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28 15:34:47

CALVIN KLEIN 205W39NYC 波姬小絲與她的Calvins之間, 有Raf Simons


如果看得明這條題,大概有一定資歷,或者對時裝歷史有些認識。

Text : 冰汪 

開估,時間回到1980年,當時Calvin Klein牛仔褲面世短短兩年,波姬小絲十五歲,脆過卜卜脆。她為CK拍了一系列電視廣告,內容都是把skinny jeans性感化的少女心事,其中一段,她說:「You want to know what comes between me and my Calvins? Nothing.」無限遐想,結果被兩大電視台ABC及CBS禁播,原來唔著底褲唔出得街。

三十七年後,Raf Simons接手Calvin Klein主帥一職,正式銜頭是首席創意總監(Chief Creative Officer),並非慣常的創意總監(Creative Director),因為CD一職,交由拍檔廿年的Pieter Mulier。出道廿二年,紮根歐洲,終於飄洋過海到美國,他的首個系列,亦由亞美利堅出發。

傳聞年薪是一千八百萬美金的天價,當然要勤力少少證明自己,新人事,新作風,由系列名稱開始。從今以後,天橋系列,命名CALVIN KLEIN 205W39NYC,那串東西是CK總部地址,牛仔系列叫做CALVIN KLEIN JEANS ESTABLISHED 1978,連同年初率先發布的Made-to-Measure系列Calvin Klein By Appointment。暫時三個系列,不用急,慢慢記。

經過三年Dior洗禮,Raf Simons的名字進一步升呢,二月初的紐約時裝周,整個時裝界都在等待他如何為CK改頭換面。處男騷在總部舉行,場內佈置由好友藝術家Sterling Ruby操刀。身為美國人,主場出擊,Sterling Ruby在場內懸掛了大量美國及品牌傳統元素物品,譬如用布包的棒球棍、交通燈及招牌內衣等等,好一場American dream。

時裝騷一次過展示男女裝,打頭陣的first look,女模特兒穿上一件有點西部feel的藍色恤衫,恤衫內是他最愛玩layering的樽領衫,腳踏金屬鞋頭牛仔靴,一套衫,既有美國DNA,亦化灰都認出是Raf。入鄉,少不免隨俗,Raf的美式材料,包括八十年代橫行華爾街的power suit大膊頭、警察制服、西部風情look,以及潛入騷中的Calvin Klein By Appointment系列美國國旗裙。最過癮,他利用美國人會用透明膠包梳化的傳統習慣,為格仔大褸包膠密封。用透明膠造衫,他在Jil Sander時代都試過,今次更出師有名,亦比單單一件透明膠褸更有心思。 

初來甫到,總要活化下品牌寶藏資產。在CK,牛仔產品是金多寶,三十九年歷史的系列,看似沒可能突破,Raf選擇自己最強的摩登簡約,由頭到腳的牛仔衫褲,裡面是依然是招牌樽領。細節上,可能是車了紅線,或者在衣服上加上皮革招牌,壓字印上CK Jeans的創辦歷史,都幾得意。另一款更具代表性,把1980年波姬小絲的經典廣告,即是她用雙手及左腳支撐身體,右腳伸長向上踢的姿態,變成一幅剪影圖案,醒目地縫在牛仔褸及牛仔褲背後。肯肯定,被邀請坐在front row的波姬小絲,沒可能預料到自己的成名作,會在三十多年後被出土變成生招牌吧。最後一則溫馨提示,想買現貨,暫時只有Joyce及連卡佛少量供應,最齊貨是幫襯官網,signup後第一張單有九折,慳些少都好。■

 

 

 

 

issue SEP 2017 VOL: 181
2017-09-28 15:25:51
有一種稀有品種 叫香港男模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近年多了在時尚界走動,對本地時尚「鮮」(scene)有了更近距離接觸,像劉姥姥漫步大觀園,你若不乘機放個針孔攝影機偷拍,都起碼會在口袋中常備一支粗黑筆候命,將所見所聞汁都撈埋,待有機緣如實告之。其中在大觀園最感興趣之觀察,莫過於認識一種稀有時尚動物,叫香港男模。

 

 

 

 

男模一直給人很神秘的形象:高大靚仔、唔使做便擺個甫士便有女圍,之類的,我這個劉姥姥從前聽得多,跟平民百姓一樣都有這種先入為主的印象,但自從多接觸他們後,就會發覺好多神話都甚有商榷餘地,而且在這些結識的小友身上,又看到一個個好有香港味道的小故事,足夠可以拍一齣地道
香港電影。

在眾多神話之中,最多得佢唔少之一是男模工作量不大,都是擺甫士行行企企就有收入,但身邊認識的模特故事都不是這回事。首先你要去casting試鏡,一日走幾轉都未必肯定有工開,有工開時你會了解當紅隨時只有數年貨仔,你不會太敢日日去玩夜夜笙歌。又加上香港影視圈一池冰水,從前香港還有個楊凡導演,會發掘模特如陳俊國拍《少女日記》或《玫瑰的故事》(那位在鄧浩光前面的男模,長相竟和今日黃浩信有8成相似),但現在這種跳板式踩影畫戲機會少得不能再少,所以有很多男模小友,都會趁機發展自家小生意,如小友Karl及Avis便發揮健身小宇宙做gym生意。再前輩一點的如初代名模Walter及Francis更是自組製作公司或模特兒經紀人公司,既是自己一門生意,但也要看守一家員工大細燈油火蠟,其實跟你我一樣手停口停,那些「人靚唔使做」的美麗神話,大半真的只會在大台電視劇裡發生吧。

 

 

另外聽過這些小友的故事,也打破了一個大印象:模特兒圈內一定是你爭我鬥競爭激烈,幻想中跟選美佳麗一樣,暗裡批勾腳是家常便飯。但小友Jeremy告訴我的又是另一回事,他們喜歡籃球,男模們有組籃球隊如「柴城製造」一起練波一起打公開賽。柴城是指柴灣工業城,那幢工業大廈差不多是香港時裝studio拍攝的基地,「我們來自柴城」是這香港仔的小心思。他還告訴我男模們沒有私心,大家去同一個casting,就算自己沒有被選上也真的希望朋友得到這份job;頂多是在球場搶你籃板請你吃波餅「銀行男神」、「汽水TVC」玩玩鬧,簡直是大男孩們的熱血青春電影。坦白說我就沒聽說過,有甚麼「女模瑜伽隊」呀「超模五朵金花」之類出現過,可能女孩子始終機心重,爭妍鬥麗又要爭手袋爭男友,那有空跟你肝膽相照。所以香港男模這種義氣仔女動物,又真的是非常稀有。

 

至於男模身邊多新歡團團轉這個大眾神話,今時今日又好像沒有那麼盛行。自從某經典名夜店有Model Night這種神奇發明之後,模特們結集赴會靚人靚景的確是當模特的絕佳fringe benefit。但亦有男模會行專一制式,如我一位小友,洗腦旅遊電視廣告模特Jeffrey,常見他攜眷出席活動,當然人家女朋友也是漂亮模特,但這種「已簽約上台」味道的確令不少想「同你介紹番有轉台plan」的人自動調整位置,又真的令人對本地男模印象耳目一新。 

不過最令我感到既開心又sad的場面,是常見本地男模唔吃香不受重視這個奇怪現象。香港很奇怪,品牌方或時尚媒體拍攝時尚照,總是覺得起用外國模特,檔次會高一點整件事會馨香一些。品牌那邊因為branding很難說,但媒體們如果能多用一點本地男模,是否會更加幫到香港整個時裝行業呢?說到這一點日本甚至內地的媒體就異常團結。香港已經少行花生騷的機會,如果連photo-shooting的機會也少,請問一班模特兒們有甚麼機會爭取經驗爭取練習?香港時尚行業愈縮愈小,都已經成為一個命運共同體,如果大家都不互相幫忙,恐怕就只有更被邊緣化的份兒。例如最近一位男模小友Wilfred Wong,在意大利行Dolce & Gabbana Alta Sartoria FW17騷,算起來應該是港產男模的第一人,這種為鄉爭光大事,換了是台灣的洪翊展(首位台灣男模行Dolce & Gabbana騷),人家台灣《GQ》已經日捧夜捧期期大頁,反觀香港媒體除了有幾位有心人追訪外,其他的還在睡夢中一樣。有時候我們香港人不能只是怨婦上身,老怪自己的市場細小人家的資源多。當自己港隊隊友,沒靠整容靠買LIKE而有成績,自家人又不好好認真對待……莫講是一盤散沙,遲些連做粒沙都沒機會時,撞牆後請麻煩自己清理那灘血,唔該。

所以當楊凡導演尚未重出江湖時,我們真的要好好保育香港男模這種稀有動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