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7 VOL: 183
2017-11-05 21:05:00

對怪奇潮流我宣佈中立

近日和朋友聊到時裝,幾乎都變成一場哲學對話。尤對於流行的「怪奇」時尚熱戰區,我宣佈保持中立。究竟潮流告訴你一樣東西很潮流很時尚,它可以反地心吸力地挑戰你的美學觀嗎?又或者,你我在多少度潮流的高溫下,你的審美觀,或美學價值會像日出後的長街和雪,可以彼此瓦解?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我對近年的怪奇時尚二十面相的奇景,坦白說是一頭霧水的。自從我見愈來愈多街坊潮人(家住銅鑼灣),忽然有深藍升降機技術員制服上身而印一個甚為親民的Balenciaga招牌,我就知潮流風向又改變了。潮流一直在轉,昨日大家在追捧Givenchy的星星和聖母像圖案,從前女士們還在趕Juicy Couture的絲絨track suit;今日大家去趕入手有如速遞送貨員風格,這跟唐朝追捧豐滿造型或波斯定義粗眉美女一樣,一切都是緣來緣去。我輩如活在80、90代之前,最痛苦的不獨是身邊老友親人離開,而是開始見證一些你慘不忍睹的潮流潮物投胎重來。記得在大學唸書旁聽時裝騍,教授教我們如何分辨Fashion和Fad。Fashion是長青的,是有變化但經過千錘百煉,是一件世人認可、有普世價值認同的單品,例如一件牛津恤衫或Little Black Dress;任你是川久保玲抑或是老佛爺使出七十二萬般變化,牛津恤和LBD一直都在,款式細節布料變化絕不能撼動本尊的天荒地老,因為從本質上,這件時裝單品已經通過了時間的考驗。但Fad不同,Fad可能只是一時?,一時的火燒心,只是全世界突然在追趕爆款,然後一陣子就沒有了。例如N年前女士們的leg warmer,又或者《老夫子》內死飛仔們的闊腳喇叭褲,他們像鬧鬼凶宅內的怨靈,白天一到天一亮它們總是會消失。但今日最難倒時裝人的是,你看見如「阿伯鞋」這風潮,你會界定它是Fashion抑或Fad?你應該去馬跟抑或不跟?

我和朋友聊到這一點時,我說我看到是Chaos。我舉了個例子:最近David Fincher監製的Netfix新劇《Mind Hunter心理追兇》,故事中主角們談到(七十年代)發生的連環殺手兇殺案,從前兇徒都是有目的如尋仇盜劫,但現在的是完全個人感覺可以毫無目的。主角推論在六、七十年代,社會上價值混亂,這些混亂最先反映在罪犯的罪行身上。我認為現在的時裝界不就是在反映社會上的大混亂嗎?尤其當社交媒體接管了你我的生活,一時間日常生活間多了幾百種不同的聲音態度,甚麼是美甚麼是怪社會上用處理的RAM已經遠遠不夠用,像身體發燒,出現「怪奇」時裝現象反應,絕對不足為奇,因為人們不懂得反應,因此便亂反應。

我的哲學派上身朋友常說這是個 Aesthetic 美學的失效問題,但我隨便google一下Aesthetic美學的定義,美這種主觀性甚強的東西,據說是能provoke感情/感覺,也有著文化價值的影響,例如英國維多利亞時代社會上覺得非洲的雕刻文物很醜,但到了愛德華時期又會覺得很漂亮……所以我很敬佩一些大膽的時尚「導航員」如Alessandro Michele哥和Demna Gvasalia哥,夠膽將爭議性攬炒上身,先不計功過起碼都是一項勇敢,其兇險之處有如宇宙領航員帶你在黑洞邊緣介紹一下風景。原來Crocs加高幾吋釘公仔可以這樣玩、原來釘珠刺繡老虎靈蛇大龍鳳可以變大火鍋勁辣湯底全日任點。這種勇氣和說服老闆的魄力,真的是MBA經典案例之中的經典。我跟哲學朋友說,我有錢一定入手怪奇作品,為的不是炫耀,是為了這份歷史做見證。新大師們開創的格局不單是「古老當時興」這樣簡單,而是將一個永遠不會存在於時尚世界的東西,靠自己洪荒之力捧上來。他們是挑通眼眉捕捉了心理:現在的人認為在社媒上我就是行走天橋上的超模,阿姐阿哥我日日行走就是showpiece,你的洗板作品正好配合我並駕齊驅,因此要追。而且對Pop文化甚具諷刺性的設計,正好配合網民二次創作及mean精風氣。



但其實作為一個怪奇時裝的中立者,我必須要有一顆長期清醒的腦袋。而我最追隨學習的對象Karl Lagerfeld老佛爺,我認為就是一位絕對的中立者。我記得他老人家曾在訪問中談到香奈兒,他並不是一味的崇拜追捧,香奈兒是神,但也有「犯過錯」,其中一樣就是在晚年六十年代對「迷你裙」嗤之以鼻,一句「awful」將它打入她的時尚冷宮。其實在晚年的香奈兒小姐有點bitter,潮流忽然要跟社會大解放,過去她和Dior的一套含蓄優雅,隨著性解放的一代話事被視作屬於過去的美麗。所以老佛爺覺得時不與我的女王就因此誤讀了大眾對迷你裙性感的喜愛,實屬可惜。我一直覺得香奈兒小姐很勇敢,見到全世界在潮流下認為美的東西,她有為自己要守護正統的美學而挺身而出。但如果放在今天,我想耍聰明比勇氣重要一些。所以抽身中立的老佛爺更厲害。也許他聰明地知道潮流這回事,最好的相處之道是保持中立的心態。昨天的迷你裙到今天的怪奇時裝,你太快做球證吹雞或下重注,萬一經過時間證明它是Fashion而不是Fad那怎辦?所以吾等一定不會做出頭鳥,暫時按下LIKE或發負評的衝動,像周星馳電影《大內密探零零發》中的家英哥武器,拿一張摺?,自己坐下來,慢慢睇下戰場上結果是生或死才出手,才是高招。■

2017-10-31 15:21
Fauré Le Page 逆權工藝師

Text: Snowy

法國高級配飾品牌Fauré Le Page在港首間期間限定店於9月在海港城JOYCE正式開幕。已有300年歷史的Fauré Le Page,於1717年由製作槍械及佩劍的法國工匠Louis Pigny所創立。Louis Pigny擁有一雙巧手,由他製作的武器、禮儀佩劍,以及手槍都深得皇室貴族的欣賞。然而,在法國大革命期間,他卻不惜犧牲與皇室建立的生意關係,冒著會被監禁斬首的風險,向革命人士提供軍火。以本著良心,為人民運動出一分力。

 

 

Fauré Le Page以製作槍械等武器起家。

位於Hôtel Royal Palace的Fauré Le Page。

革命運動結束後,法國漸漸變得太平,人民不再需要武器。而品牌最後一位傳人亦於1925年去世,以使品牌的光輝時光亦隨著歷史而告一段落。直至2011年,一位叫Augustin de Buffé vent因看中了品牌背後甚有意思的歷史故事,而將之收購。Augustin de Buffé vent順理成章地以'weapon of seduction'(武裝的魅力)作為品牌的座右銘,並轉以製作高級皮革袋飾單品為主。

皮革獵狗造型擺設。

參考傳統槍袋而設計的Gun Bag。

品牌轉型後,特別受到日本人所歡迎,故於2014年已在大阪開設了其首間國外分店。今次品牌再下一城,來到香港設期間限定店,更於店內放置了一個特別訂造的木製傳統槍櫃,兼帶來不少經典作,絕對值得大家去捧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