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10-04 13:19:45

BURBERRY 格仔懶人膠

時裝常識題,格仔圖案的英文,分別可譯作check、tartan及plaid,究竟點分?以下是格仔懶人包。

Text : 冰汪 

請教過google大神,三者好像沒有明文定義,弊。經過一輪集思廣益,大概歸納出以下結論。Check,是由相同闊度的橫紋與直紋縱橫交錯的整齊格仔,最常見是舊式扒房的紅白檯布。Tartan,是由不同闊度橫紋與直紋縱橫交錯編織的格仔,橫紋與直紋相同,即是蘇格蘭裙同伊勢丹紙袋那款pattern。至於plaid,橫紋與直紋各行各路,即是橫紋可以是固定闊度的橫間,直紋則是隨意又闊又窄的圖案。好亂,實屬正常。


其實,只需要記住,剛剛在九月十六日行騷的Burberry September Collection,大規模覆蓋系列的格仔圖案,是tartan,少數的招牌格仔,官方稱為vintage check,就是這樣。解構一大輪格仔DNA,因為格仔是Christopher Bailey新作其中一個軸心,「Tartan, meet check」是重要主線。如果好奇,為何會回歸格仔,個人認為,剛在六月曝光的SS18時裝周,光速上位的俄羅斯品牌Gosha Rubchinskiy邀請Burberry合作,設計了幾件招牌格仔衫,或多或少對九月系列產生一點格格衝擊。

問題是,決定了玩格,Christopher Bailey在Burberry十幾年,格仔已玩到滾瓜爛熟,怎樣才有新意?或者,俄羅斯的方塊,為他帶來一種街頭視野。他在完騷後解話,新作是「A little more honest, a little less polished.」。因此,九月系列沒有二月系列那種雕塑形態的工藝性,偏向年輕、隨意。舉個例,以往的Burberry,如果要造帽,大多是紳士帽、畫家帽及冷帽,今次,一口氣做四款格仔棒球帽,紅紅綠綠,熱鬧到不得了。原來,一頂cap帽,就是後生十年的神器。

格仔帽,只是頭盤,主菜是他悉心配搭的衣服。在我們心目中,Burberry多數是翩翩公子,這次看得出他好想求變,乾濕褸或絨褸之內,經常配T恤衛衣,有一套落選天橋,只在官網出現的燕尾服,都是襯白色衛衣,與以往整整齊齊恤衫打煲呔,是兩種男人,兩個世界。甚至乎,在個別背心及冷外套的設計,索性連T恤都脫掉,君子坦蕩蕩,他寫下2017新註腳。

繼上季借用了偶像藝術家Henry Moore的圖案sketch,今季添食漫畫圖案,出自設計團隊的動物漫畫,一隻隻造型搞笑的飛禽猛獸,極其趣緻蝦碌,充滿英式紳士的黑色幽默。在動物旁邊,還有大堆英文手稿,十級鬼畫符,卻非常討好,如果有一件純文字版就好,人總是喜歡無果樣整果樣。



至於格仔衣服,格仔trench coat及冷衫是指定動作,最大驚喜是兩件膠褸。膠衫呢,是Christopher Bailey的期間限定,每隔三幾年便會忽然供應,今季膠衣,包括膠tee、膠hooded jacket及膠parka jacket等等。關於膠衫,重點是質感,親手撫摸之後,布料已經造得相當柔軟,完全沒有硬掘掘的不安,感覺良好。透氣度方面,始終膠就是膠,不論是聚酯(polyester),抑或聚氨酯(polyurethane),都是密不透風,天氣涼少少才穿為妙。可能有一日世上發明可以造衫的納米膠,就會出現最期待的涼爽膠衣畫面。■

issue OCT 2017 VOL: 182
2017-10-04 13:09:42
有一種鍍上勇敢的燦爛,叫葉德嫻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有一種偶像,他的的光芒一直在影響你,但他的光環從來不是6000W火力把你眼睛閃到睜不開的明刀明槍,反而像全市大停電後抬頭望天上的星星,咦?他一直都在,在霓虹失效的時候,你會領悟他的孤軍作戰。
我也有一位這樣的偶像,她的名字叫葉德嫻。

 

你有試過為你的偶像跟好朋友撕逼翻臉,甚至到一個往後人生不相往來的地步嗎?我有。涉案的主角是我和學校的老死書友仔,為了葉小姐的一場爭議,多年同窗長大後各行各路都是因為他說了一句「葉德嫻都唔得」。

葉德嫻唔得?你冇嘢下話?就算這位同學是由中一開始成為老死,一起唸書一起在學校給同學小欺淩、就算是和這位同學一起到荷李活商場買改良窄腳褲一起到銅鑼灣租碟店租CD黑膠唱片錄歌,就是因為我們是窮家子弟又喜歡流行曲,就更加應該懂得香港音樂,更加懂得甚麼是好品味。

那時候葉小姐給人的印象是很獨特的,用現代的詞彙說就是很有個性。一開始看她在無時在歡樂今宵又唱又演,但小時候看總覺得有一點格格不入,但又說不出是甚麼。直到看到她在電視劇《鬼咁夠運》,她演一個被錯誤地借了好運的師奶,由梁朝偉阿媽憑歌藝一躍變成大明星(所以插曲叫〈幸運是我〉)。我記得有一幕,她雖然是大歌星,但太想念家人所以在台上告別歌星生涯唱出〈不捨也為愛〉,我從來沒試過看無電視劇會擔定櫈仔坐下來欣賞一首電視劇插曲的;阿姐的〈萬水千山總是情〉不會,張德蘭的〈情義倆心知〉也不會,總之這位葉小姐的歌星氣度有一種攝人魅力,你看得出她是不屬於那裡,she is way beyond that,但她仍在這樣的角落,不追求glam但自動發光。那時候,由〈倦〉至〈我要〉我就迷
住了。

 

 那時候身邊的同學迷的偶像是梅艷芳葉倩文,看到的形象時裝,是要極度商業化,就算不是甄妮姐姐的flashy也要是陳慧嫻的日系青春,所以當我見到她在永恆唱片最後一碟《你留我在此》可以由劉天蘭主一個非常artsy的「乞衣裝」造型,是非常震撼。要知道香港曾經有段時間會「發台瘟」,大家看見《姊妹》、《青春》大力鼓吹穿日系「水手裝」或 「乞衣裝」,

全城少青中女都鬼掩眼般當制服穿。但香港人一般是搬字過紙,所以我記得就算是狄波拉穿乞兒裝都是皺麻布頭飾配
大三角膠耳環豔橙唇彩,只有葉小姐的《你留我在此》乞兒裝造型是凌亂捲髮煙熏眼,還原一股元祖頹廢風格。她倆的認真叫我們用辛苦掙來零用錢買黑膠碟學生哥們肅然起敬。還有這樣精緻的唱片竟然是出自永恆唱片,我們簡直不能相信,他們要怎樣才能說服傳統的永恆?要知道那時候阿姐秋官的唱片是永恆招牌式的大頭半身油畫布背景人像攝影,她倆能在四面牆翻出新天地,情況有如你在無膠劇9點檔拍了一齣
《天與地》。

Deanie姐一直有這種勇敢努力做好自己的能量。我記得看過她的訪問,人家問她為甚麼拍王晶的電影,她回答說王晶的電影沒有不妥而且王晶的戲你拍得出嗎?所以她可以是劉德華的桃姐,也可以是周星星同學的madam上司。這一直影響我的事業觀甚至風格:在你要佔領更高尚的地域之前,你有在自己的小宇宙內盡了力嗎?所以在我發了財穿高級訂製之前,我有能力好好駕馭我的優衣庫將它變得更強大嗎?葉小姐給我的學習是先搞好你的craftmanship,你的高度和品味會隨之而來。當然以後她和劉天蘭小姐的黑白唱片風格一直打破歷史,尤其是
《千個太陽》的山本寬齋式東方刺繡,當你知道同樣一脈相承的《號外》趙雅芝刺繡封面,你會為認得這種兩生花的美學符號而感到自豪。那時候的香港好有型,有一套品味階級的秘密符號,例如《號外》、亦舒、林振強和Garçons。葉小姐不會是製作一波潮流讓善信去跟,而是在告訴你她是一個廣東話叫「知埞」的人。就如我也許沒有銀両買香奈兒的高訂,但我知道他們在工藝坊用上百多小時釘一塊立體刺繡花的秘密。
這是香港人品味的核心價值,只是近年已經被奪殺到不知影
蹤了。

 

聽說她對演戲拍戲對唱歌錄音很有要求,要求達不到她就洗手不幹。她這一種風格態度,一直是我激節欣賞的模式。一個人有料有材華,你固然可以殺無赦地larger than Life,但亦可以只在有需要時出全力,平日卻只做討好自己為尚的素人。我還記得記者拍到她贏得影后翌日,她以素顏牛記笠記街坊裝出外的照片。這種我追求的人生自在比鎂光燈重要的姿態,在今天KOL橫行你多半個like都好恨給全世界知道的香港,更覺難能
可貴。

當然,她的音樂是最令人激賞最有啟發的地方。唱到像東方Anita Baker的藍調固然令人神往,但更令人感到厲害的是她音樂的題材:罵男人、罵自己、做第三者、輕生之前、甚至現代的街頭運動。她作為一個女性的生活宣言一直領先這個城市的女歌手幾十個馬位。所以我們聽說梅艷芳只買她一位本地女歌手唱片不意外,後來知道原來林憶蓮、許願團隊的《講多錯多》、《野花》等勇敢城市女郎音樂,都是脫胎自葉的音樂也馬上恍然大悟。你能不更愛她和她們嗎?她站的位置是對或錯,從來不由得我這種塘邊鶴來定奪,但她每一次出台的勇敢,確是毋庸置疑的。

直到許多年後,我再碰見那位同學,雖然對方一直拉我去跟舊同學聚舊,但我再提不起興趣了。也許是金牛座的頑固,我一直沒有跟這位老同學重修舊好,也沒有告訴他一個可能是很無聊的理由:是因為源自於他不喜歡我年輕時的偶像。但選朋友跟挑衣服一樣,我們總要有一些傻事會做,可能是某種風格某個顏色的執著,總有一些事情是自己也解不開的謎,那就跟年華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