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7 VOL: 183
2017-11-08 14:02:21

Rita Chan 深度旅遊修成法

Text : Snowy / PHOTO : TPK
廉航公司愈開愈多,香港人一年去兩、三次旅行實屬閒事。但要去一趟特別而有意義的旅行,就並非人人做得到。今期就請來專寫深度旅遊文章的Midway幕後主腦之一,Rita Chan,與我們分享她是如何由只會食、玩、買的港式遊客,變身成為今天的深度旅行家。

Rita與丈夫Pan約兩年前開始經營Midway,並為雜誌撰寫旅遊專欄。Midway的旅遊文章,內容深入,以介紹當地的特色地方為主,不時更會介紹外國的藝術展覽,與網上隨處可見的旅遊熱點懶人包文章風格非常不同。而問及他們是如何籌備每次深度旅遊的行程時,Rita說:「我們都是會定期閱讀海量日本資訊的人。而我更會定期追看日本發放新聞稿的各個網站,留意到哪裡會有新店,便會預先計劃行程。」她更提到老公Pan是個百分百「日本通」,就連日本人都未必記得清楚的鐵路地圖,他亦耳熟能詳,所以總是能在有限的時間內,安排最多的行程。他們上一次日本旅行,就曾在一日內,採訪五個地方,辛苦過去工幹。

而事實上,Rita初初亦如一般香港人一樣,去日本旅行只會以食、玩、買為主。「以前去旅行,我是一定會瘋狂shopping的!總之一定要去齊我深愛的Loft和無印良品,才會安樂。但後來,發現這種旅行方式已經再滿足不了我,我就開始想,其實日本會如此受遊客歡迎,除了食、玩、買外,應該還因為有很多值得欣賞的個體戶吧!」

由冷氣大商場走到城中小巷中的書店、咖啡店、工藝店,以至設計室,Rita表示她每次去日本仍然會發掘到令她感到有趣的新事物,例如最近她與Pan為了籌備新書,就去了她從未去過的京都鴨川上游。「在我印象中,鴨川是一個人來人往的遊客區。但今次走到鴨川的上游位置,才發現原來河的另一邊有一塊很大的草地。那裡非常平靜,與繁忙的另一邊完全恍如兩個世界。」她特別推介草地旁一間名叫Wife and Husband的咖啡店,「這間店同樣是由兩公婆所經營。他們的店很小,但特別之處在於他們會把野餐用的椅子、桌子、食具,掛在店門前,用來借給顧客,讓他們可以坐在草地上享受咖啡。」

由online發展到offline的Midway,之前在上環辦過pop-up store後反應熱烈,最近更把心一橫在深水埗開了一間實體店,將網上文章中提到的有趣事物,直接帶到大家眼前,而且他們間中還會在店內舉行分享會,旨在集合香港所有熱愛旅遊的知音人。而Rita亦會繼續透過Midway這個平台,記錄下她每次旅遊的心得分享,讓更多人認識深度遊的吸引之處。 ■


Rita Chan本身從事書本設計及排版師,於2015年與Pan成立Midway多媒體平台,並同時定期為《Milk》雜誌撰寫旅遊專欄,其後專欄亦於《The News Lens》、《every little d》、《Shopping Design》等平台作連載。而上年Rita更曾兩度為Midway於中環舉行期間限定店,直至今年8月正式開設其首間實體店舖Midway shop。

issue NOV 2017 VOL: 183
2017-11-06 20:05:34
百年當代攝影藝術傳奇﹣IRVING PENN

一張好的相片,除了能夠記錄時刻,也蘊含情緒。一紙影片,是平面也是立體,是虛幻也是真實;當中的一切既遠且近。按快門,是一門技術卻也不止於技術,讓人看到思想與靈魂的作品,才稱得上是攝影藝術。

text & photo_SC

「即便是拍攝一塊蛋糕,也可以是藝術。」 ––Irving Penn

今年是美國當代攝影大師Irving Penn(1917 – 2009)的一百周年誕辰。雖然錯過了四月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舉辦的Irving Penn: Centennial(Irving Penn:百年紀念),卻有緣到巴黎Grand Palais在今年九月至明年一月舉行的回顧展走走。


Irving Penn曾表示"I can get obsessed by anything if I look at it long enough. That's the curse of being a photographer.",那大概就是他投身攝影的原因之一。展覽開段是一系列以藝術方式擺放物件與新鮮食材來進行拍攝的靜物作品,這是他的入門作,也是他短時間在《Vogue》開拓了個人發展空間的契機。有人說這一系列作品予人「之前有人來過」之感(如酒杯邊留下的唇印,或是地上落下零散的袋中物)。還有充滿戲劇張力的裸體與煙草系列,與及個人特別鍾情的花卉特寫。



Irving Penn最大的成就莫過於將藝術帶到時裝攝影世界。透過獨有的線條與構圖,以無窮創意與想像力將時裝照的空間大大提升。他的作品遠超於世人所見的華衣模特照,與《Vogue》長達六十六年(1943-2009)的合作關係,當中一百六十五個封面與無數的內頁時裝照,全都是跨世代的時裝文化脈搏的紀錄。




Irving Penn在投身攝影世界前,曾經是一位插畫家,作品見於美國版BAZAAR。而除了插畫家之外,他更擁有音樂家、演員、哲學家與戰地記者等多重身分。正因如此,他的作品中除了名人,亦可見到不同年齡、職業、身分階層的身影。在親切的單反相機鏡頭下,藍領匠人或本地居民都被蒙上了一種與影星或文豪無異的攝人氣質。

他亦引入了影棚閃光燈(Strobe light)拍攝風格,為堅持棚拍效果更索性將油畫布當作影棚隨身攜帶。"Using simple equipment and daylight alone is for me a pleasure and a replenishment." 他對自然光的運用也近乎繪畫,人們能在他的作品裡看到畢加索式,比照鏡還要近的近距特寫,從根本打破攝影中的「理想」與「美」。




縱橫美國影像圈超過六十年的Irving Penn,生平與多位傳奇人物合作成就經典照片。他在1944年開始為美國版《Vogue》雜誌拍攝名人肖像,用鏡頭捕捉過的經典包括靈感繆斯、傳奇模特兒兼妻子Lisa Fonssagrives-Penn、Pablo Picasso、Audrey Hepburn、Truman Capote、David Bowie等。他偏愛用房間的一角當背景,加上簡單的地毯與椅子,以現代主義擺脫《Vogue》對上流社會的聚焦,建立了昔日華麗背景與精致構圖以外的素淨、清新風格。





1962年,因為另一攝影大師Richard Avedon的出現與競爭,Irving Penn開始將定位從雜誌轉移到個人的藝術世界。前者歡快活躍;後者肅穆內向。Richard Avedon雖然是Penn的對手,但兩人和而不同、惺惺相惜,他也是他鏡頭下的主角。

不得不提日本殿堂級設計師三宅一生(Issey Miyake)。1986年,他與Irving Penn首次合作,後來二人的工作關係便延續了十多年。Issey Miyake曾表示:我會把我們的關係比作守衛在佛寺門前教人害怕的「哼哈二將」,二人從來不對話不溝通,永遠處於靜默狀態。這種靜默的溝通,其實也是一種識英雄重英雄的微妙信任。三宅一生外,Penn的鏡頭下還有Yves Saint Laurent、Elsa Schiaparelli、Charles James、Gianni Versace等殿堂級時裝大師。




七十年影像生涯的獨到美學思維,二百多幅作品,平淡卻震撼;Irving Penn的藝術風格總是平淡,而每幅作品卻有讓人駐目不前的震撼。短短一趟六十分鐘的視覺遊,種種啟發,是這個世代的網上影像給不了你的。鼓勵大家親身去看,趁還有機會。

《Irving Penn : le dossier pédagogique》
地點:Grand Palais 巴黎大皇宮美術館
展期:2017年9月21至2018年1月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