性曲線,後者則將乾濕褸一分為二成Bolero及無袖長褸,是解構剪裁的一體兩面。更考功夫的,則是以長褸內裡(inner-lining)為靈感的駱駝色大褸,改變內裡腋下夾位疏氣位的闊窄,好讓穿者將手袖一穿變成披風,貼服而沒有多餘皺摺,靈活得來莊重。

雖然MMM同Hermès by Margiela都有一種玩法,但前者擺明車馬,但後者則著上身都未必知。如展覽內焦點Vareuse水手衫,將衫身的Deep V拉落肚臍位。初時以為行性感,但睇完展覽先知為方便將整件衫拉低穿過領口,用手袖將衫身束緊在腰際方便活動,成為性感以外的Deep V。設計睇落簡單但考剪裁,一是膊位及領口的計算,著上身貼合膊位同時可以靈活推到腰位;二是胸口V位,貼伏女性胸前弧度,而不讓胸脯走位誤落到無布遮掩的位置,是良好剪裁的功勞。


展覽內焦點Vareuse水手衫,有不同物料不同細節,如有領無領,冷衫或西裝面料,都是低調而具Margiela versatile精神。(Photo: John Midgley)

 

能人所不能地一雞兩味

當然,要將MMM同Hermès by Margiela作比較閱讀,從而理解一雞兩味的共通點,是一個可以無限延伸的有趣遊戲。但個人認為更具時代意義的閱讀,是將整個展覽以現在時裝界發展作比較。時裝界近年不斷玩音樂椅,設計師不時換位爭櫈仔,有人全職投身有人兼職個人品牌。或者,以系出MMM的Vetements主腦Demna Gvasalia作案例,是一個最好的比較。整個展覽將MMM同Hermès by Margiela並排,與Vetements及Balenciaga by Demna Gvasalia的最大分別,是MMM能做到殊途同歸,一個概念能以不同手法演繹放入兩個品牌,但後者則未能做到分庭抗禮的效果。兩個都是別具歷史的品牌,如Hermès by Margiela能利用品牌的toile H的袋用帆布造衫同鞋,又或是將品牌耍家的絲巾卷邊融入恤衫作修邊,都是將品牌的歷史及工藝化為新血注入設計,延續到品牌庫藏之餘,亦能讓新品得到更出色的發揮。而MMM亦有為品牌設計新種細節,如一改傳統地設計六孔鈕扣,並以H字針步釘上鈕扣,低調而創新。又或是2001年創作出單色紙鷂型絲巾Losange,一改絲巾以鮮豔為本的本質,同時於2004年春夏最後一季,將Losange化為不對稱Tunic,是一個自我躍進的表現。

但反之現在不少身兼二職的品牌設計師,很少能做到左右逢源,反而比較似一條主線一條副線,分別在於布料質素而非設計。如在Denma筆下的Balenciaga,與Vetements的設計相近,亦未能融入Balenciaga的簽名式,如用上最少紙樣來塑造立體線條(反而當年Nicolas Ghesquiere的Cocoon設計更貼合品牌神髓),多了個人少了品牌DNA,少不免讓傳統品牌失真。如果將靈活性更進一步地解讀,能夠在設計上食盡兩家茶禮的Margiela,理應叫好叫座。



同樣的水手衫,兩個不同演繹。但當然Hermès by Margiela被人詬病的地方是每季造型相差無幾,原因是Margiela想設計iPhone衫——人人都可以著得靚,不分年齡亦可以不受時間潮流影響,以經典及最緊要舒服為本。但故事最有趣的發展,是當年Galliano的大龍鳳影響Hermès by Margiela收視,但Galliano於2014年成為Maison Margiela設計師,是風水輪流傳的現實寫照。(Photo:Stany Dederen)

 
展內另一個有趣的閱讀,是將Hermès by Margiela及MMM的模特兒作對照,前者平凡人見樣展示系列如何具包容性,而MMM則是以anonymity為前題。(Photo:Giovanni Giannoni & Studio des Fleurs)

 

時間,是誠實的

但諷刺的現實,是現在Balenciaga與Vetements同樣熱賣,而當年的Hermès by Margiela即使有書仔詳細介紹設計背後的心機,但全線12個系列並無得到好評。單看設計,其實比Phoebe Philo筆下的Céline,更具重燃簡約主義的潛力,但現實是沒有得到同樣的好評,反而換來一地眼鏡碎。原因該是當年時裝時代流行台上Drama,如McQueen、Galliano等,甚或是MMM,都有一種larger than life的氣勢。而當你將當年的MMM同Hermès by Margiela比較,更能因為表現證供讓含蓄的Hermès by Margiela矮了一截。但時間,是誠實的。雖然相比及後加盟的Margiela師傅Jean Paul Gaultier的戲劇性設計令Hermès的銷售重上軌道,但Hermès by Margiela的二手價比Gaultier的設計更高亦更經得起時間考驗。而Christophe Lemaire及同樣系出MMM的Nadège Vanhee-Cybulski的設計,同樣以Margiela的設計作為藍本。Hermès by Margiela的二手價,因為展覽更水漲船高。與其話《Margiela︰The Hermès Years》是一個回顧展,倒不如話Margiela廿年後透過Kaat Debo之手,為自己當年並無得到正面評價的12個系列翻案。■

 
Double Tour Cape Cod的雙圈皮表帶,是Hermès by Margiela的簽名作,但展覽則用上新版格仔表面,而非如圖中的原裝圓圈表面。(Photo:Serge Guerand)


作為手袋品牌,Margiela設計的手袋不多,2002秋冬推出的Sac initale是當中少數,但保留了Margiela簽名式的一袋多用versatile精神。(Photo:Marina Faust)

 

《Margiela︰The Hermès Years》
展期︰即日至8月27日
地點︰ModeMuseum Provincie Antwerpen
網址︰https://www.momu.be/en/tentoonstelling/margiela-de-hermes-jaren.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