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03 17:11:07

SACAI Layer的重要性

停一停,諗一諗,原來這欄目已寫了十年。十年男裝幾番新,由Ann Demeulemeester到Dior Homme、Givenchy到Saint Laurent,以至當下紅爆的Gucci及Balenciaga,停不了的改朝換代。漂亮瀟灑穿梭十年的品牌,我會想到Rick Owens、Raf Simons、Dries Van Noten、Lanvin、Comme des Garcons、Yohji Yamamoto,以及近年心水Sacai。很多名字,更多有型的系列,統統成了衣櫃裡的回憶。

Text : 冰汪

早前,與老貓到東京公幹,遊走永遠不會厭的南青山,循例到訪Comme、Yohji及Sacai。大概是二人同行,購物欲零舍旺盛,日本三寶店各有斬獲。我想,紙媒每天在枯萎,能夠在一本雜誌寫足十年,大概是欄目能夠反映雜誌的風格、美學,簡單講是同聲同氣,擁有近似的品味,所以我跟老貓都幫襯了Sacai。

假如喜歡阿部千登勢(Chitose Abe)的Sacai,十之八九是欣賞她偏向街頭的設計與配搭,不是傳統高級時裝那種過分完美的工整。阿部太太擅長披披搭搭玩layering,因此秋冬往往比春夏精采刺激。今年秋冬,系列主題是「Cut up」,在她的世界,剪碎與解剖,與生俱來,但這次,她作出一點新嘗試。以往,她的撚手patchwork,大多是前後左右上下衝撞的拼貼,在秋冬系列,她把拼貼思維由布料伸廷到衣服款式,譬如在綠色尼龍MA-1軍褸內,僭建一層灰絨西裝的前幅,以兩幅布扮西裝layering,都呃到人。

她的cut up拿手好戲,這次攞正牌大剪特剪,大量衣服都是經過支解再重組,其中一件外套,輪廓是一件中長度軍褸,但她以六神合體式結構設計,衫身主體是白色毛毛,衣袖是碳灰色人字絨,帽子lining是藍色絲絨,餘下的衫身圍邊piping,就是軍綠色斜布,分分鐘撞到亂七八糟的布料,她卻有本事撞到亂中有序,有紋有路。

 

  

系列中,有幾件焦點outerwear,核心焦點當然是與The North Face合作的外套。不過,有可能是要顧及衣服功能性,導致阿部太太創作有點綁手綁腳,同樣情況亦出現於今季Junya Watanabe X The North Face的設計。如果沒有Sacai的標誌,只覺得The North Face設計進步了,實在難以看出她的招牌style。與其湊熱鬧買crossover,倒不如投資那幾款絲絨羽絨,至少又靚又暖。

創立品牌接近二十年,阿部千登勢的silhouette,從不規範自己,應窄則窄,應闊則闊,反正最能突顯個人風格的,並非純粹一個線條,新作都一樣。或者,因為她的層層疊從來橫衝直撞,沒有一套官方配搭攻略,反而賦予客人更大創作空間,讓他們發揮天馬行空的配搭小宇宙。某程度上,這是一種極之民主的設計哲學,沒有對與錯,只要自己喜歡便可,相比起一絲不苟、連對襪都要襯到絕的total look,似乎這才是時裝的現在與
未來。■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02 18:15:51
大人の2018時尚願望清單

踏入了2018年,時光有沒有令你更成熟一點?

日本人很喜歡說「大人」,一種邁向成熟,由黃毛小子小丫頭擺脫幼稚天真,蛻變成可以依自己靠有擔當的人。你五年前、十年前、廿年前除夕那天許的新年願望是甚麼,你還記得嗎?尤其那麼喜歡穿戴的你,來到2018年,你的願望又是甚麼,如果你有一點點跟我相同,你會是我的知己。

Text : 黃大衛 IFEELCOOL

Ugly Fashion會傳染嗎?
雖然陳馮富珍女士已經退下世衛總幹事火缐,但我在新一年,好想請教擁有豐富防疫經驗的她,究竟去年所謂「惡俗時裝」Ugly Fashion的趨勢是會傳染的嗎?平日好人好姐,會被傳染成喜歡上加大碼阿伯球鞋的潮童嗎?喜歡打扮的你我,會發一夜高燒,對舊日穿衣甚麼叫美甚麼叫典雅的觀念,發完燒之後若無其事,打了一支叫「潮」的抗生素針,就甚麼事都可擺平都說得通嗎?阿媽總說別用太多抗生素免得自己抵抗力下降…… 但新一年,若然你不用這抗生素,恐怕被感染的機會很大。尤其當見到Raf Simons都要出透明膠袋潮袋,就知大勢所趨。我的新年願望倒不想有潮童的潮流觸覺,只想得到他們的購買力。阿門。

2018 The Show Must Go On
作為一個成熟的大人,好好管理自己的人生規畫很重要。我們一般人用上很多時間在辦公室計畫放假去旅行或退休做甚麼。但年復年,我的偶像老佛爺Karl Lagerfeld 都會「被傳言」要收山;雖然照例會被推翻。老實說,我寧願有天見港元跟美元脫勾,也不想看到老佛爺退休。尤其這幾年,天干地支大亂,DHL聯乘風衣可以賣賣七千大元一件,老佛爺是「大人」們穿衣服的定海神針。如果他退休誰上場接任都註定不夠好,而且假如連Little Black Dress和那朵山茶花,有一天會為變而變來迎合新一代青年人的話,那將會是人類時裝史上最黑喑的一天。所以2018,有品味的神祇們要像電影《鄧寇克大行動》中的船艦一樣,來搶救我們這些被逼至沙灘的殘兵……老佛爺要長命百歲啊!

 

2018年輪流轉
今年會是偶像們翻盤的一年嗎?今年令我頗感興趣的是當全世界以為SMAP要拆夥了,終於名正言順單飛的木村拓哉竟然大熱倒灶頻遇滑鐵盧;反觀另外三子愈來愈見守得雲開的明亮感。對於追隨日本大人型男風格的我們來說,看到這個反高潮,心裡倒是有點老懷安慰。木村上半埸贏得盡,長髮和Red Wing影響了一整個時代,是時候輪到香取慎吾的髮型和西裝接棒了吧。看到去年木村在日本《UOMO》的個人專題位置,比較SMAP其他三子在日本《GQ》Man of The Year 的風光,真有比下去之勢。秋官那「輪流傳 幾多重轉」的歌聲彷彿在耳邊響起……2018年我們會開始懷念木村的舊風格?抑或要重新認識三子的style?拭目以待。

2018年聯乘聯上癮
小時候如果你工作不認真,今日做會計明日做保險,人家會說你「張張刀冇張利」。不過過去數年卻有品牌做了很好的示範:每張刀愈來愈不同,愈多人會排隊追捧你。所以我祈求自己擁有像Supreme那種「八足咁多爪」的事業和企畫力;今天做球鞋,明天做風衣,後天做打火機,大後天做筷子。原來「聯乘」是廿一世紀時裝生意的新秩序;也是年輕一代最肯埋單的酷主意。我希望自己2018年也會有新的聯乘,例如「不勞」聯乘「而獲」之類。給更多鈔票cross我身軀也不會覺得over。

不過作為一個成熟的大人,倒希望世界是愈平靜愈簡單愈好。有得穿的時候會想起沒得穿的日子,穿得招展時會想起穿得簡單的自信,穿得快樂時會更懂得照顧沒你那麼快樂的人的感受。抱著這樣的信念去過2018,應該會不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