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7-09-28 15:00:34

【MEN'S PICKS】BURGUNDY 酒紅色的心

Text : Sum Chan / PHOTO : Karlson Tsang / Makeup : Angel Mok / Hair : Kolen But / MODEL : AMBER AT PRIMO 

年頭寫過Danny的〈粉紅色的一生〉,今次全書總動員投入廣東歌世界,是時候到譚詠麟了。「紅色、紅色、紅色,一顆心清晰透澈似酒色……」在我心目中,男人大致上可以劃分為兩類:淺白的說是陽光與憂鬱,深層一點也可以說是簡單與複雜。而一個人的衣著顏色也大概能夠反映其個性,而且看男人比女人準確,全因後者較反覆無常,這一點我承認。憂鬱男穿得鮮豔的機率可說是近乎零,相反陽光男也少有深沉。但有一類曖昧的色調,永遠徘徊於簡單與複雜間,酒紅,就是其中之一。

酒紅色(Burgundy),來自法國的勃根地,因與當地盛產的酒顏色相似而得名。這種暗紅色調與鮮明的粉紅或紅雖屬同一色系,卻有著天淵之別。不沉亦不亮;說不上熱情又談不到冷靜;乍暖還寒間帶著一種神秘感,捉不到也看不透。代表人物有張國榮與張學友,細心留意下發現兩人都常穿酒紅。承接上季SS17與來季SS18的colour trend,今季FW17不少品牌的男裝系列都早有預備地出現了大片酒紅,好像Hermès的全套velvet set、Bottega Veneta的羊毛大褸、Bally的格仔西裝長褸與Prada的皮革外套、直腳西褲與皮鞋,看得人醉。

恕我執迷,從感性角度出發,總覺得穿酒紅色的男人,是特別的。■

HERMÈS
jacket $26,400 / top $12,100 / pants $5,100

PRADA
jacket $37,250 / pants $8,050 / shoes $TBC 

BOTTEGA VENETA
coat $23,800

BALLY
jacket $23,990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19 13:46:00
【JET STYLE】BEST IN FW17 (MENSWEAR)

1) YOHJI YAMAMOTO'S MESSAGE
其實Yohji今季比Balenciaga更有working class味道,不過後者將之轉化為街頭風格,而前者則著重反映現實。今趟設計師以絲綢提花、天鵝絨、連身褲、實驗室外套等經典元素對勞動人口致意。山本耀司直言欣賞以勞力認真工作賺錢的人:「They work, they fight. 現今社會只關心money-makes-money,而我討厭這樣。」從一套又一套的精美工人服與蓬頭垢面地出場的素人與模特兒,足見山本先生那貫穿美、日、法三地,經典永恆的美學風格。

 

2) PRADA'S REMARKABLE VISUALS
上季揀Prada,今季都係。廣告依然由御用攝影師Willy Vanderperre掌鏡,以"The Nonconformists"?主題,將優雅與前?結合,運用70年代的復古元素來表現不落俗套的衣著風格。而模特兒陣容也是相當有睇頭,如長髮不羈的Aiden Andrews 、 眼睛深邃的Clement Chabernaud 、非裔的Kaissan Ibrahima 、 搞怪的Kerkko Sariola及Quintin Van Konkelenberg等統統都是當紅的熟悉面孔。

3) GUCCI'S SENSE OF HUMOR
Gucci在Alessandro Michele的領航下從不墨守成規,季季花但季季見新鮮點子。好像今季男裝又有新故仔,將70年代的搖滾風、學院風、軍事風、舞台風結合成一齣變裝電影。在其"I’m trying to follow my rules, not fashion rules"的理念底下,畫面有趣驚人。身處這個時代,幽默感特別重要。

4) QUINTIN VAN KONKELENBERG'S LOVELY FACE
身高六6尺2,一頭啡捲髮,五官比例獨特,是天然的孩子臉。這位在個人Instagram帳號中形容自己是"Clinically insane"的荷蘭男孩就是有種另類的吸引力。雖然跟外型出位的skinhead紅模Ernest Klimko同樣以青春叛逆掛帥,但Quintin有活力得來相對較斯文、內斂、討好。上季開始為一線品牌行show,今季更進一步,在Prada、Valentino等幾個大牌的平面廣告中頗為突出。

5) DRIES VAN NOTEN'S SOUND OF VOGUE
Iggy Pop的一首〈Lust for Life〉令DVN這第99場騷生色不少。Van Voten表示:「於我來說,這首歌有很多特別的意義。」歌典的情緒有70年代的柏林、80年代的倫敦、90年代的《Transpotting》。過去與未來、後退或前行,當中的矛盾與掙扎也就是時裝分子今日的心聲。

TEXT : S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