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24 21:08:37

《Them magazine》教曉我在冰極上要有紙媒夢

紙媒寒冬說了好一段漫長日子,慶幸仍有不少傳媒人心中依舊有一團吹不熄的火,減慢了這一行變成冰天雪地的速度。

劇本《推銷員之死》中有這樣的一句話︰「趁還沒有出事,請你把那虛偽的夢拿去燒掉好嗎?」(”Will you take that phony dream and burn it before something happens?”) 與其說我們是冰極上的北極熊,倒不如形容為銷售員更貼切,日夜在紙本和網絡世界上拚命穿梭,別人入眠的時間,卻是我們爭分奪秒想盡辦法推出「新品」的時刻。這個「虛偽」的夢,可能是誤打誤撞而築成,就好像梁朝偉當年在周星馳鼓勵下,才決定報考無綫電視藝員訓練班,結果從電器推銷員成為影帝,他售賣的是純火爐青的演技與及男人的魅力。

至於渺小的我,有點吊詭的說,小時候睇戲多過睇雜誌,直至中學「誤打誤撞」遇上日本雜誌《HUgE》的時候,才瞭解到做雜誌、做時裝,賣美感是可以有多厲害。2005年至2010年的《HUgE》最為癲瘋,當年的總監右近亨先生是雜誌的靈魂人物,可以將Raf Simons、Julius、Attachment等品牌在日本打入屋,亦試過直接把雜誌一字不出,變成all-photo的高級時裝雜誌,顯得相當有前瞻性。

 

(右近亨先生穿上法國品牌OFFICINE GENERALE的西裝。)

可惜因為紙媒行業愈走愈艱難,加上支出多於收入,結果雜誌社重整方向,將《HUgE》變得大眾化起來,最終萬劫不復,右近亨先生於2012年離開了《HUgE》,後來在2015年親自推出「季刊」雜誌《Them magazine》。(《HUgE》最終在2014年停刊。)

 

 

(△ photographer︰Hedi Slimane)

每位時裝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雜誌清單,《Them magazine》正是我的心靈雞湯。早兩年的時候,我問了一位懂得日文的同事如何在香港買得到《Them magazine》,隔天她竟然把一堆自己的收藏送贈給我,這樣好物贈他人簡直比羅賓漢還要慷慨,至今仍然心存感激。雖然《Them magazine》在社交平台發展一般,Facebook讚好人數不足二千人,但是好東西從來都是屬於小眾,重要是它擁有一班忠心讀者,如我。

(《Them magazine》記錄了男孩到男人的生活時刻。)

《Them magazine》創刊號的封面,便找來剛剛宣布加盟Céline的Hedi Slimane親自掌鏡拍攝,雖則他曾經為《HERO》、《DAZED》和《T Magazine》等外國雜誌拍攝過封面,但無疑Hedi本人相當欣賞右近亨先生的能力,標誌性的黑白攝影正正為雜誌打好一個好開始。

(△ photographer︰Gosha Rubchinskiy)

(△ photographer︰Jiro Konami)

 

  (△ photographer︰Nobuyoshi Araki)

不只Hedi,近期紅到半邊天的俄羅斯設計師Gosha Rubchinskiy、情色攝影大師荒木經惟、小浪次郎都有為《Them magazine》拍過無數精彩的時裝硬照。

 

 

 

 

本人最為喜歡的專題分別是第七期的「THE Coolest MUSICIAN」與及第八期的「OLD MAN RULES」,前者玩Rock and Roll,封面的男模與Freddie Mercury神級相似;後者佬味十足,不同烈佬出現在各輯styling亦不見有重複之感。亦因為有質素才有客,雜誌去年十月推出以Balenciaga為故事的別冊,這對部分處於水深火熱的時裝書來說,可能是一種正面信息,有一口氣,點一盞燈,有燈就有人,只要用心去做,凡事必有迴響。紙媒寒冬,又有咩好怕喎。

 

 

 

 

 

 

TEXT|AS

PHOTO|Them magazine、i boight 、OPENERS

issue JAN 2018 VOL: 185
2018-01-23 17:05:21
UNITED COLORS OF BENETTON 30個經典廣告

作為生於80年代末的時裝分子,UNITED COLORS OF BENETTON幾乎佔據了我童年的時尚生活。現在回想起來,也真慶幸有老媽的fashion sense,彩格漁夫褸、百褶絨裙、花冷衫等等為細路必經的孤獨添上燦爛色彩,也簡接造就了個人的想法與想像。關於想法和想像,產品以外,其實意大利攝影師Oliviero Toscani為BENETTON創作的廣告才是啟發的重點。

思想與內容大概是今日時裝影較薄弱的一環。美感還看個人,欣賞就強大,不欣賞就無力;不過信息則無關審美,那是一張相片所擁有的原始力量。效力了BENETTON十八年的Oliviero Toscani最擅長透過影像說故事,他的作品遊走於現實與超現實之間,極具開創性和實驗性:愛滋病受害者與死亡士兵的血染衣物,同性戀或LGBTQ﹐非白人與異族等等,一直將廣告創意推向極限。Toscani的廣告大部份都引來了莫大回響,一半是擊節與沖擊,另一半則是反對和審查,後來他因為2000年一輯死囚廣告而被辭退。高興的是去年這位影像先鋒竟重返BENETTON,為品牌推出有關教育議題的廣告。

一同重溫Oliviero Toscani由1982﹣2000年期間為BENETTON拍攝最具爭議性的廣告吧:

1982
這是一張值得研究的相片。 兩個無辜的年輕女孩:一個白人,一個黑人,相互擁抱。他們真的是天真無邪?好像不然,左邊女孩為天使;右邊女孩則像魔鬼,並且收起了笑容。這種反諷對於UNITED COLORS的中心思想來說,卻又有點矛盾。

1991
「當我們談到愛滋病時,沒有爭議,這是現實。」八十年代末和九十年代初期,彩色避孕套廣告為呼應正正在蹂躪年輕一代的愛滋病危機。 直到1997年,BENETTON獲澳洲公司Ansell授權生產和銷售安全套。Toscani當時對《New York Times》說:「我發現廣告是當今最富有和最強大的媒介,所以我覺得有責任做更多,而不僅是說一句我們的毛衣很漂亮。」("I have found out that advertising is the richest and most powerful medium existing today," "so I feel responsible to do more than to say, Our sweater is pretty.")

1991
同年另一個牧師和修女接吻的廣告,就討論了宗教和性衝突。當年直接引起羅馬天主教會的憤怒。 但是正如Toscani對《Times》所說,這個廣告是針對BENETTON的核心客戶,亦即是年輕人,老人家看到自然不高興吧。("which is alive with young people, they see the priest-and-nun ad and smile about that. In Italy, where there are still old journalists, old institutions, they are upset.")

1991
Toscani認為這個仍然附著臍帶的初生嬰兒"Giusy"的形象代表著「生命的歌聲」,可惜強烈的影像並沒有換來消費者的讚揚。有說這是品牌最受爭議的廣告。

1991
這張照片暗示著一個不同種族的同性戀家庭,當年廣告界完全沒有類似的作品。

1992
1990年11月,《LIFE Magazine》出版了一位愛滋病受害者(David Kirby)躺在床上臨死的影像。 兩年後,BENETTON請來藝術家Ann Roney以油畫方式複製畫面。 不少愛滋病組織認為這會加重對受害者的痛苦和恐懼,並發起了一場全球抵制BENETTON的運動,結果Kirby的父親Bill站出來回應事件:「BENETTON沒有利用我們,是我們利用了BENETTON...如果這張照片可以幫助一些人......那麼要我們去承受任何壓力都是值得的。」

1992
Benedetto Grado於1982年在意大利被黑手黨殺害的事件被攝影師Franco Zecchi記錄下來。 這張照片十年後竟出現在BENETTON的春夏廣告中。當年許多雜誌都拒絕刊登,死者的女兒更宣稱自己會起訴品牌。

1993
就當年巴塞隆拿奧運會影響,BENETTON為愛滋病流行帶來了色彩。 這是在正式承認了這個疾病之後的十多年,BENETTON大膽地以"HIV positivity"來創造活潑性感的圖像,與愛滋病的傳統表徵大不同。愛滋病組織就"commercial exploitation of suffering"對BENETTON提出起訴。

1994
BENETTON用上了一名倒下的波斯尼亞士兵的制服來當廣告主角,殘酷無情的鮮血和子彈孔予人窒息之感。這是唯一一個以服裝為主的作品。

1996
這些"human hearts"其實是豬心,文字與構圖雖然簡單,但效果強而有力。Toscani的作品一直都在關注種族問題。

2000
2000年1月發布的"Looking Death in the Face"(面對死亡)廣告記錄了廿六名死囚在"SENTENCED TO DEATH"(判處死刑)的標籤下茫然的表情。當年這輯廣告引來受害者人家屬的不滿,他們的反對聲音以致品牌的銷售額大幅下降。百貨公司下架,密蘇里州提出百萬美元的訴訟聲稱囚犯的照片是虛假的,種種壞消息逼使BENETTON在同年4月結束與Toscani多年的合作關係。當時有美國傳媒推測,幾乎可以肯定Toscani的意念將從此在品牌的billboards上永遠消失,而他竟出人意料地於2017年回歸。

2017
新廣告"Shape Future Society"(塑造未來的社會)拍攝了來自四大洲、十三個不同的國家的廿八名學生。 雖然影像再沒有從前般震撼,但仍可看到Toscani堅持反映現實世界的原則。


其他經典作品:






 


 

TEXT:SC
SOURCE:VOGUE,INTERNET